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斗數卷 合訂本》
作者 葉漢良
出版社 圓方出版社
ISBN 9789888237319
分類 生活百科 > 命相風水 > 紫微斗數
價格 HK$672.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正如大多數學斗數的朋友一樣,我初學的時候,也曾經急不及待地以為,知道紫微代表甚麼,太代表甚麼,便可以按圖索驥,有碗話碗的為朋友解讀命盤了。這種「依書直說,並無虛言」的認識,後來漸漸被「盡信書不如無書」的理解取代。

「盡信書不如無書」源出《孟子.盡心下》,語云:「盡信書,則不如無書。」這是二千年前聖賢的智慧,卻原來可以萬古長青。這說話的意思,其實是強調要讀書,只不過不要盡信書罷了,這亦即是孟子所說的:「取二三策已矣」,如果你甚麼書都信,那倒不如不要讀書了。而我可以為這句話說得更白一點,為孟子多下一點註腳。「不如無書」,其實是對學生說,盡信書者,根本便不是讀書的材料,因為「讀死書」,根本上便違反了做學問的原意和精神。

除了「盡信書不如無書」之外,我們可能還要「盡信師不如無師」,同樣道理,我這話的意思,共實也是強調要從師,只不過不要將老師的一套搬過紙而已。近日流行的嘲諷語這樣說:「不能為的人,可為人師,不能為人師者,可為人師者師」,這幾句說話,是用來諷刺現代教育界的生態的,很多的教師,正因為不能為,所以才會去教學,至於那些連教學都不能的,便去做教育官僚,教它師教學。《孟子.離婁上》說:「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二千年前的教育家,一早便有這種寬宏的幽默和謙虛,《論語.公冶長第五》說孔子「道不行,乘桴桴於海」,孔子教學生,很大的原因便是因為「道不行」,「不能為」,唯有被迫選擇「下海」,「浮於海」之策。不過,教人雖然是「人之患」,是一門「下海」的工作,保從事這種工作的人,學生中仍是要出財政部長,出國家元首的,所以,它師依然重要,不過,我們不能夠只吸收,而沒有反芻而已。

現代教育的理念便認為,知識如果只憑傳授,便只會愈傳愈少,如果以「發掘」的態度治學,則可以發現愈多,說的,便是要有新心得,知識體系才會壯大。

孟子叫人「盡信書不如無書」,印證於後來的中國文化史,勾引出來的,便是一部關乎中國國情的文生態現象。中國文化中擬偽託古風氣,特盛於道家的文圈子,方伎、道術、術數,都是重災區。所以,孟子這一句醒世箴言,更合於術數文化。

在文化健康而先進的放群當中,書籍大多數的時候都應該可信的,縱做真有失真的時候,至少也選該可信六、七,而不是「取二、三策而已矣」,這是一種回報率過低的文化現象。西方文化經文字記錄視為神性,凡事鉅細無遺的將其紀錄歸檔,參考量便愈來愈大,知識庫便不會因人而生,隨人歿而滅,所以,學習活動,既可信書,也可信師,書能監察師,師也可豐富書,習者可以自學,可以隨書,也可以隨師,此為知識的三權分立,並且最能夠朋現出現代民主精神。不管你有沒有學術數,你在現代生活,便實實在在的享受著這種開放式方式文化的好處。

譬如說,你想學彈鋼琴,你可以像莫扎特一樣,無師自通,也可以拜名師學習,也可以買教材參考,自學成功,當中不太存在「偽書」的成份,最多只會是質素稍有參差而矣!西方文化對文字微細的執著,對白字黑字的信任,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亦基於此,法律和法治制度才至於精微。你買一部手機,說明書便足足厚達半吋,另加大半吋厚的功用、使用指南,王附上速查簡本一份,這種細緻工夫,不由人不服。如果你要學駕駛飛機,用模擬倉、用電腦軟件、甚至用電腦遊戲的模擬飛行,都可以操練到近乎真實。面對這種精神面貌,託偽嚴重的術數文化,能不自慚形穢!

亭老在八十年代,敘述了大量的術數文字,而不將之藏之於名山,便日將知識庫不因人而生,不隨人歿而滅的精神體現,筆者有幸,得其所傳,雖又沒有甚麼大的傳宗接代的使命感,但既然吸收得多了,生理循環,也需要稍作排放,才可以保持體態輕盈,讓有機再造。當然,這種情不自禁的生理訴求,也將筆者陷於「人之患,在好為人師」的境地了。

本書最應致謝兼致歉的人是亭老,筆者隨亭老習斗數,安星法則,悉數來自亭老所授,經多年使用,便像長一分嫌多,短一分嫌少,像用慣用馴了的一套木匠工具,適手而合用。

亭老的安星法,全收錄於亭老所著的《安星法及推斷實例》一書,這書冊雖然沒有公開發行,但很多習斗數的朋友,都懂得按圖索驥,從亭老的網頁,或從香港地址購得。

亭老的《安星法及推斷實例》,所載已甚為完備,筆者寫《安星法則》,其實體系的需要。《斗數卷》合九卷,若缺去安星法一卷,則可說不成體系,但安星法所涉,技術成份較多,屬於硬件的原型,創作的空間便較少,所以,迫不得已地要向師門和亭老的資源剽竊,於此還望眾師長見諒。

我在闡述安星法則的過程當中,有心血來潮者,便於該項再加引申,求事情可以說得更明白。對於十四正曜的排佈,火星、鈴星的安置等,我都做了一些較詳細的闡述,希望舉一反三,幫助理解。這些工夫,現在看起來,顯然尚未足夠。不過,如果吉朋(Edward Gibbon)可以花上三十年,將一部《羅馬帝國衰亡史》不斷改寫、更新和完善,區區一部《斗數卷》,再三增添修繕,又算得了甚麼。

本書末段收錄了《紫微斗數全書》所載的部份賦文,也日學斗數人仕常接觸及常見引用的經典文獻,筆者對其時代意義、實用價值,都大膽地押上了自的意見,儘管很多忙舊派人全未必同意,但筆者暫時還是固執已見,一意孤行,在各賦文後的按語文章,當可自我表述。筆者將這些賦文刊錄,是可長遠發展的一門術數,如果「全書」早已經修成正果,學辦數還有甚麼趣味?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0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