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絕版)李銳口述往事》
作者 丁東, 李南央
出版社 大山文化
ISBN 9789881609793
分類 傳記 > 政治人物傳記 > 中國政治人物傳記
價格 HK$138.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朱正:《李銳口述往事》序

李銳先生是我的老師。1949年8月長沙解放,9月我考進了新湖南報辦的新聞幹部訓練班。那時李銳是報社的社長,他來給我們學員講過課。這樣我就成了他的及門弟子了。新幹班結業,我到報社工作了。只是一個新參加工作的一般幹部,不會有很多和他接近的機會。不過他的風度和才氣留給我的印象是深的。當年我叫他李社長,後來他和我都不在報社了,我就叫他老社長了。

1950年他調離報社,先是到省委宣傳部,不久又調到到中央燃料工業部主管水電站的建設。從此幾乎有整整三十年沒有再見到他了。在這三十年裡,他有八年是關在秦城監獄;我有二十二年是當右派分子,勞教五年,勞改三年,反正都是九死一生。並不是只他和我兩個人遭到了災禍,是我們這個民族遭到了災禍。我有機會再見到他,是這一頁歷史剛剛翻過去的時候。1979年,一次他路過長沙,和一些原來報社劫後餘生的舊部見面,他給我們談了自己這些年的遭遇,以及對這些事的思考。到今天又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說的一些話我仍舊記得很清楚。他說:“同志們啊,說得難聽一點,這些年,我們是被農民專政了。”談到毛澤東,他說了“功勞蓋世,罪惡滔天”八個字的評語。我覺得他把我想說的話說出來了。

198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借調我去參加《魯迅全集》的編注工作,我就到了北京。閒空時間,我常常去看望老社長。他知道我一個人住在出版社的招待所,到了節假日,就常常打電話叫我到他家去吃飯,“改善生活”。後來我借調的任務完成,回到長沙,以後有什麼事到北京去,好幾回都是借住在他家,交往也就深了。和他平常的交談中,使我受益不少。我的一些肆無忌憚的談吐,他也能聽得下去。我想,這是因為對於一些人和一些事,他和我的看法是相同或者相近吧。

我以編輯為業。老社長很看重這一點。他的大著《廬山會議實錄》初次出版的時候,他向出版社提出,要我擔任責任編輯。他主管的《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編輯工作,也要我去參加過一回討論,我問:要我去幹什麼?他說:你編輯的知識和經驗有用。這樣我就到萬壽路中央組織部招待所去住了幾天,看了一部分書稿,提了幾點建議。

反右派鬥爭是我一個長期思考的題目。後來下決心把它寫一本書。在寫作過程中,我拿了一部分書稿向老社長請教。他看了。對於一些他以為不恰當的說法提出了修改意見。書稿寫成之後,幾年都找不到出版的地方。最後是他推薦給河南人民出版社,才得以出版的。出書之後,民營的席殊書屋評當年好書,把這本書評為非文學類的十本好書之一。老社長去參加了他們宣佈評定結果的會,說了一些鼓勵的話。我同老社長越接近,也就越瞭解他,對他的道德文章就越敬佩。一年他壽誕,我跟幾個朋友給他送了一副壽聯,我是這樣寫的:

立德。立功、立言,備矣三不朽;
不淫、不移、不屈,大哉一丈夫。

這就是我對老社長的看法。我以為這副壽聯是只能送給他的。夠得上古人提出的這兩項標準的人,是並沒有很多的。

像他這樣一位人物,生平經歷如此豐富,起伏如此之大,波瀾如此之多,又曾經處於歷史漩渦的中心,可說是傳記文學極好的典型。他這幾十年的遭際反映了中國歷史上極重要的這一段,而他的立身行事又足為後世楷模。這是能夠寫成一部有聲有色的傳記的。最早是光明日報記者宋曉夢女士寫了一本,香港版書名是《黨內有個李銳》,內地版的書名是《李銳其人》,她在寫作過程中跑了許多地方,找了好些人,調查訪問,收集材料,我也是她詢問過的一人。她這本書出版之後,很得到一些好評。

也有好幾位朋友知道我和老社長有多年的接近,相知較深,希望我為老社長寫一部傳記。這當然是個很好的想法。我想,這就和我寫作魯迅的傳記、浦熙修的傳記不同,不是僅僅憑藉文獻資料,而是對傳主有直接的瞭解,自然也很樂意承擔這項工作。只是手邊七七八八的瑣碎事情總是打發不完,這一件想到要做的事情也就一直沒有動手。

現在丁東先生和南央師妹合作費時數年的《李銳口述往事》完成了,我很覺得高興。這真是一本極好的傳記文學作品。它提供了許多生動的細節,使人們對當年的歷史能夠有一個更具體的瞭解。我以為這本書的一個最大的特點和優點就是,傳主在自述往事的時候,常常談到他的思考,不僅僅是就事論事,也思考中國的現在和未來,中國怎樣建設成為一個民主的、法治的現代國家的思考。這些都給讀者很大的啟發。下麵摘錄兩段做例。傳主在談到他多年來一直關注的三峽工程問題的時候,說了這樣一些話:

全世界十個最危險的大壩,三峽是第一名。毛澤東周恩來在世時,都知道這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為什麼現在能通過,能開工呢?我的看法是:從根本上來講,,是國家制度的問題,是政治體制的問題,還是人治,就是一個人說了算的專制體制。因為鄧小平贊成,王震這樣的人幫腔,所以三峽一定要上馬,其他的人說什麼也沒有用。(第293頁)

談到政治體制的改革,老社長說出了他的一個根本性的思考:

中國的根本問題,還是要解決黨的問題。黨政要絕對分開。國家政權是國家政權,政黨是政黨。現在党的官員的權力高於一切,高於政府,高於法律,政府與法律都是附屬於黨。這個問題不解決,市場經濟是搞不好的。現在搞出的是權貴資本主義,問題更明顯了。(第340頁)

就從這兩個小例,讀者也就可以知道這本書內容的精彩了。太史公說:他的《史記》是一部“述往事,思來者。”的書。我看這一本《李銳口述往事》,不僅僅是在述往事,也是在思來者。他在請比他年輕的讀者和他一同來思考這許多問題。南央師妹囑我作序,就給了我通讀全搞的機會。我讀了。當然樂於寫此短序向讀者推薦這一本好書。我相信別的讀者也會和我一樣,感謝她和丁東先生所做的這一件工作。

2013年3月8日朱正于長沙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