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寫藝人間--漢寶德談書法藝術》
作者 漢寶德
出版社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869690003
分類 藝術及音樂 > 藝術理論 > 概論
價格 HK$127.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台灣談美第一人‧漢寶德
暢論書寫之樂,
剖析當今書法之繁花百態、侷限與因應對策,
書法藝術深度反思專文首度集結!

「中年之後,自度一生志業大抵不過如此,開始思考養生之道,以便輕鬆地度過老年。我想到了書法。」——漢寶德

向來「揮如椽之巨筆書寫人間」,台灣現代建築名家漢寶德年近六十轉而「舉輕若重」執起毛筆,成為書法界的新鮮人,從此一頭栽進書法的桃花源,更於七十四歲舉辦了生平的首度書法展「寫藝人間」。卻也在這段歷程中,體察到中國書法老化的窘境,並做出種種反思及建言,諸如:

書道的創新是否等同於拋棄傳統技法?
書法該如何融入民眾的生活,而非滿街刻板又缺乏美感的臨摹?
饒富藝術美感又易寫的草書為何始終無法流行?
兼談篆刻印章之美,
以及書法藝術家董陽孜的時代精神及魅力所在。

本書做為漢寶德一生書法藝術歷程的完整集結,從中除可感受漢寶德先生的藝術涵養與率真性情,更是書法愛好者、美育推展者的最佳參考書,一起跟著美藝生活家漢寶德,隨意運筆,從心挖掘書寫之樂境泉源。


作者簡介:

漢寶德(1934-2014),出生於山東省日照縣,1958年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1964年赴美留學,先後取得哈佛大學建築碩士及普林斯頓大學藝術碩士等學位,1967年返國。主要經歷為:東海大學建築系主任、中興大學理工學院院長、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籌備主任及館長、國立台南藝術學院籌備主任及校長、國藝會董事長、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理事長、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文建會委員、台北市文化局顧問等。

早年於建築系就學期間便創辦了《百葉窗》,爾後至1970年代,陸續編輯出版《建築雙月刊》、《建築與計畫》、《境與象》等建築專業雜誌,致力推動台灣現代建築思潮,冀探討建築設計思想與社會人文之關聯等課題。

在建築方面,漢寶德於回國初期設計之洛韶山莊、天祥青年活動中心等作品,呈現出強烈的現代建築立體派風格,其建築作品屢獲《建築師》雜誌建築獎。

此外亦致力於藝術及美感教育之推廣,1994年獲教育部一等文化獎章、2006年獲得國家文藝獎第一屆建築獎、2008年台灣大學榮譽博士、2009年雜誌最佳專欄金鼎獎、2010年中國建築傳媒獎──傑出成就獎、2014年第34屆行政院文化獎。


● 中國書法往哪裡去?

2013年十一月間,在台北舉辦了「兩岸院校教授書法聯展」,我到場參觀,發現除了我之外,展出的都是書法界名家,當然也都是大作。我繞場一周,看到一個現象,忽然使我心情低沉下來。浮現的問題是,「書法藝術還在進步嗎?在隨著現代改變嗎?改變的方向是什麼?」這讓我回憶起二十幾年前,我在公餘開始提筆習字的歲月,在我腦海裡不斷出現的問題。由於專學的背景,我對國際藝術的現狀是很熟悉的。但是中國書法,若視為一種藝術形式,要從何開始,如何脫離傳統的束縛?

現代藝術的基本精神就是創新。這種精神反映在形式上就是不斷地追求變化,以推陳出新。在我國,繪畫已經慢慢融入現代藝術的潮流,書法也可以趕上去嗎?對我來說,這是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其難解之處在於中國書法雖然被稱為第一藝術,嚴格說來,並不是純藝術,它是一種具有藝術性質的溝通工具,可以視為應用藝術或生活藝術。由於它的基本材料就是文字,所以先要完成傳達訊息的任務,才能談到藝術的形式。這樣的藝術仍然可以創新,但是其創造的觀念是跟著應用的時代變化而變化的。想到這裡,不期然就面對書法創新的死結了。今天的時代連毛筆都不用了,還談什麼書法呢?

二十幾年前我面對這樣的答案,才覺得書法面臨的窘境竟與我所關心的建築之創新完全相同。我覺悟到這是我國在創造性活動中必然要下的決定:我們要完全跟著西方的腳步?還是要考慮文化的傳承?我學了、做了幾十年現代建築,直到進入老年,才覺得對傳統的感情不能丟棄,應該把傳統的風貌融入現代之中。我後期的建築作品,如中研院民族研究所就是這樣的嘗試。書法是在傳統文化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藝術,是否也應該這樣想呢?

■ 找回書法的核心價值
有了這樣的覺悟,首先肯定了書法藝術再現的價值,然後就要尋找傳統書法的核心價值。我們怎麼去欣賞書法,怎麼去論斷書法的呢?原來是通過摹仿與習作。在過去,毛筆字是課業的一部分,我們自小就學著熟悉運用筆墨的技巧,雖寫不好,也可知道怎樣才是好。其次是通過老師,與摹寫的字帖,知道大師們的作品風格。雖然年輕不足以了解風格的意義,但看多了,逐漸熟悉我們自己達不到的境界。由這兩種方式學來對書法的判斷力,沒有理解,只有感覺。高下、好壞的判斷似乎是很自然的,略知書法的人都有同感,要描述,也只能找到一些抽象的字眼,可以描述文學作品的字句來形容。所以要把書法的核心價值說清楚是難上加難的。

我進入老年,重新拿起毛筆,應該依什麼原則來創作?我希望找到自己喜歡的路子。我沒有興趣再去臨摹古代名家的作品,因為它們再好也已經看膩了。這時候我發現清末的碑學派作品是一條新路,與我小學時學習的筆墨技巧完全不同,為什麼?因為清末時期的大家大約對晉唐的傳統也感到厭煩了,就到晉前的碑刻中尋找典範,他們發現了用石刻出的文字,比起筆墨書寫來要剛強有力,因此就用硬筆濃墨來模擬刀斧的力道,來尋求新意。這就是最近兩百年中國書法名家們作品的大勢。他們為中國書法的發展邁出了第一步。可是下一步呢?

我試圖自現代設計的觀念中找到一條新路。「書法」,如果丟掉這個「法」字,純談書寫,是由兩種要素組成。一是筆墨,一是空間。筆的粗細、墨的濃度,可以有諸種變化;筆劃與字體之空間組織,可以有無限的可能性。照理說,書法應該有廣大的創新的天地才是。可是我知道,它不是純藝術,它是文字所構成。文字一定要可以辨識,才不失應有的原意。文字是有意涵的,也就是與文學的情意不能完全脫離。因此書寫完成的形貌與其文字代表的情意應該是相符合的,在 「應用」的層面上有這麼多限制,書法家在創新的途徑上就步步維艱了。

這時候,我很自然地想到日本書道的創作方法。他們的字寫得很認真,但是我看不慣,我向來認為這是因為他們寫字的方法與我們不同所造成的。我們自小學習垂直握筆,用筆中鋒;懸腕運筆,求其靈動。而日本人似乎是傾斜握筆,用筆腹部,拖筆成字,在精神上不免有些呆滯,可是不能不承認那是另一個途徑。他們是不是自漢碑學來的呢?我們能欣賞他們的字嗎?坦白說,我做不到。古漢碑上的字有一種樸質的美感,我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它合乎我所理解的美感原則。可是經過日本人的手,用筆墨寫出他們的字,也許多了些宗教的精神,但在美感表現上卻完全走樣了。中國書法的未來,不論在傳統精神承續上,或生活美感的要求上,似乎都無法學習書道。中國書法與日本書道,和中國建築與日本建築一樣,可以說是同文不同種吧!

■ 草書後勢可期
話說回頭,我自兩岸書法展中看到了什麼呢?台灣名家都是書畫兼通,以畫為主的藝術家,在書法上多為師承上輩名家,努力找到自己風格之傳統的維護者,我對他們的作品非常欽佩,也可以理解。唯一的問題是他們並沒有考慮到時代性與現代性。對於一般民眾,他們高高在上,已經不是生活中所見的文字了。我忽然想到,今天的百姓怎麼寫字,怎麼看字呢?他們自小時學著用鉛筆寫字,長大後用原子筆寫字,有沒有學到美感原則呢?希望能有學者深刻地研究一番。問題是,自這樣的習字歷程中成長的藝術家,重新拿起毛筆來書寫,會產生怎樣的書法風格?難道這就是中國書法的未來嗎?走到街上,偶爾看到毛筆字寫的招牌,一種怪異的感覺使我推想這是日本人所留下的影響。不對。沒有受過傳統書法教育,不知歐、柳、顏、趙為何物的這一代,只能這樣「鬼畫符」吧!

大陸的書法發展又為何呢?為了找出一點線索,我自兩岸聯展的會場拿了一本作品集,再欣賞一番大陸書法家的作品。他們對書法的教育比我們認真得多,原來他們在大學裡已設有書法的系、所與研究單位,而且設有書法的博士學位,我很好奇,中國書法經過高深的研究,有沒有找出未來的發展途徑呢?我希望有機會多加了解。

自作品中看到的,大多數書法家似乎都走上狂草一途,這是可以理解的。書法的筆墨與形式美,到了唐代發展出狂草就到了極端了。由於狂草解體了文字,很難辨識,脫離了生活面,所以無法普及。民國以後,于右任先生很想把草書的美普及化,編寫了標準草書,很想把中國書法推上一個美好的未來。可是草書雖經整理,還是因缺乏系統性不為大眾所接受。所以我們可以認定,草書就是書法純藝術化的一條路,想成為書法藝術家,草書,尤其是狂草,就是一條康莊大道。大陸書法家在這條路上似乎很成熟了。筆墨的流暢,構圖的變化,都有最佳表現,令人激賞。只是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滿足於這一步的成就。


01我的書法學習歷程

02寫藝人間

03不是書法家的書法

04中國書法往哪裡去

05書法的生活化

06書法與美育之間

07自由揮灑的草書

08草書之難

09漢字書寫之美

10印章的藝術

11書中有畫--談董陽孜的現代書法

12看「無中生有--書法‧符號‧空間」

※ 編後記
筆墨之間——《寫藝人間:漢寶德談書法藝術》編後記

1990年漢先生為賀陳詞教授七十壽辰祝賀,撰〈大乘的建築觀〉一文,直指現世主義與大眾主義的精神乃大乘信仰的結果。他剴切省思現代主義所肯定的理性價值,開始質疑將建築視為合理思考的成果未必是正確的。加以在經營《境與象》雙月刊雜誌,傾向感性的取向深獲讀者們回響;在擘劃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期間,更進一步體認作為教育機構,提供具美感的、讓民眾感到歡愉的展示是必要的。曩昔他所追求的嚴肅理論體系逐漸退位,雅俗共賞的美感文化隱然方是心目中念茲實踐的目標。這般的精神在漢先生學習書法的歷程暨反思書法的發展中歷歷呈現。

1994年10月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董陽孜書法展,作品集的專文〈書中有畫--董陽孜的現代書法〉是漢先生為老朋友所寫的藝評,這也是漢先生攸關書法文章的初現。該文收錄於《寫藝人間:漢寶德談書法藝術》,從字裡行間頗能體會對於現代與傳統的探索。事實早於1962年漢先生編輯《建築》雙月刊雜誌時期,他就多次撰文針對中國建築的傳統問題表達觀點。在《建築.社會與文化》書內的〈中國建築的傳統問題〉文章中,他認為「新建築因為承接上代的傳統而能提升其價值,且仍能具有國際的普遍性,其原因只是他所傳承的,乃是普遍性、永恆性的』,「只有明晰的思考,建立在普遍的審美原則之上,而衡之於合理主義的原則,才是對新傳統的最恰切、最積極的態度」。上述的文字縱然是以建築為對象,但是應用於書法的傳承與突破仍然很貼切適當,「我可以想像,當文字的使用者成為書法家,他們要用書寫的形式來發抒胸中之逸氣,他們振臂疾書,筆走龍蛇,生命的流動的美感傾洩而出,他們的四周應該是開放的自然的天地,溪水沿曲廊流過,池面漂浮著天光的倒影。因為建築家揮如椽之巨筆,以亭台為點,樓閣為面,曲廊為線,把園林寫在大自然之上,為書法家提供了相應和的生活環境。」這是漢先生為自身書法展的導覽說辭。

2008年6月漢先生離開世界宗教博物館,館方特舉辦「寫藝人間」書法展,展出35幅作品,並且印行專刊,專刊印刷精美,輯錄了9篇以書法為題的文章,其中的〈書法是生動的建築〉、〈建築是立體的書法〉與〈書中有畫--董陽孜的書法〉皆是歷次董陽孜書法展的藝評,這些文章早於2005年業已都輯錄於典藏藝術札記7《漢寶德談藝術》,避免重複所以未納入本書。「寫藝人間」書法展專刊印刷數量稀少,流通不廣,以致鮮少被知曉賞閱。編輯《寫藝人間--漢寶德談書法藝術》一書,乃將這些難得的作品納入再現,好讓讀者閱讀文章同時欣賞漢先生如形、如意、如畫的書法。

2014年國立歷史博物館為賀漢先生八十大壽,擬規劃展覽,洽商展覽主題與內容時,他認為建築有賴團隊眾志才能成就,既然是他的展覽,書法十足能代表他個人,所以他屬意舉辦書法展。不過相商之下仍決定以一生不同階段的功績為主從事展覽,從此點足可窺悉漢先生晚年寄情於書寫的深厚情懷。漢先生勤於書寫,爾今至少尚留存有九百餘幅作品,衷心深切地盼望未來能有機會辦一次漢寶德書法大展,也算是一償他生前之願望,也讓大眾瞭解漢先生如何嘗試、如何努力地寫出了書法新藝境。

本書編輯過程中蒙宗教博物館范敏貞、台北當代藝術館潘小雪與周文婷、「流變--兩岸院校書法名家聯展」策展人林明美與書法家董陽孜等協助,特表達謝忱!

繼前一本為漢先生所編輯的書,倏乎相隔四年--漢先生離世竟已四年矣。謹以此書誌念大家深深懷念難捨的漢先生!謹以此書作為漢寶德叢書著作再出發的起點,讓我們得以再炙漢先生如椽巨筆下的思想!

黃健敏2018/10/3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