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天才.田中角榮--他建設了日本,卻因為貪腐下台。二十年後,昔日政敵選擇為他平反》
作者 石原慎太郎
譯者 賴庭筠
出版社 光現
ISBN 9789869521697
分類 傳記 > 政治人物傳記 > 各國政治人物傳記
價格 HK$107.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日本狂銷九○萬冊!
石原慎太郎×田中角榮

作為領導者,他不靠剝削拚經濟,
而是全力為戰後的日本,找尋最多發展的可能。

他改造日本、在經濟政策上與美國對抗、開創外交新局。
他深諳政治並非只靠清高或純潔就能成事,
也因此留下操弄「金」與「權」的貪腐罵名。

「理想」的「政治」,應該是什麼模樣?

◎ 「田中角榮」是誰?他有多厲害?
田中角榮是日本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四年之間的首相。雖然擔任首相的時間僅八八六天,卻影響日本至今。

他出身貧困農家,小學畢業。是日本唯一一位不出身豪門或名門,連大學學歷都欠奉的首相。他提出「日本列島改造論」,主張利用新幹線、高速公路、本州四國聯絡橋來打通日本任督二脈,改善日本都市人口過度集中的問題,並促進地方工業發展。現今所見的日本,可說受他的規劃與遠見極深的影響。

此外,在他任內,決定台日斷交、中日建交。蔣中正罵他為背信忘義,周恩來讚他的勇氣超越尼克森,鄧小平視他為好友。同時,他也是日本戰後四大醜聞之一--洛克希德案的主角,更因此背上貪腐罵名。

他善用「金」與「權」,下台後仍在幕後操控政局。對他來說,政治的目的遠比清高或純潔更重要。然而,是什麼讓石原慎太郎在他死後二十年為他平反,稱他「天才」;並讓過去曾大力批判田中的《文藝春秋》推出「日本需要田中角榮」特輯;日本民間更興起「田中角榮熱」?

◎ 石原慎太郎--「反田中急先鋒」,二十年後為他平反
與田中不同,石原慎太郎是一橋大學法律系的畢業生,大學時期即以《太陽的季節》獲芥川獎。曾多次當選參、眾議員,四次當選東京都知事。他曾是「反田中急先鋒」,不但指責田中角榮為「國賊」,以反中著名的他更是與促成中日建交、台日斷交的田中角榮立場相左。此外,他更在《文藝春秋》撰文指責田中角榮的「金權政治」,為拉扯田中下台開了第一槍。

但二○一一年的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時,石原慎太郎表示:「這種時候如果田中角榮還在的話就好了」。二○一六年時他出版《天才》,不但為田中角榮平反,更讓日本的「田中角榮熱」達到最高峰。

◎ 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二○一四年,石原慎太郎因為選舉失利而退出政壇。二○一六年時,他重拾小說家的身分,以第一人稱自傳風格的形式,發表《天才》一書。本書中,他把自己代入政敵、對手,甚至是與他出身完全不同的田中角榮的角度,重新省視他曾經大加撻伐的台日斷交、中日建交、洛克希德等事件,事隔二十年後,石原慎太郎看著日本歷經經濟疲弱、國力下滑,以及緊接而來的三一一大地震。作為田中角榮最重要的對手之一,石原慎太郎選擇在此時重新省視田中角榮,並重新評價田中角榮的功績與人格。

是什麼讓他決心為田中角榮平反?是田中角榮的人格特質?或是他勇於任事的精神?田中角榮再度在日本引發熱潮,是不是也能讓我們重新思考:究竟人民期待的,是什麼樣的政治家?國家需要的,又是什麼樣的掌舵者?

◎ 5種角度+全面註解,一次看懂當時的政治家如何爭、怎麼拚!
要實現自己的想法,光只有理想與形象是不夠的!石原慎太郎透過田中角榮的視角,以及自己在政壇的經歷見聞,完整回顧田中角榮如何建構自已的日本藍圖,如何透過「金」與「權」爭取盟友、擊敗敵人。因此,本書不但是田中角榮的傳記,更是一篇小型的日本現代政治史。書中出現的人物,無一不對現在的日本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

為此,編輯部不但邀請重量級學者審訂所有註解,解說《日本列島改造論》;並帶領讀者分別從台灣、中國、日本的角度探究田中角榮的政策造成什麼樣的效應;看懂當時的政治家如何布局、攻防;以及石原慎太郎與田中角榮在政治鬥爭外的交誼。版面也經過特殊設計,上下對照讓讀者不需要來回翻頁,同步掌握重要的背景資訊、立刻看懂政策與策略全貌與目的、影響。


作者簡介:

石原慎太郎,一九三二年出生於日本神戶市。一橋大學畢業,日本政治人物、作家,曾任東京都知事、眾議院議員、日本維新會代表。

一九五五年以「太陽的季節」獲得第一回文學界新人賞(當時仍就讀一橋大學法學部)。翌年,以同一作品榮獲芥川賞。踏入政界後,歷任眾議院議員、環境廳長官、運輸大臣,並四次當選東京都知事。擔任眾議院議員時,石原是出了名的「反田中急先鋒」,近半世紀後,竟以「天才」來推崇當年被他罵為「國賊」的政敵,並為田中角榮翻案。


譯者簡介:

賴庭筠,政大日文系畢業,現為日文系助教,熱愛翻譯、撰稿等文字工作。堅信「人生在世,開心才是正途」。


日本各地接受我的想法,開始為改造準備全新的基礎建設。

接著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大問題──日中建交。自由民主黨是保守黨,反共主義者為數眾多,包括岸、佐藤以及受其薰陶的福田都是親台派。因此他們對美國突然無視日本而親近中國一事都非常氣憤。

如果我帶著大平以「日中邦交正常化」為目標出訪北京,想必會出現反對聲浪。因此我認為不能在黨內討論,甚至決定直接推行。

在那之前,我們調查了一些情況,包括為什麼美國總統尼克森會突然訪中並發表美中聯合聲明、為什麼越戰期間中國明明與美國激烈衝突卻又輕易接受美國釋出的善意。沒想到答案意外簡單──

中國對美國因宇宙開發技術而擁有的軍事情報感到自卑。

當時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比尼克森早一步抵達北京,並帶著貴重的資訊──據說與中國、蘇聯僵持已久的國界問題有關──做為伴手禮。中國曾趁夜突襲中蘇邊境烏蘇里江(黑龍江支流)裡的珍寶島並插上國旗,蘇聯軍隊見勢大舉反擊。當中國軍隊再次以整個師重奪珍寶島,蘇聯發射十二個衛星分布於偌大國境的上空,並以每小時的頻率監測同一地點。之後蘇聯於一個霧茫茫的夜晚動員大量戰車包圍島嶼,隔天清晨同時發射炮彈擊殺中國士兵。接著戰車登陸輾斃中國士兵,無論中國士兵是死是活。

中國政府看了相關影像,判斷往後只能仰賴美國發展宇宙開發技術。在那之前,或許毛澤東曾為了討好蘇聯而於韓戰時選邊站,並習得氫爆技術。不過當兩國同時進行霸權路線,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會出現變化。

畢竟日本鄰近中國,日中關係與日美關係絕對有本質上的不同。日中邦交之所以無法正常化,是受到日台關係的影響。美國於冷戰時期後重視台灣,並直言將積極干涉台灣海峽事務。日本起而效尤,也非常重視台灣。然而當美國與中國建交,日本也得在兩片西瓜之間選擇──取大或取小了。

日中建交後,日本與台灣的邦交也就自然失效。如果不妥善處理,即使是日本國內也會出現諸多紛爭。為此,我想「日中邦交正常化」應該先發表聯合聲明,之後才根據此既定事實,提案至國會討論。外務省對此順序有些猶豫,但我還是決定先斬後奏。

前往協商時,我請大平外務大臣、二階堂進官房長官與橋本恕中國課長等八人隨行。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舉行第一次高峰會議。中國方面的出席者包括周恩來總理、姬鵬飛外交部長、廖承志外交部顧問等,也是八人。

當時我的發言摘要如下:

「我相信日中建交的時機已成熟。過去日中邦交之所以無法正常化,是受到日台關係的影響。日中建交後,日本與台灣的邦交也就自然失效。日本得面對這個現實問題。使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同時,日本必須充分思考此事對台灣的影響。」

大平的發言摘要如下:

「我期待日中邦交正常化有助於穩定日本內政。就此觀點來說,問題有二──首先是我可以充分理解中國認為日本與蔣介石政權之間締結的《中日和平條約》違法,因此無效。然而此條約已通過當時的國會議決、政府批准。如果現在政府改變立場,轉而同意中國,難免得背負長年欺騙國民與國會的罵名。

因此我希望中國可以理解《中日和平條約》的任務將於日中邦交正常化後告一段落。

再者日美關係對日本來說很重要,我希望日中邦交正常化無損日美關係。此外,我希望釐清日本與台灣的邦交自然失效後,雙方如何維持現實關係。」

對此,周總理的回答如下:

「田中總理所言甚是。中日邦交正常化應該一氣呵成,並以此為基礎建立兩國世世代代的和平友好關係。中日建交不僅符合兩國國民的利益,也能緩和亞洲的緊張情勢、對世界和平有所貢獻。此外,中日關係的改善不應該排他。

我們贊成在這次中日高峰會後,以聯合聲明來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而不簽訂條約。中日建交後,再來簽訂和平友好條約。和平友好條約必須根據和平五項原則,擬定尊重長期的和平友好關係,互不侵犯、彼此尊重的條款。」

話說得很好聽,但我不知道能維持多久。無論如何,我為了避免日本國會事後出現紛爭而發表的言論,中國都接受了。這表示現階段的確成功了。

隔天,也就是九月二十六日,周總理提了一個微妙但相當嚴重的問題──他認同日本企圖以政治途徑取代法律途徑,解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問題。然而那場戰爭導致中國犧牲數百萬人,儘管日本也損失慘重,但他無法接受我說:「日本給中國添了麻煩」。「添了麻煩」在中國是指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他認為這句話一定會招致中國人的反感。

儘管我不認為自己是來向中國乞討,必須卑躬屈節,但我畢竟不清楚語感的不同,因此表示我將會留意自己未來在正式場合的言論。雖然我不知道中國是否真的犧牲了數百萬人,但日本當時的確基於某些原因而必須擴大在大陸的戰線。話雖如此,當蔣介石政府最後逃至重慶甚至昆明,日本不需要也不應該深入追擊。

導火線為美國空軍指揮官杜立德(James Harold Doolittle)出人意料地命令航空母鑑搭載十餘架B-25中距離轟炸機突然空襲日本。當時數架轟炸機因無法返回航空母鑑,只得在空襲東京、大阪後離開日本,前往大海另一端的中國。

空襲造成的傷亡損失不在話下,而首都東京遭受空襲更是日本軍隊的奇恥大辱。日本軍隊解除了駐紮在橫須賀的太平洋司令官平田(昇)中將的職務,要求他對警戒鬆懈負責。

日本必須擴大在中國的占領版圖,深入轟炸機無法抵達的地區,避免美國空軍在空襲日本後還能在中國待命。日本與中國的傷亡損失因此大幅增加。

「雙方建交的問題如果與『中日和平條約』與『舊金山和平條約』有所牽扯就難以解決。

中國如果肯定這些條約,等於承認蔣介石政權才是正統而共產黨不合法。我希望日本政府在充分理解中國『三原則』的情況下,迎接即將面對的困難。」

周總理的說法是儘管中國在戰爭中遭受重大傷亡損失,也不希望此時要求日本國民承擔沉重的賠償。田中總理為中日建交親自訪中,因此中國考慮放棄賠償以促進兩國國民的和平友好關係。

不過中國不接受日本外務省認為蔣介石已放棄賠償而如此即可的想法。這對中國是一種侮辱。或許有違於田中、大平兩位代表的觀點,而為顧及日本的面子,周總理當場仍點頭稱是。

「至於日美安保條約,我想我們不會以武力解放台灣。一九六九年佐藤.尼克森聯合聲明的責任不在你們,而且佐藤引退了,我們不認為那會是問題。我想日美關係並不礙事,維持現狀即可。我們也不打算讓美國頭痛,中日友好沒有排他的性質。」

周總理特別這樣表示,使我看破他們其實也很心急。周總理甚至說:

「我想日本交涉日蘇和平條約也會遭遇諸多困難,我寄予同情。關於北方領土,毛澤東曾說千島列島是日本的,惹蘇聯不高興。雖然報紙會說茅台酒比伏特加好喝,或說威士忌、科涅克白蘭地也比伏特加好喝。不過中國沒有這些問題。」

我聽了大笑出聲。其他人說笑時一定要笑,以肯定對方。

最後我說:

「我能理解你的重點。為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日本必須處理成堆的現實問題。我此次訪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開啟和平友好的關係。儘管日本國內、自民黨內都有人主張在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前,必須先具體解決現有的問題,但我和大平都認為應優先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我們相信此舉不僅符合兩國國民的利益,也符合整個亞洲、整個世界的利益。」

周總理也說:

「有別於自民黨內的聲音,我完全贊成你認為中日建交應一氣呵成。」


導讀‧《天才》無價

導讀‧因為宿敵,才懂得對手是天才──石原慎太郎筆下的田中角榮

導讀‧石原慎太郎《天才》一書為什麼掀起軒然大波?

本文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