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傅鐘55響──傅斯年先生遺珍》
作者 劉廣定
出版社 獨立作家
ISBN 9789865729905
分類 傳記 > 教育界人物傳記
價格 HK$103.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傅斯年不僅是少有的學問家和教育家,也是極富行政能力的實行家。他擔任臺大校長僅23 個月,但臺大校園裡有他的墓園──傅園,有每天指引學生作息時間的「傅鐘」,而臺大的校訓是他在四週年校慶時所表達對學生的期望,可見臺大對傅先生貢獻的感恩與追思。他逝世週年日,座落在臺大校園的新紀念鐘鳴五十五響,以為紀念。

目前雖在台灣與大陸都已有《傅斯年全集》的出版,但卻仍漏收傅斯年先生早年發表過的文章,因此,本書收錄了傅斯年先生來台前的8件與來台後的25件佚文,以期對於傅先生在臺灣之各種作為,可有更深的了解。


本書特色:

收錄傅斯年先生來台前8件與來台後25件佚文,包括與胡適商議經費的書信、校務報告書、「泛說國立臺灣大學」(發表於新生報)、「對經營『實驗林』之看法與指示」與來台後的首次公開演講內容等;由為人所忽略的軼聞瑣事中,更能認識這位令人追思的校長。


作者簡介:

劉廣定,民國27年生於上海,美國普渡大學化學博士,英國皇家化學會會士(FRSC)。現為臺灣大學名譽教授。曾獲教育部理科學術獎等多項榮譽。

已發表化學、文史、教育、科技政策等論著數百篇。曾出版《大師的零玉》(秀威、二OO六年)、《愛國正義一律師──劉崇佑先生》(秀威、二O一二年)等書。


一、傅斯年抵臺北會見記者談辦理臺大問題

傅斯年先生38年1月19日上午蒞臺北,準備次日正式接任臺大校長。當天下午四時會見記者,回答問題。20日《新生報》刊出了報導如下。

……各報記者詢問和談問題及改革臺大辦法。傅氏首稱,渠現就任校長,未便多談政局,渠個人對於和談希望極表懷疑,共黨對和談毫無誠意,片面言和屬於妄想,渠堅決拒絕對時局做任何預測。繼就辦理臺大問題,答稱:對臺大情形未加研究之前,不能談辦法,只能言態度。余辦學態度是「開誠心,布公道」六個字。希望人人合作,共同努力,求安定和進步,使其成為一個理想大學,諸君必能相信余決不以敷衍態度辦理臺大。今日為吾人充實臺大最好時期,中央研究院試驗院均將遷臺,基於有利於臺大的條件上,余儘量設法使臺大與學術機關合作。中央研究院擬在臺建宿舍,并借用一部份臺大校舍為研究室,似(以?)此優良之人才物力均為臺大所利用。然臺大斷不能接受內地其他大學遷入,臺大所願合作對象是學術機關而非大學。目前最大困難為經費與宿舍問題,故余接事臺大,最初一個月將致力于總務方面。至教務方面工作,在二個月後始能著手改革。人事方面以不兼職為原則,原擬聘立委童冠賢為教務長,並已允辭去立委職。童氏被選為立法院長後,又擬改聘水利專家張含英接長教務,因渠任北洋大學校長,是否應聘,尚未決定。訓育主任為鄭通和(現任中央青年部長),總務長為余又蓀,至於教授方面有前任臺大校長羅宗洛、莊長恭等。余相信在四五個月後必能使臺大學術水準提高至我國最好大學的最高程度。教育部近有百餘噸圖書(?)寄藏臺大,並撥四萬美金補助購買圖書儀器。談話約一小時,記者辭出。


二、第一次校務會議校長報告書

傅斯年先生就任臺大校長之前,校務有段時期甚為混亂。民國三十七學年度第一次校務會議直到三十八年四月二十日方才召開。會前數日,傅斯年校長曾擬就校務會議書面報告。「報告書」全文載於四月十六日《中央日報》,內容較聯經版《傅斯年全集》第六冊141-146頁據《國立臺灣大學校刊》第二十八期轉載者為簡,重點也不完全一致。推測前者是傅校長之初稿,後者則可能為書記所整體的現場會議紀錄。以下是《中央日報》所載的內容:

本校將來的進步,可以分作三項去看.也可以說三個層次:一、教育範圍的,二、學術範圍的,三、協助社會上。尤其是臺灣省內,建設範圍的。這三項原不能截然割分,然為推行有效起見,也不能不大致劃分,作為三個階段。我大膽向諸位先生提譏,我們要在一年半之內,集中精力,改進本校各種通習科目,建設本校的教育制度,務使未來的學生,一進大門來,便待到第一流的教授教他們的普通課,教課之需要實習者。得到充分的實習機會,有富於教本參考書的閱覽室可用,有優良的助教改他們的卷子,國文的程度(按後改為「國文和外國文的程度」),一年之內頓然改觀。學生的求知慾。是應該加以鼓勵的。

為達到上項目的。今提出一個方案來,即:(一)自現在至明年暑假,本校應集中力量充實本校之一二年級教學,以發揮教育之力量,尤應注意下列各事項:(1)增設大教室及學生實驗室,(2)充實本部及法醫兩院圖書館。(3)儘量請富於教學經驗或學術貢獻之教授擔任一二年級一般科目。(二)為達到上項目的,優先充實文理兩學院內及他學院內之一般實習課程及其師資。(三)各學院一二年級必修課程及科目屬文理兩學院者,由文理兩學院聘請教員。(四)組織大一課程委員會由教務長為主委。(五)就財力所及充實研究事項。(六)儘早設法補齊本校所藏之期刊。(七)與建設機關之合作儘量相機為之。

以上所說的一般通習科目,包括在文學院的國文。英文、通史;邏輯:在理學院的數學、物理、化學、動植物、地質;在法學院的普通經濟學,法學通論…等。為充實這些一般課程,還要增聘不少的教授,這個辦法,與其講為充實文理兩學院,勿寧謂為充實全校六個學院的基礎課程。

關於本校經常事項之進行,及臨時發生之意外事項,均由各院處報告,茲不贅述。在此附帶報告兩事:

一、本校房舍多年失修。教室待建,近由臺灣省政府主席陳辭修先生撥給本校一百五十餘億以為修建之用,這雖是「物質建設的」初步,卻也是很大的一步,尤其是在這樣國庫艱難的時候。此外省政府協助之事尚多。省參議會及社會上人士對本校之期望亦大;斯年對這般的好意。至為感謝。

二,近日報上對本校附設醫院頗有批評。此事現正在監察行署調查中,我不應該有所聲明。惟有一意不能不說,凡批評之合理者;理當竭力容納,並應感謝。即無批評;亦必日求進步。本校醫院,多年失修。露窗露天,兼以經費支絀,自去理想尚遠。然多數醫師,良好盡職。魏院長人品學問實不易得,我不能因流言而聽其辭職,相反的,我當以全力支持他。改進醫院中一切事項。醫務的,護士的,事務的,一步一步作去,假以時日,必有顯著的進步。


傅斯年先生,字孟真。民國紀元前十六年(1896)3月26日生於山東省聊城縣。民國二年入北京大學預科,八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國文學門,是當時提倡新文化的先鋒,也是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之一。考取山東省官費赴歐洲留學,1920年起先後在倫敦大學和柏林大學研習。民國16年(1927)回國任中山大學文科學長。翌年積極籌劃及負責創建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任所長以迄謝世。抗日戰爭時期曾任國民參政會的參政員,勝利後代理北京大學校長(1945-46)。1947年夏赴美療養,1948年10月返國。1949年1月20日任臺灣大學(以下簡稱「臺大」)校長,「就職之後,處理校務,無間朝夕,體力不支,而前在美國治療之效果,遂因此而喪失無遺。39年12月20日在省參議貪答復參議員詢問後,淬患腦溢血,急救無效,于是夜11時22分與世長辭。」

中國近代史上,傅先生不僅是少有的大學問家和教育家,也是極富行政能力的實行家。關於其為人,胡適之先生曾在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0年出版《傅斯年全集》(以下簡稱「台北版」)的序中說:

孟真是人間一個最稀有的天才。他的記憶力最強,理解力也最強。他能做最細密的繡花針工夫,他又有最大膽的大刀闊斧本領。他是最能做學問的學人,同時他又是最能辦事、最有組織才幹的天生領袖人物。他的情感是最有熱力,往往帶有爆炸性的,同時他又是最溫柔、最有條理的一個可愛可親的人。這都是人世最難得合併在一個人身上的才性,而我們的孟真確能一身兼有這些最難兼有的品性與才能。

可惜這樣一位難得的人才在世卻還不足五十五年,真可說是「大造無情奪此公」 。傅先生擔任臺大校長僅23個月,但臺大校園裡有他的墓園──傅園,有每天指引學生作息時間的「傅鐘」,而臺大的校訓是他在四週年校慶時所表達對學生的期望。也可見臺大對傅先生貢獻的感恩與追思了。他逝世週年日,座落在臺大校園的新紀念鐘鳴五十五響,護送他的靈灰安息斯土。

傅先生逝世後,臺灣與海外有不少人寫了許多紀念文字與研究著作,並出版《傅斯年全集》「台北版」。大陸在改革開放後,也出版了不少有關的專書和文章。湖南教育出版社增添許多「台北版」未收的資料,2003年編成了一部新的七卷本《傅斯年全集》,惜仍不全。

代序

傅斯年早年遺珍

傅斯年先生早年對「通識」與「科學」的認識

傅斯年與李約瑟之友誼與學術交流

李約瑟《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的促成者──傅斯年

傅斯年1946的一篇佚文──「送李約瑟博士返英國」

鞠躬盡瘁 死而後已──傅斯年校長與臺大

從胡適的一封信看傅斯年苦心經營臺灣大學之例

傅斯年先生來台前遺珍

傅斯年校長在臺時期遺珍

傅斯年先生臺大校長任內墨跡

後記

附錄一:羅宗洛先生接收臺大之前後

附錄二:傅斯年校長的精神不見了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1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