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
作者 賴奕菁
出版社 寶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 9789864061303
分類 醫藥衛生 > 精神病學
價格 HK$11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 給習慣委屈求全、忍辱負重、息事寧人的妳。

◎ 犧牲、委屈不是妳愛對方的唯一選擇。

◎ 王俸鋼(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撰推薦序;呂秋遠(律師)、林靜如(律師娘)、陳安儀(資深媒體人)、黃大米(作家)、鄧惠文(榮格分析師/精神科醫師)同感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 「因為溫柔的同情共感,書中每一段落的故事,真實呈現了無數受苦的女性生命的縮影,幾乎所有女性讀者都可以在不同的情節中,找到自身的共鳴點,而男性讀者也可以從中發掘出身邊無數女性說不清、道不明的深沉傷痛。由於堅毅的解構洞察,精神科醫師的專業分析散發出自我賦權的能量與勇氣,讓透過這本書得到某種程度救贖的讀者,可以借著本書所給予的力量,從逆境中得到脫困的契機。」──王俸鋼(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 「其實,我同時是兩個孩子的媽,婚齡二十年,唸到博士,做過主管,生活會輕鬆、簡單嗎?在我這樣看似凶悍、能幹的外表下,我也曾經著過傳統教誨的道,婚後秉持著莫名的自我期許,想當賢妻良母、好媳婦,最後弄到心力交瘁。
當時即使我想求援,但丈夫比我還忙,而長輩也都在外地,愛莫能助。兩個孩子還小,只會需索,無法體諒。在最糟糕的時候,站在通勤的月台邊等火車的我,常想著要跳軌,因為我已經被壓榨到無法有轉圜的心力了。很慶幸,最後我並沒有衝動行事,而是鬧了一場家庭革命,畢竟「命都可以不要了,我還怕什麼?」
對於心理上已經死過一次的我,領悟到──別被自己困住了,尤其是別人加諸的觀念。」──本書作者賴奕菁醫師


一本為所有遍體鱗傷的「好女人」
所寫的療癒書。

媽媽:「如果妳不拿錢給弟弟,就是對我不孝。」
婆婆:「我也知道是我兒子不對,但妳忍一忍就過去了啊!」
先生:「之前爸媽的賭債,都是妳幫忙還的。這一次,妳不會見死不救吧?」

面對家人,妳總是難以拒絕,
於是,妳一再的妥協、忍讓與犧牲,
雖然妳早已心力交瘁……
妳懷疑,這真的是愛嗎?

我們都想成為他人口中的好媳婦、好女兒、好太太,
但妥協、忍讓與犧牲,無法讓妳被愛。

請放下好媳婦、好女兒、好太太的迷思與包袱。

好女人不會被愛,只會被控制、支配與索討無度。
我們應該從「好女人」的桎梏與牢籠裡走出來。

‧丈夫的外遇對象是她的親姊。娘家和夫家都勸她吞忍,跟她說「原諒別人,就是放過自己」。
‧她不斷償還公婆欠下的千萬賭債,最後卻連兒子的留學費都付不出來。
‧因為怕媽媽崩潰,她聽躁鬱症媽媽的話,扛下了800萬房貸,卻落到抱著孩子徹夜痛哭……

在台灣傳統的家庭教育與文化中,女性往往被隱性、幽微地要求,要乖巧、聽話、順從,甚至妥協、忍讓、犧牲。於是,哪怕女性已經萬般委屈求全了,但糾葛在女性心中的仍然是:是不是自己只要再退讓一些、是不是自己只要再犧牲一些,這些爭執與紛爭就不會發生了?

看診多年,傾聽無數女性患者心事,但也更曾被傳統好女人的束縛,綑綁到想輕生的賴奕菁精神科醫師,她想對這些女性說:

「不是的,我們再退讓、再犧牲,對方也不會感激或改變,只會更食髓知味、一再進逼,不會有苦盡甘來的那一天。所以,我們要做的是立下界線,設下停損點,更別害怕拒絕他人,我們有拒絕他人的權利。而關係裡的尊重與平等,不會從天下掉下來,別人也不會自動給妳,妳必須自己爭取與捍衛。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深刻了解自己,為自己做適合的選擇與決定,並勇敢地承擔結果,而不是被動、消極地等待別人的看見、給予或成全。」

因為曾走過心痛與心碎,賴醫師特別能體會為了做到社會或他人眼中的好女人,女性們所付出的代價與眼淚。這是賴醫師特地為所有遍體鱗傷的「好女人」所寫的一本療癒書,也是勇氣之書。


作者簡介:

賴奕菁,精神專科醫師,公衛碩士,醫學博士。
擔任過醫學中心精神部主任,做過多年學術研究,國際期刊論文數十篇,目前隱於診所開業。理科訓練下的文科腦,人妻、人母,婚姻經驗只比醫師資歷少三年,務實滿滿,浪漫退散。
著有《守護仁者心》,合著有《美麗心境界》、《別怕安眠藥》。

其他的文章,可上網閱覽部落格:
衛教,http://lai0228.blogspot.com
小說,http://hannahnovel.blogspot.com


丈夫的外遇對象是自己的姊姊?!

她在醫院照顧癌末的婆婆,
丈夫卻與她的二姊親密出遊,還摟肩合照。

女性在進入婚姻後,如果受了欺侮,娘家往往是最可靠的後盾。
比起在夫家,當個外人,娘家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以及一同長大的手足,彼此擁有共通的DNA,這絕對是「自己人」的保證吧。

賺錢貼補家用的好女兒
她是一個相當認同家庭價值的傳統女性。家中食指浩繁,父母劬勞,她很早就不再升學,貼心地出社會工作,賺錢貼補家用。
在她的想法裡,會念書的兄弟姊妹,就去念書,像她不太會考試,就去賺錢。反正都是一家人,何必分你、我。家和萬事興。
在工作一段時間後,她遇到了誠懇、老實的對象。雖然是沒什麼錢的窮小子,但也算門當戶對,誰也不能嫌棄誰。
結婚之後,她用心照顧家庭與小孩。扶持丈夫的事業,侍奉公婆,也不忘維繫娘家眾人的感情。
不只是逢年過節,就連週末,她也常主動聯繫兄弟姊妹回娘家聚餐。她出錢出力,只為讓父母感到欣慰。
雖然忙碌,但她不亦樂乎,即使女兒總是質疑:「為什麼舅舅、阿姨不辦?他們也都不用出錢?」她都勸解著:「你們將來也會嫁人。要記得,自家人不要計較喔。」
在丈夫事業正忙時,公婆卻相繼生病。公婆頻繁出入醫院,都是由她全程照護。幸好女兒已經長大,她不需要醫院、家裡兩頭跑。
丈夫專心發展事業,她讓丈夫沒有後顧之憂。即使夫妻聚少離多,但也算分工完美,合作無間。

心都碎了
直到有一天,她在手機上赫然發現二姊貼出一張與男人的合照。她二姊因家暴而曾到她家避難,前一陣子才離婚成功。竟然這麼快就交到男友?
但,等她定睛一看,那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
她在醫院照顧癌末的婆婆,他卻與她的二姊親密出遊,還摟肩合照。
她無法置信,希望這只是個誤會。
但,仔細翻查臉書之後,她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二姊刪去好友,且被封鎖。這一次,她能看到照片,完全是因為兩人的共通朋友在不知情下按了讚,她才能看到這動態。
她氣急敗壞,回家後,找丈夫對質。
丈夫先是矢口否認,看到照片後,才終於承認。
在她追問很久之後,他才坦承已經上床過數次。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真的不解。
「我就真的很寂寞啊!我是男人,總是有需要的。」
「我是在照顧你的父母耶!」
「那你是要怎麼樣?」丈夫自知理虧,惱羞成怒。
她可以忍耐辛苦,無私奉獻,但不接受背叛、不忠誠的婚姻,於是下定決心說:「我要離婚。」
「不可能。」丈夫悍然拒絕。
此後,丈夫還吃定了她不敢鬧大,對她的情緒總是冷處理。反正,家裡的經濟都握在丈夫手上,她名下什麼都沒有。如果離開的話,她將一無所有,包括孩子。
她只能整夜哭泣,連對女兒都不敢透露。畢竟丈夫的形象是那麼良好,沒有人會相信她的指控。

娘家一片沉默
她當然也去找了二姊理論。沒想到,對方比她還振振有詞,反罵她:「你沒念什麼書,長得也不怎麼樣,憑什麼嫁得比我好?」
「我們結婚的時候,他也是個窮小子啊!現在的規模是我們一起打拚出來的。我哪有嫁得比較好?」
「反正,你現在就是配不上他了。他愛慕我已經很久了,終於等到我離婚。好歹姊妹一場,我就不跟你爭名分,要走,要留,你自便。」
她呆若木雞,簡直不能相信這比電視劇還誇張的小三,竟然是自家姊妹。
她只好回娘家哭訴,找自家人主持公道。
沒想到兄弟姊妹都一片沉默,連最有資格教訓二姊的爸、媽都噤聲不語。
原來他們早已知情,卻都袖手旁觀、明哲保身,沒有一個人肯提醒她。
想到他們吃著自己煮的飯菜,閒話的恐怕正是自己時,她就無以為繼地徹底崩潰了……

她以各種方式自殺
吞安眠藥、割腕、跳河……她試過各種自殺方式,當每次被救回時,她就更痛恨這個現實世界。
背叛且毫無悔意的丈夫;遭遇人生困境,被她協助,卻趁機勾引她丈夫的親姊姊。不論是娘家父母,還是公婆,都是一副愛莫能助,不是勸她吞忍,就是對她說「原諒別人,就是放過自己」之類的大道理。
「原諒?『兩女共事一夫』嗎?」她嗤之以鼻。
她寧可折磨死自己。不吃不睡,半夜在外遊蕩,不顧自身安危。而丈夫,繼續呼呼大睡,正常作息,連擔心到報警都沒有。甚至,丈夫繼續與她二姊藕斷絲連,暗通款曲。
當她的娘家也是共犯時,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初聽她的故事時,我感到毛骨悚然。這比任何的鬼故事還恐怖,但卻活生生在人世間上演。
敵人的攻擊再兇猛,合情合理,也都是意料中事。最可怕的是「自己人」造反,直攻要害,讓人毫無招架的餘地。
身體的傷,財物的損失,都算事小,但心理上的創傷,卻讓人永遠無法再信任。從此心靈漂泊無依,才最可怕。

精神科醫師專業分析
為什麼她如此用心付出,卻反而遭遇到這種待遇?
她很善良,只是沒有提防到「人性」。首先,「平白無故獲得的,不會珍惜」。就像同樣的東西,是存錢好久才買下的,還是被人硬送的,這兩種,珍惜度絕對有差。
在一般的家庭裡,通常是長輩、父母照顧身為晚輩的子女居多,至於平輩的手足之間,則較少為彼此付出。既然沒什麼付出過,兄弟姊妹在各自成家後,對於她殷勤邀約的心意,又能夠感受到幾分?恐怕,覺得自己肯配合出席,就很給面子了。
畢竟這是她想要的,又不是他們想要的。其他的兄弟姊妹如果想要的話,他們早就輪流主辦了,怎麼會只有她自己一頭熱?既然如此,就算她出錢出力,做到油盡燈枯,又有誰會珍惜,甚至感謝呢?

女性別一昧犧牲自己
再者,「不要隨便犧牲自己。而如果對方沒要求的話,更不可能會感謝」。例如,她放棄升學去就業,或許父母會了解她的貼心,但姊姊恐怕只當她不長進,從而看不起她,所以連搶走她的丈夫,也毫無愧意。
在婚姻裡,也是一樣。她不但很認分地扮演好妻子、好母親、好媳婦的角色,還將老闆光環、公司與房產的持分都讓給丈夫。丈夫會體念與感謝她嗎?當然不會。丈夫只是結個婚,平白就獲得她所有的付出。丈夫會忘記自己何德何能,只覺得理所當然。
丈夫到後來更自我膨脹,他將成就全歸功於自己很厲害,妻子是靠他養,完全抹煞了她的功勞。以至於後來更患了「大頭病」,覺得自己英明神武,怎麼就配個糟糠妻──「偷吃」只是剛好,沒有休妻重娶,就自認很有情有義了。

關係的「平衡」,不能單靠良心,而是靠「實力」
看到這裡,很多讀者,尤其是女性朋友,恐怕已經頭頂冒煙。覺得這實在太離譜,丈夫也太混帳。
但,現實世界就是這樣。大到國際局勢,下到公司治理,小到家庭、婚姻,任何關係的「平衡」,不能單靠良心,而是靠「實力」。
人的良心動不動就被狗咬,有人甚至直接拿去餵狗吃了。冀望對方的良心發現,倒不如培養自己的實力,讓人不敢昧著良心欺負你。有實力,才能大聲說話。沒實力,只能被追著打。
美國除了南北內戰,所有的戰爭都在別人的國土上打,就是因為國家有實力,誰敢問它的良心何在。就像家暴自古皆有,但可沒聽過女皇是被害人。除非,不想要項上人頭。

精神科醫師教你突圍
像她已經淪落到這種處境,還有得救嗎?當然有,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通通有得救。人,其實就是一台複雜的機器,要運作良好,就得充分供電與適度休息。
我建議她,其他的,先不管。只管先吃、先睡,滿足身體的基本需求。養好了身體,大腦才能正常運作,正確思考下一步。
表面上,她失去了婚姻,連娘家都瓦解了,但她並非一無所有。她還有兩個女兒,以及還有她自己。
她的前半生因為策略錯誤,對夫家與娘家的投資,一敗塗地,但這並不該死,所以我勸她別再自殺了。即使是股神巴菲特,也有買錯股票的時候,何況是我們這種升斗小民。只要認賠,停損就好。

娘家的活動,別全攬在自己身上
我建議她,往後,只要娘家有重要的活動,就必須兄弟姊妹輪流主辦,別全攬在自己身上。就像大家需要輪流穿同一雙鞋,才能體會彼此的處境,進而珍惜,而不會隨便糟蹋對方的心意。
如果兄弟姊妹沒有意思主辦,那就停止吧!「即使是一家人,也只是有緣出生在同一個家庭,有相處的機會,但不代表想法一致,觀念相同。」
手足間不投緣的多的是,這並沒有對、錯可言。就像自家的姊妹愛逛街,但我們卻偏愛宅在家裡,這沒有人有錯。一個人的珍寶,卻可能是另一個人的毒藥,所以,遇到別人不捧場,也別太挫敗。覺得「明明是好事卻不做,這樣不行……」其實,這是不是有可能只是自己太過獨斷,只以自己的價值來判斷呢?

丈夫呢?請冷處理
最後,我提醒她,「有付出,就要讓對方理解」。這不是邀功,或是「情緒勒索」,而是要讓對方別當成理所當然。
什麼都沒做,就被照顧與設想得好好的人,往往會變成廢物。不想養出媽寶,慣出妻寶,養出公主病女友,那麼,就別只會默默付出,而沒讓對方理解你的辛苦。
此外,《聖經》提到「不要把珍珠丟在豬前。」意思是如果對方是不知珍惜的蠢豬,那麼,就別給人糟蹋自己的機會,請趕快收回心意吧!
CP值太低,就要斷然認賠,拒絕再付出。所以,她可以回去看娘家的父母,但兄弟姊妹就不用理會了。
丈夫呢?那就完全冷處理,包括公司與家事,都不用幫他做了。如果要做,請丈夫給她公司股份、房屋持分、勞務費用等,請她千萬要拒絕當免費台傭。
至於夫家呢?丈夫都這麼混帳了,那些毫無血緣,也沒生養過她的人,就完全不用理會。

放下「好女人」的迷思
另外,我請她謹記:「凡事先投資自己,絕對值得」。試想,一張連你都不肯買的股票,還能期待別人追捧,股價飆升嗎?
這一個建議不是要你自私,而是要你給自己應得的待遇。例如:該得的薪水、應有的機會、應享的名聲、休假、物質享受……尤其是女性朋友,常有「好女人」的迷思,誤以為自己只要夠好,對方就會主動奉上。
請速速放棄這種妄想吧。人都是自私的,光顧自己都來不及了,哪有空去考慮別人。更何況,你只照顧別人,不肯照顧自己,不正默認自己毫不值得嗎?那麼,別人當然就順勢忽略你,自己全拿呀!

我對她說:「你做這些,都是為了你自己,更是為了示範給你女兒們看。女性的人生價值,由女性自己重新定義。」
如果,這時候她選擇自殺死了,那麼,她不就是在用行動告訴女兒,女人要是遇人不淑,婚姻受挫,就喪失活下去的資格?這難道是她願意展現的「身教」?
如果不是,那麼,在她勇敢推翻過往的執念,活出全新的自我之際,就是給女兒最佳的人生大禮──沒有過不去的痛苦磨難,只要心念轉。


【推薦序】女性的困境與解脫/王俸鋼(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三島由紀夫曾說過,所謂心理健康的人,究其本質就是不道德的人。這樣的話聽來偏激,但在精神科診間裡面對形形色色受苦的人,總是會覺得三島的話,似乎很諷刺地在某些人性的點上,讓人產生了共鳴。

難道「好人」就總是容易受苦?或者說一定要試著學會當「壞人」,才能讓自己的內心得到平衡?其實光是有著這樣的掙扎和感觸,就意味著痛苦的靈魂裡,絕對擁有著足夠豐富的善念和對自我的要求,但總是不幸地遇到了各種匪夷所思的兩性關係,及背後延伸出來的各種人際衝突。

做為一個女性,該怎麼樣的去信任自己的伴侶?都不嫌貧、不愛富,更不看外表,努力選擇了個看起來忠厚老實的良人,就能保證不會面對背叛?

做為一個女兒,都已經百依百順,為了娘家、為了夫家做牛做馬,但自己的犧牲奉獻,就一定會被看見、會被感激?還是終究只能在教條和約定俗成的各種習俗下,將自己的血汗視為理所當然?

明明有著很好的天賦,被眾人稱羨的才能與潛力,為什麼男性事業有成,就從來不是問題,但只要是女性就一定會被詢問:「妳如何兼顧事業與家庭?」什麼時候,「家庭」成了女性命定專屬的絕對羈絆?

而已經貌合神離、另一半外遇不斷的婚姻,為什麼總是要「為了孩子、為了給一個完整的家」,而讓女性非得委曲求全?

為什麼「母以子貴」會是這個社會和文化底下的潛規則?當世界將孩子的成就永遠和媽媽綁定在一起的時候,母親因為養子不教而產生的壓力感,衍生出來的親子衝突,這罪又該怪到哪一端?是偏執的母親,還是動輒檢討媽媽的習慣與文化?

由於信奉機械式的理性,身為一個常被嘲笑為「性別盲」的異性戀男子,我其實並不容易深刻地體會,女性在台灣這個融合了多種東方文化的社會架構下,所面臨的各種來自幼年原生家庭的啟蒙、成長過程中的教育,甚至長大後社會文化背景中的潛規則等,方方面面所帶來的困境。

理解,但無法深切地體會或感同身受。

但也由於這樣的無感,在「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在此之前都要做為一個『人』而存在」的這種信念下,於臨床實務上,常常讓很多陷入困境的女性病患,覺得生命中的各種負罪感,因為體會到這種不被教條和各種約定俗成的規範所綑綁的理性,在感覺得到了某種洞見後而豁然開朗。

但反過來說,這樣的理性,在很多時候,也成了同理某些女性深刻內在經驗的阻礙,一如我某位患者跟我說的:「也就只有女醫師才比較明白吧!那種明明也在努力賺錢,但好像回到家,所有煮飯掃地做家事的雜務,都成了天經地義的責任。」那種在感性上總缺了臨門一腳,讓女性不容易覺得自己在情感上的困境,被徹底了解的那種感受。

然而,在這本以女性角色和生命中的各階段、各個層次人際關係為主軸的書,由賴奕菁醫師寫來,完全合併了理性與感性的優點,彼此互補。一方面因為賴醫師擅長說故事的生花妙筆,在她豐富的臨床經驗背書支援下,大大地提高了本書的可讀性;另一方面,更透過關鍵情節清楚傳神地描述,讓人對女性所面臨的身、心、家庭、文化社會規範而衍生的困境,有了更進一步的體認,並且在接續的段落裡話鋒一轉,從對困境中女性的感性接納,轉進由另一種出自女性觀點的理性與犀利,直面父權和禮教所交織而成的枷鎖,分析這層層網絡的糾纏與死結,點出了突破這些困境的可能出路。

賴醫師與我其實並沒有很多現實工作上的接觸。做為一向女少男多的醫學同行中,才貌兼備、醫學研究和完整的臨床資歷,幾乎必然是她成為同行無法忽視焦點的主因。但不同於一般,我和她的交集反而始於精神醫學會的一些公共事務,「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這種形象對比,是她給我最深刻的第一印象,而這樣的風格,也或多或少呈現在這本書中。

因為溫柔的同情共感,書中每一段落的故事,真實呈現了無數受苦的女性生命的縮影,幾乎所有女性讀者都可以在不同的情節中,找到自身的共鳴點,而男性讀者也可以從中發掘出身邊無數女性說不清、道不明的深沉傷痛。由於堅毅的解構洞察,精神科醫師的專業分析散發出自我賦權的能量與勇氣,讓透過這本書得到某種程度救贖的讀者,可以借著本書所給予的力量,從逆境中得到脫困的契機。

很榮幸能夠先多數讀者一睹這本書,這本為因為各種自身的、他人的「善意」而受苦的眾多心靈,提供可能的出路的好書。更在看完之後,相信本書必然能夠讓讀者獲得深刻的體悟,而進一步受益。在此特別推薦這本由賴醫師所寫的佳作。


【自序】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真的理解嗎?

精神科醫師當久了,我常在診間聽到病人驚嘆:「醫師,妳在我家裝了監視器嗎?為什麼連後來怎麼樣了,妳都知道?!」

誰都知道這是開玩笑的說法,畢竟我無從知曉真實狀況。但為何僅是靠著「推理」所做的臆測與分析,就能有頗高的準確度?答案在於「人性」。人心是共通的,只要看的人生劇本夠多,抓到其中的脈絡,就能體會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再順著前提描述推論下來,大概八九不離十。

就像這本書雖然是多個獨立的人生故事,但全部歸納起來之後,還是能發現其中每一個受苦的個人都是陷入「關係」的難題,不管是家庭、婚姻或親子。當我們認為自己該做什麼,別人對我們的期待是什麼,我們又覺得對方應該如何回應時……林林總總的這些情節,在我們的腦中隱約已有一套劇本,往往不必等事情真的發生,大概也能猜想得到他人的反應。然而,一旦「該做」與「想做」,或是「預期」與「實際」之間有了落差,人可能就會感到困擾或痛苦了。

書寫這本書的案例時,我只單純書寫情節,不會提到任何一個人名。因為在共通的人性之前,名字不過是多餘的代號,所以,故事裡只會出現她,還有她的誰,或是誰的誰,做了、說了什麼而已。這樣的安排是邀請讀者「對號入座」,只要覺得情節是符合自身或是認識的人,都可以直接進入角色,體會當事人的內心世界。

寶瓶文化邀我寫書,出發點並非報導診間故事,而是在於對事件的分析,更要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結合案例與分析建議,對於我這一顆受過完整理科訓練的文科腦而言,雖是駕輕就熟的,但世事並無正確答案,我提出的僅為「個人」見解,絕非一定得照辦的準則。而書名緣起於感嘆每天來來去去的患者,往往愈善良的,心傷愈嚴重。為什麼人會傻到老是受傷?難道毫無防禦的能力嗎?答案當然是「有的」,只是被施了「要當好人」的魔咒,而放棄自我保護,任人宰割。這能怪誰呢?所有的教育都在教人做好人,要做好事,但誰有勇氣說實話──「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好人」就是「待宰的肥羊」?!

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想被公認是個「好人」,得割肉來交換。說得更直白一點,當好人就等同願意「被剝削」。當你被拱成好人的時候,會沒有人趁機拿到好處嗎?就像如果有人總是請客吃飯,旁邊自然就會湊著一夥等著吃白食的人群。如果有誰家裡出了個凡事皆攬的孝女,通常兄弟就愈來愈自私,甚至不顧父母。若能讓人早點醒悟,明白當好人就得犧牲到底,後來要是反悔,稍有抱怨,還會被指責的話,或許人們就不會輕易說自己就是心太軟,無法拒絕了吧。

委屈無法求全

相對於男性,女性更苦惱於別人總要她們:「忍一下就好啦!」「妳就忍一忍,順著他,就沒事了。」面對這種要求,我的反應通常只有一句:「最好是啦!」顛撲不破的慣例是,委屈從來沒有能解決問題過。權力只要長期失衡,強勢者(得利者)會覺得這哪是「特權」,而是「理所當然」。他們根本不會感恩對方的忍讓與犧牲,更別期望哪一天他們會良心發現。沒辦法,這就是人性。

如果想當好人而總是隱忍,不反抗,甚至連抗議都沒有,那麼只會把對方的胃口愈養愈大。得寸進尺,軟土深掘,終致有一天釀成罪惡。而如果一個人在家無法無天習慣了,出去外面,自然也會為所欲為,毫不愧疚。濫好人其實是養成壞人的幫凶。所以,如果對方太過分,就別忍了,應該想個辦法,讓他踢到鐵板才是。

既然如此,為何我們總是聽到勸人要隱忍?照樣,還是「人性」使然。欺負弱者、檢討弱者,比較簡單啊。為了別人去出頭,不只要花力氣,可能還跟著被打罵或是被針對,這是何苦來哉。叫別人忍忍,倒是能立刻耳根清靜。也就是說,說這些話的人,並不想解決問題,只想解決被問題困擾的人。既然是這樣,這類的話語就別聽了。

重新定義「好女人」

我誠懇的建議是別再委屈自己了,遇到事情,就好好地就事論事吧!不需要因為性別、身分……等因素,就退讓、隱忍,讓他人貶損自己的價值,否定自己生存的意義。或許有人認為我是女醫師,屬於人生勝利組,哪有資格如此呼籲。其實,我同時是兩個孩子的媽,婚齡二十年,唸到博士,做過主管,生活會輕鬆、簡單嗎?在我這樣看似凶悍、能幹的外表下,我也曾經著過傳統教誨的道,婚後秉持著莫名的自我期許,想當賢妻良母、好媳婦,最後弄到心力交瘁。

當時即使我想求援,但丈夫比我還忙,而長輩也都在外地,愛莫能助。兩個孩子還小,只會需索,無法體諒。在最糟糕的時候,站在通勤的月台邊等火車的我,常想著要跳軌,因為我已經被壓榨到無法有轉圜的心力了。很慶幸,最後我並沒有衝動行事,而是鬧了一場家庭革命,畢竟「命都可以不要了,我還怕什麼?」

對於心理上已經死過一次的我,領悟到──別被自己困住了,尤其是別人加諸的觀念。當時我總是強撐著,把自己逼到極限,別人也總說熬過去就好了,哪知道,我差點熬不過去而直接掛點,同時也付出龐大的代價。至今,我還是創傷未癒,只要一出現與當年有點相似的狀況,就會讓我情緒瀕臨崩潰,開始高度戒備。所以,如果能一切從頭,我絕不再讓自己過勞。不要都想自己一肩扛起,寧可花錢找幫手,不然就別做了。如果是對方不肯妥協的事情,那麼就把事情放著,而不是對方執意怎麼做,我們就別無選擇,必須配合。或許,連婚姻都可以不要考慮。

自從我放棄成為傳統認可的好女人,我發現到愈不乖順聽話就愈舒爽,人生從黑白恢復為彩色,活著開始有了樂趣。不過,即使這樣,我似乎也沒造成別人的困擾,也就是說,我並沒有自以為的重要啊!而以前的那些堅持,大可稱為「自以為是」。這是多麼可笑卻又沉痛的領悟,我真的不希望有人如同我一樣,再多繞這麼一圈冤枉路。

然而,有不少的病患還是想扮演傳統的好女人。她們總是對別人好,總是犧牲、奉獻,不求回報。但是,她們其實還是私心期盼對方良心發現,除了讓自己博得美名外,也有美好的結局……只是,她們常常被我吐槽為「偽善的獨角戲」。因為,如果最後不如她們的預期,她們絕對會怨天尤人。而且,這其實有著很恐怖的後遺症──像我當年在長期的心力交瘁後,赫然發現自己的心竟然變硬了,我很難去悲憫他人的苦難。苦難讓人沒有餘裕優雅,這一句話,絕對不假。更甚者,還易心生惡毒,嫉妒別人的好運,挖苦或是語出嘲諷。人,還是要忠於自我,以免假裝好女人久了,內心變成了毒蘋果。

我的結論就是,別設下那麼多自我要求的條件了,能過好自己的生活就是「好女人」。請女性們放棄拯救他人的妄想,也放棄當悲劇英雄。通常要求女性那麼多的人,多半也只是出於自私而已。我們只要不拖累別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就很好了。很多女性對我說,但她們就是放不下親人,可是親人往往就是傷她們最重的那些人。我總是會提醒她們,親人只是有血緣,不代表投緣與否。如果與對方相處確實是折磨,那麼我們需要保持適當距離,拒絕對方金錢或情感的勒索。

感謝這近半百的人生崎嶇路,讓我能夠寫出這本書,更感謝願意拿起這本書的你,希望它能帶給你些許助益。傷痛的源起或許早已久遠而不可考,而當初決定的動機,也早已轉變,但痛苦是真實的。化解傷痛不是否認就好,或說「事情都過去了」,假裝不存在,而是要靜下心來,用智慧去分析、看透、超脫、療傷,靈魂才能再度完整。凡走過的路,有其學習的價值。流過的淚,會洗出深層的智慧。

【推薦序】女性的困境與解脫/王俸鋼(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009
【自序】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真的理解嗎?013

輯一,放下「好媳婦」、「好女兒」、「好太太」的迷思與包袱
丈夫的外遇對象是自己的姊姊?!024
孝道,是丈夫的責任,不是媳婦的義務036
新手媽媽如何從公婆手中,拿回育兒主導權?049
這是性侵,不是愛061
公婆斷送我兒子的未來073
女兒是母親的提款機084
乖乖聽從婆家的話,卻無法幸福?096
女人不斷犧牲,無法苦盡甘來,只會寵壞男人(上)109
女人不斷犧牲,無法苦盡甘來,只會寵壞男人(下)122

輯二,立下界線,把受傷的自己愛回來
聽話的女兒,卻深陷泥沼?136
面對兄嫂的「恩情」勒索,他應該說「不」145
小三的黃昏157
為逃離火坑,卻跳進另一個火坑──她被仙人跳了170
她拉著老闆跳樓……179
成為醫師娘,就一輩子無憂?191
人妻的祕密情人205

輯三,從原生家庭……自我覺察生命裡的黑洞與盲點
我殺了自己的女兒220
最親的人,卻傷她最深232
一輩子等待「父愛」的女人?242
表面上是虎媽,但其實童年曾受虐254
女兒重蹈自己的人生?266
直接開口溝通,別讓另一半「猜心」278
憂鬱症可能襲擊每一個女性289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