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正說司馬家--智勇兼備司馬昭(卷二)》
作者 張朝炬
出版社 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ISBN 9789863615385
分類 流行讀物 > 歷史小說
價格 HK$11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他是殲滅蜀漢的三國終結者,也是開創西晉王朝的傳奇霸主!

*《豆瓣讀書》、《知乎》、《中國書評網》、《Arts & Letters Daily》、《錢江晚報》年度最值得期待的十大歷史讀本!

以史實為本,反轉《三國演義》史觀,揭露從未提及的司馬家真實面貌,深度剖析不為人知的司馬昭之心。

三國風雲再起,下一代依然在爭鬥。更殘酷的戰場廝殺,更激烈的權謀智計,天下依舊未定,且看鹿死誰手。司馬昭出身豪門,繼承父兄遺志,立族前人開創的基業,他架空皇帝、弒君奪權,攻滅了蜀漢,以雄才野心成就西晉王朝,竭盡一生將司馬家族推向高峰。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本書將帶你真正認識司馬昭的雄心、野心、耐心、不臣之心、惻隱之心……全方位呈現複雜、立體、多面的司馬昭,他是一個權臣、一個叛臣、一個能臣,更是西晉王朝的奠基人。

本書從史實出發,以演義的筆法,講述司馬昭傳奇跌宕的一生,深度剖析司馬昭的為政為人之道:如何平衡與父親司馬懿的關係,如何協調處理司馬家族內部的矛盾,如何對抗曹魏家族並逐步取而代之。本書將帶你領略司馬昭與其父兄截然不同的處世為人智慧,教你如何抓住命運伸出的橄欖枝,成功當上人生贏家!


作者簡介:

張朝炬,北京師範大學金融博士,昆士蘭大學客座教授,著名作家、翻譯家,旅美華人。
美中關係協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會員,美國商業評論撰稿人,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訪問學者。

張朝炬出生於上海,祖居杭州,早年定居澳大利亞,遊歷多國,在海外著有大量文史類作品,致力在全世界發現歷史真相。

著有《正說司馬家》三部曲。


不意外的激烈反撲——兔子急了都咬人

鎮守河南郡衙的司馬昭忽然得到報告,說有曹爽的叔父曹寧與其子曹豁父子二人率家丁來攻,曹家平時也豢養有敢死隊,攻擊力驚人,司馬昭一聽,不禁面色微變,心底裡輕歎一聲, 同時在腦海裡緊張思索起來——想不到自己和父親、大哥千算萬算,居然將曹爽的叔父一家給算漏了!

畢竟曹家到了生死關頭,他們也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原來以為曹寧曾任尚書右僕射,後被封為關內侯,曹豁只是掛了一個「黃門監」的虛銜,卻沒料到在今天司馬府發動事變之際,他倆竟然憑空冒出,糾合了府中部曲前來此處反撲!

雖然司馬昭知道曹寧為人優柔寡斷,曹豁行事有勇乏謀,應該都不算是十分厲害的勁敵,但自己剛把所有部屬都派了出去,此時守在河南郡府門口的成倅、成濟手頭只有二百多名兄弟,而曹寧他們卻帶來了二千多個家丁,只怕是難以抵擋!

看到曹寧等人的攻擊越來越猛,似乎是想占領河南郡衙,河南郡衙目前是司馬懿整個行動的前敵匯合點,很多關聯人物將再次匯合,無論如何不能讓曹家人占領,正在這時,王羕從外面退了進來,他神色焦急地對司馬昭說:「二公子,您應當趕快轉移到安全之處,免遭意外!」

王恂聽罷,知道事情緊急,曹家衝鋒隊就快要打進來了,連忙向司馬昭說道:「子上,你一身關係重大,切切不可在此滯留險境!聽王君的話,咱們快從後門走罷!」司馬昭卻是面色凝定如淵,身形一動不動。「良夫,你自己先走!我要留下來……」

他話猶未了,大門外喊殺聲震天,「嗖、嗖、嗖」,一支支利箭像雨點似的飛了進來,斜斜插落在訓兵場的黃泥地上!王恂咬了咬牙,終於豁了出來,將他的袖角一拉。「子上!這樣罷,你快走!我留下來替你守在這兒!」

司馬昭看著這場景,知道危險,但他卻絕不能撤退,現在這河南郡府是何等重要,豈敢擅離?岐哥和董大人去城東營房調遣那八千衛畿軍過來了,太傅大人又將從宮中前來此處會合,我怎敢棄此而遁?倘若被曹寧、曹豁等占據了此府,再行嘯聚徒眾猝然發難,太傅大人和岐哥他們豈不危哉?

曹寧他們人多勢眾,司馬昭這裡二百多人越戰越艱難,有點抵擋不住的趨勢,司馬昭「唰」地拔出自己鞘中長劍,毫不遲疑地下達了命令。「王羕,你即刻趕回前門去,吩咐成倅、成濟兄弟於且戰且守之餘,迅速積薪焚炬,將衙門放火燒了!」

聽司馬昭如此吩咐,王羕一下子略知了他的心意。「火燒衙門是個拒敵兼報信的好主意。」王羕說道。司馬昭疾聲補充道:「衙門口燒起來後,讓它形成一道『火牆』,阻攔曹寧他們的進攻。」

司馬昭這也叫作「急中生智」,他的心中最為擔心的還是接下去即將趕過來的後續人馬,一定要給他們發出一個信號。王羕全然明白過來——司馬昭這一著棋實在是高啊!衙門被火一燒,則烈焰熊熊必然形成灼人至極的「火牆」,曹寧、曹豁等人在外面自是不易攻入。同時,更令人叫絕的是,這衙門的火光一旦衝上半空,遠近可見,必能引起隨後趕將過來的司馬懿、司馬岐等人的注意和警覺,他們自然就會早作提防而不致遭到意外之變。想透之後,王羕立時飛步而出。「好!在下馬上趕去前門照辦!」


身先士卒的重要性——主將親自上陣,事情才有轉機

王恂見王羕去了,又要趕緊勸說司馬昭撤退,他受姊姊的委託,一心要保護這個姊夫的安全,他見司馬昭躍躍欲試地似乎要親自上陣拚殺,就一把又拉住了他,急切道 :「子上!快!快!你從後門走罷!我替你去前方督戰!」司馬昭右臂一掙,用力甩脫了他的手,雙眉豎立如劍,目光灼灼逼人,向他凜然而道:「王良夫!你有幾個腦袋,竟敢不遵本座的命令?你忘了本座剛才講了是為什麼把你留在身邊的嗎?你馬上從後門出去趕往城東營房通知岐哥速速來援!我身為此軍之主,必須疾赴前門親自督戰!這個職責,你是擔負不了的!」

王恂聽司馬昭這麼說,也算是軍令如山了,既然他是主帥,自己也不能違抗命令,頓時像石頭人般怔了片刻,瞧得司馬昭主意已定,淚花不由得在眼圈裡打起轉來。「子上!姊姊當年果然沒有看錯你——你真有大將之才!好!你自己要多保重!」說罷,扯過一套鎧甲披在身上,在廳前十名死士的圍護下飛快地往後院去了。

司馬昭知道他若能親自上陣,必定將極大地鼓舞士氣,所以毫不耽擱,率著另外十名死士舉刀殺了上去,奔過那空曠的訓兵場,遠遠地看到那衙門處火光熊熊沖天而起!衝到近前,只見司馬府的死士們一個個殺紅了眼,正隔著火堆和曹寧他們的家丁戈來矛去,打得「乒乒乓乓」不可開交!那司馬府侍衛隊長成濟已是殺得性起,脫了身上重重的鎧甲,光著油汗津津的膀子,把一杆長槊舞得呼呼風響,不顧自己腰脅間都掛了彩,拚死奮戰。

本來司馬昭這邊的死士因為以少敵眾,漸漸有所不支,現在看到司馬昭親自來了,大家的鬥志就不一樣了,站在他身邊的成倅一瞥眼間看到了司馬昭,高興得失聲叫道:「弟兄們!好好殺敵啊!二公子親自來為咱們壓陣了!」

就算在一般的工作場合,老闆親自到場,員工的積極度都不一樣,更何況在戰鬥的情況下,帶頭的一來,所有人都更加拚命。司馬昭舉劍在手,挺身上前,振臂而呼:「弟兄們,殺退這幫逆賊!太傅大人和司馬岐大人的援兵馬上就到了!」

在司馬昭勇氣的感召下,敵我雙方的氣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其是司馬昭這一方的,那些司馬府死士們聽著司馬昭響亮的聲音,看著司馬昭矯健的身影,一個個全身上下立時平添了百倍的勇氣,就如乳虎出籠一般,奮戰不休,竟將曹氏家丁的猛烈攻勢壓了回去!

司馬昭的想法是,既然父親把鎮守河南郡衙的任務交給了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堅守住這塊陣地,絕不能讓曹家的人馬殺進來,搞砸了父親精心安排的大事,所以他也不多說什麼,只是身先士卒,帶領死士們奮力拚殺,加上大門口烈火熊熊,曹家士兵們一時也攻不進去。曹豁見了,便將曹寧拉過一旁,低低商議道:「阿爹,這司馬昭太狡猾,竟然放火把衙門也燒了——看來從這裡是一時闖不進去了,依孩兒看不如找幾個會騰挪攀爬之技的兄弟從旁邊的圍牆上爬進去狙擊他們……」曹寧一聽,急得眉毛鬍子皺成了一團。「忠兒,咱們在這衙門口處的人手本來就不夠,哪裡還能分兵翻牆進去偷襲?再等一等,這門口的火熄了後咱們便可一鼓作氣殺將進去……」

曹豁看到司馬昭一來,對方的防守力量又增強了不少,心裡非常著急,就怕事情拖得久了會起變化。「咱們哪裡還能等到火熄後再衝進門去?這樣罷,您瞧司馬昭在門裡邊那猖狂的樣子——孩兒去找幾個弓箭手,專門瞄準了他猛射,把他射死了解氣!」

老爹想問題比較全面,就算一箭射殺了司馬昭,對整件事情的幫助並不大,唯一的希望是能活捉他,或許還有些可能與司馬懿討價還價。「忠兒啊,莫要衝動!」曹寧慌忙將他扯住。「為父也想一箭斃了這小子,但現在咱們只有等待時機衝進去把他活捉了才是上策!只有活捉了他,咱們才能拿他當人質去要脅司馬懿這個老匹夫!」

曹豁所擔心的問題是時間,時間拖不起啊,戰局瞬息萬變,現在最需要的是速戰速決。「阿爹!您這瞻前顧後的,怎麼才能抓住機會打敗他們啊?」曹豁焦急得兩眼都冒出火來!

曹寧其實心裡也很焦躁,雖然心裡希望把司馬昭活捉了,但如果真的捉不到,射死他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他瞧著西邊的方向,兀自喃喃地說著:「為……為什麼丁謐大人和畢軌大人還沒有帶兵趕到?再拖下去,一切可就來不及啦!」


實力決定一切——虛張聲勢都是暫時的

戰局的發展果然對曹家不利,在雙方膠著不下時,大家都期盼自己這邊能夠早點來援軍,忽然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從曹寧身後傳了過來。「曹寧,丁謐和畢軌他們是趕不來的啦!你還是乖乖投降罷!」

曹寧最害怕的就是司馬懿那邊的援軍先到,誰的援軍先到,誰就基本上贏了,因為另一方的援軍只怕是來不了啦。所以他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如遭電擊般渾身一顫,和曹豁緩緩回過頭去——只見鬚髯如銀、氣宇沉雄、不怒自威的本朝太傅司馬懿全身披掛,鎧甲鮮明,率領著一隊隊禁軍騎士正在後面駐馬而立!

看到司馬懿帶著大隊援軍趕到,司馬昭和在衙門口裡拚死抵抗的死士們一片歡呼,王羕、成倅、成濟等人立刻精神百倍,一個個倍受鼓舞,揮刀舞劍之下竟欲跨火追殺而出!而曹府的家丁們則是一個個失魂落魄,逃的逃,躲的躲,散的散,末了只剩下十幾個還陪著曹寧、曹豁父子二人木然呆在原地。

司馬懿所率領的軍隊包圍了曹寧的人馬,曹寧父子大為洩氣,看著司馬懿,等他發話。只見司馬懿銀眉一揚,兩道目光凌厲如刀劈向了曹寧。「太后有旨——將曹爽等逆賊之三族親屬一律禁錮收監,等候發落。曹寧大人,你們還是遵旨受擒罷!」

曹寧聽司馬懿這麼說,知道大勢已去,但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到了這一步,無論怎樣都是不甘心的,他厲聲怒罵道:「誰敢禁錮收監老夫?老夫乃是大行明皇帝之叔父、當今陛下之叔祖、宗室之至親前輩,她郭瑤(指郭太后)見了老夫也不敢放肆!你司馬仲達,不過是我曹家之鷹犬耳!豈敢妄行處分?」

雖說曹寧極為不服,但畢竟司馬懿有太后的懿旨在手,眾多禁衛軍圍立兩側,司馬懿一聲令下,眾軍兵立即將曹寧父子等人全部抓捕歸案。

司馬懿一聲不響,從腰間拔出了一柄寶光耀眼的腰刀,在陽光下一晃,刀上的七顆寶石閃出絢爛的色彩:「曹寧,你認識這把刀嗎?」司馬懿沉聲問道。

曹寧楞了一下,看著司馬懿,不忿道:「司馬老賊,誰知你是從哪裡竊取來的皇室寶物。」司馬懿一聽大怒,厲色道:「此刀乃是太祖武皇帝當年親手欽賜於本座的,你怎可誣稱『竊取』二字?太祖武皇帝就是讓本座專門用它來懲治你們這些不法之臣的!」

曹寧、曹豁父子畢竟覺得自己怎麼說都是曹家宗親,無論如何不敢相信司馬懿會懲治到他們頭上,兩人的眼睛都瞪得幾乎掉下了地來。「你敢?」司馬懿卻深沉地一笑,將那「九曜刀」一翻,那鏡鑒一般明亮的刀身上清晰地映現出了他那一副莊正肅穆的面容。「爾等可知這寶刀的刀鋒為何竟會如此亮利?——只因為老夫幾乎每日閒暇之時都會親手在石板上將它磨礪一番!算起來,這柄寶刀老夫已經暗暗磨礪了整整四十個年頭了。所以,它一旦出鞘,鋒芒所及,必是勢如破竹、無人能敵!」

曹寧父子平時在京城中為所欲為,無人敢於阻攔,一向驕橫慣了,哪裡受得了司馬懿的奚落?但看司馬懿目前威風凜凜的樣子,心裡又有些害怕。聽到司馬懿這殺機畢露的一番話,曹寧瞧了瞧他身後待命欲發的大隊騎士,又看了看衙門裡正虎視眈眈的司馬昭等人,一顆心猶如墜進了無底冰窟,凍得他的聲音都禁不住劇烈顫抖起來,透著一股無窮的絕望。「司馬仲達!十三年前,我曹寧就看透了你一家子的勃勃野心。那正是青龍三年……你們父子三人當時就奪走了我們曹家關中二千六百里河山,如今又想來奪走我們曹家的整個天下 !」


軍權永遠不能交出去——失去軍權就失去一切

在高平陵,曹爽隨身帶來的大批御林軍看見曹爽已經交出了大印,不再是大將軍了,所以大家只得四散回城,聽命於司馬懿的號令。曹爽手下只有數騎官僚跟隨回到了京城,到了城門浮橋時,司馬懿傳令,讓曹爽兄弟三人,且回私宅;其他跟隨者全部關進監獄,聽候敕旨。曹爽等人入城時,並無一人侍從。

曹爽兄弟三人回家之後,司馬懿命人用大鎖鍊將曹府的大門鎖住,令便衣八百人圍守其宅,曹爽等人不許出入,搞得他們心中十分憂悶。曹羲對曹爽說:「我們能否試探一下司馬懿的態度?現在家裡缺乏糧食,你寫一封書信給司馬懿,問他借糧,如果他肯借,那就沒事,不肯借,那可能就麻煩了。」曹爽覺得此計很妙,就寫信給司馬懿借糧。司馬懿覽畢,遂遣人送糧一百斛,運至曹爽府內。

曹爽收到糧食後大喜說:「司馬公本無害我之心也!」遂不以為憂。原來司馬懿處心積慮要滅了曹家,他先將黃門張當捉下獄中問罪。一個人一旦被關進監獄,尤其是古時候的那種監獄,各種酷刑都可以應用出來的,想讓你承認什麼,你也只得承認,屈打成招是家常便飯。於是張當很快就承認了與曹府中的鄧晏、李勝、畢軌,丁謐等五人一起密謀叛亂。懿取了張當的供詞,又去把何晏等四個人從監獄裡提審出來,只需修理幾次,所有人都承認在曹爽兄弟三人的指使下,本來打算幾個月後就將造反。

司馬懿以這些供詞為由,以謀反罪將曹爽等全家老小,包括父母、兄弟、妻子等三族諸人全部抓起來,押赴刑場殺頭,滅了滿門。

自從曹爽家族被滅了滿門之後,整個大魏國的權力就移交到了司馬家族的手中,朝中有無數司馬家族的支持者,此時也就開始聯合為司馬懿進一步上位造勢,因為大家都看清楚這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誰站對了隊伍,誰就能獲取最大的利益。王肅卻對現實局勢更敏感一些,加上他是整個推戴活動的核心組織者和「幕後推手」,考慮問題也更成熟一些。

在推舉司馬懿就任魏國丞相,加九錫,集所有權力於一身的密室會議上,他必須把近來一個突發性的狀況挑明給大家共同研判。「諸君應該知道了——前日幽州刺史毌丘儉發來八百里快騎緊急訊報,聲稱遼東『土霸王』公孫淵已經公然僭號為燕,叛上自立了!他請求朝廷迅速集結大軍進行征伐!那麼,請諸君再審慎考慮一下,在這個時候,我等再聯名推戴司馬大將軍晉位丞相、加禮九錫合適嗎?」


第一章 政治世家

第二章 初露鋒芒

第三章 密室之議

第四章 先聲奪人

第五章 大儒門下

第六章 福澤子孫

第七章 軍權至上

第八章 最後一搏

第九章 大功告成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8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