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墨水戰爭(2)--禁書陷阱》
作者 瑞秋.肯恩
出版社 木馬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863595250
分類 流行讀物 > 奇幻驚險小說
價格 HK$13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知識就是力量
——是光明的力量,也是黑暗的力量

★ 亞瑪遜+好讀網站5星好評
★ 青少年奇幻新里程碑
★ 華氏451度+偷書賊

我看過很多「主題講書的書」,但沒有一本比得過《墨水戰爭》!
——Goodread讀者Lola

傑斯.布萊威爾,前黑市走私販,現任圖書館員,剛獲得代表身分的銅手環,獲准服務於世上權力最大的組織: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

然而,這份殊榮卻沒給他帶來任何興奮——在艱辛的訓練過程中,傑斯看清了圖書館的真面目——他揭露了圖書館的醜惡祕密,導致一個朋友遭到囚禁、一個朋友被大圖書館殘忍滅口。他的信仰因此被完全擊碎:圖書館是知識的燈塔;是藝術、歷史的守護者;是偉大且永恆的善的力量。但這令人絕望的現況卻因一本禁書瞬間翻轉——從昔日走私伙伴手中,傑斯意外得到某本法典,確認了埋藏心中許久的懷疑:他的朋友沒死,而是被囚禁在某個暗無天日的黑牢。

這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但也可能是偽裝成好消息的致命陷阱。

命運女神真的對他露出了微笑嗎?這本禁書會不會是故意交到他手中,引他自投羅網?就算真能找到監獄,他該怎麼把人救出來?——假使需要幫手,在這受圖書館獨裁統治的世界,他還剩下誰能相信?

一直以來,他們都相信光明能戰勝黑暗,
但是,如果他們必須對抗的就是光明本身呢?


作者簡介:

瑞秋‧肯恩(Rachel Caine),一九六二年生於德州,14歲開始動筆寫小說,最早以恐怖與奇幻小說起家,也涉獵超自然羅曼史與懸疑小說領域,2003年起改換筆名,開始創作科幻與青少年小說。累積50餘本作品並翻譯成23國語言後,她仍持續創作不懈,悠遊在奇幻故事的世界中。
作者官網:http://www.rachelcaine.com/


譯者簡介:

翁雅如,東海大學中外文學士、英國雪菲爾大學翻譯碩士,曾旅居澳洲。專職書籍、電影字幕、舞台劇字幕翻譯,譯有《我是馬拉拉》(合譯)、《火星任務》、《告訴我,你是怎麼死的》、《別註銷我們財報上的乳牛》、《格殺指令》、《紅皇后》、《紅皇后(II)玻璃劍》等書。


《墨水戰爭2》讓我流下眼淚、讓我捏緊拳頭,並因為驚訝而闔不起嘴。這本書從開頭到結尾都驚人無比。
——咖啡因書評網

《瞞天過海》+《飢餓遊戲》……混搭得恰到好處。
——Kings River生活雜誌

對喜愛奇幻小說的讀者而言,肯恩這本刺激又快節奏的冒險故事滿載著他們想看的革命情感。
——《圖書館週刊》

太了不起了……我之所以喜歡這個系列,不是因為裡面的小情小愛,而是動人的友誼,對地理背景的精闢描寫,還有世界觀,以及它的概念。
——Trashy Books書評

黑暗、令人目不轉睛、心臟快要跳出來的敘事筆法,故事裡的角色深深吸引著我——必讀經典!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Tamora Pierce

肯恩以優雅、細緻的文筆描繪出傑斯的世界,而動作冒險取向的故事節奏更讓讀者不只想快點翻到下一頁,更想快點看到下一本。
——《出版人週刊》


【內奸】

「你們有三十分鐘可以完成任務,」百夫長說:「這裡是你們的唯一出口,所以記好位置、眼觀四方。祝好運。」

他看起來還算是好人,傑斯心想。不僅如此,感覺還很有能力。他身邊有位更安靜、更不起眼的同事,就站在陰影處。基本人員吧,傑斯想,好奇著假使情況不妙,他們有什麼資源可處理。應該不多吧,他想。

而這又是令人讀不透的整面拼圖中不對的一片。

他沒有空去拼湊拼圖,因為整個小隊已經開始朝著危險移動。

「好,這件事夠簡單了。」門在他們身後關上時,葛蓮對他們說:「我要你們最完美的表現。自己小心,不要假定任何人事物是安全的,明白了嗎?」

傑斯本來就沒在管這世界表面看起來如何,永遠都預設為危險狀態,因為……嗯,因為本來就是這樣的。他很清楚這點,從他年紀大到可以在胸口綁上一本走私書籍、跑遍整個倫敦起就很清楚了。她為什麼還要提醒大家這種事?他們都不是粗心大意的人啊。指導人員會扣分的向來是小地方——隊形、速度——而非警覺程度。她一定跟他一樣緊張。

如果我的妄想變得太嚴重,就沒辦法好好做事了,傑斯心想。這點小幽默在口中的滋味有點苦澀又陌生,像是金屬。他用力嚥下口水,跟著葛蓮踏上貧瘠又曲折的街道。

模擬街道訓練場完全與他想像中不同。這裡不是亞歷山大真正的街道——真正的街道寬廣、乾淨,而且規劃得很美;這裡的建築物在傑斯眼中看起來更像英格蘭:歷盡滄桑又擁擠的建築,光線陰暗,到處充滿碎石;商店櫥窗被陰影籠罩。傑斯瞥見黑暗深處,淨是雜亂低廉的景象。有隻骨瘦如柴的狗,毛皮底下的肋骨清晰可見,像電動機械般站在窄巷的陰影裡。傑斯突然替這可憐的動物感到有點難過。牠本來就在這裡嗎?如果這不是什麼認真的測試,他一定會停下來丟點吃的給牠。但這念頭才剛出現在腦海,小狗就縮身轉頭,靜靜地跑回黑暗中。

他沒見到任何演員在這裡做角色扮演。他根本誰也沒看到。

葛蓮邊走邊逐步檢查商店和出入口,傑斯和右手邊的年輕女孩海茷則看著聳立在街道旁的黑暗窗口。沒有分配工作的必要,小隊上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眾人動作流暢且安靜地走過街道,到了末端,傑斯看見一個身影獨自站在轉角。男子身著沙色的圖書館學者長袍,長袍底下露出黑色衣物,及肩的髮絲黑灰混雜。在他們接近到看清楚五官前,傑斯已經知道等著他們的人是誰。

學者克里斯多弗.沃夫。

傑斯感覺到身旁消化著這個全新資訊的葛蓮身子一僵,才意識到:沒有人提醒她這趟任務會有學者隨行,更不用說告訴她這人會是沃夫。這個男人本該躲藏在某處才對。畢竟,圖書館最高層真心希望學者沃夫消失或沒命。沃夫這樣公然現身——還是在一場訓練活動……這又是另一件極度不對勁的事。

傑斯記得為什麼本來三十人的班上會死三個人:因為圖書館非常迫切地希望克里斯多弗.沃夫閉嘴。這可不是什麼愉快的回憶,也許連沃夫自己都沒得選。今天在閱兵場上完全沒見到他的伴侶桑堤隊長,他去哪兒了?若威脅桑堤的人身安全,肯定能讓沃夫做出一些事。之前就是這種情況。

如果沃夫真的受到脅迫,那麼他也沒有表現出來。他一如往常,除了面對這世界那苦澀的毅力外,什麼都沒流露出來。從他一臉嫌惡地望向眾人時,那股力量便展露無遺,即便是看見傑斯和葛蓮也一樣。

「你們的速度跟在逛大街一樣,」沃夫對葛蓮說,葛蓮朝他點點頭,彷彿這只是一場普通的會面。「我還以為你們是護衛隊士兵。他們是要訓練你們扶老太太過大馬路是不是?」

「安全起見,長官,」她說道:「您也很清楚的。」

「是這樣嗎?」他的臉孔,傑斯心想,看起來比之前更面無表情、神情嚴肅;他的眼底下甚至出現了以前沒有的黑眼圈。「好吧,那麼請想辦法保我一命,一起完成你們的任務吧,死屍小隊。」

傑斯向右望,看見海茷聽見這話時身子一縮。關於沃夫的這種殘酷的幽默感,她還不熟悉。新兵通常會被老兵喊做死屍小隊——但從來不會當著他們面。沃夫像甩鞭一樣直接了當地說出口,一定是要提醒他們保持警戒。

「您不會有危險的,學者,跟在我身後,走布萊威爾和蘇凡朵特中間。」就算沃夫的挖苦讓葛蓮煩躁,她也沒有表現出來。跟剛來這裡時相比,她真的學到很多,傑斯想——甚至,她眼中還閃過一抹幽默。不過等她回頭掃視街道,這抹幽默就馬上消失了。沃夫擠進傑斯和海茷中間,傑斯迅速瞥他一眼,確認學者不只完全沒有隨身武裝,絲綢長袍底下也沒有盔甲。就算是減半力道的子彈,直接打中還是會馬上倒地,且有重傷的可能。為什麼他們沒給他準備跟小隊一樣的裝備?

不對勁,他又開始想。但他也不能把問題丟給沃夫,他想問的問題都不能問,打個比方:誰要你來做這件事?你當下有得選嗎?因為對方身為學者,傑斯沒有資格要人回答這種資訊。他有任務在身,只需要完美執行就好。這回沒有任何出錯的空間。

葛蓮帶著他們走過街道,速度穩定、冷靜,一面檢查出入口和商店;傑斯和海茷看著樓上和屋頂。截至目前為止,除了那條骨瘦如柴、飢腸轆轆的狗以外,這地方好像完全沒有人跡。除去被風和沙吹得在鵝卵石上頭拍打的布料,沒有任何會動的物體。這地方散發死亡與棄置的味道。

沃夫開口說話時嚇了傑斯一跳。「屋子在右手邊第三間,在那裡就能找到寶藏。我想,這件事越快完成應該越好。」傑斯差點控制不住衝動,想轉頭去看沃夫指的是哪裡,但他的視線得維持在高處,只能讓其他人去看。「你們要去徵收,恐怕會遇到一些抵抗。」他的語氣乾澀,幾乎一離開嘴就會在空氣中蒸發。當然會遭到抵抗啊,原版書可是嚴重違法的物品,人人想要,也會被拿來交易、販賣和走私,無論如何,基本上絕不會有人聳聳肩就放棄。

這是護衛隊的職責中傑斯最不喜歡的一項:把書從愛書人手中拿走——當然,除非是變態的噬墨者。那些人最喜歡吃罕見的原版書,藉此占有書本,並因此感到狂喜。如果是那種狀況,傑斯很樂意把他們銬上、拖進圖書館的監牢。整體來說,圖書館讓傑斯最不舒服的行為就是徵收充公,還有它們會做到什麼程度,用以保護所有知識、確保所有學習都來自圖書館的大門。那種行為看在他眼裡不是什麼信仰的象徵,也不是單純之舉。

沃夫沉默不語,傑斯心想,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告訴他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這段時間以來,圖書館對他的信任如此之低,他知道的資訊說不定跟他們差不了多少。看見沃夫也不過是血肉之軀,令人不禁不太自在地感覺到,他們自身的安全有多脆弱。

眾人繼續走在街道上。葛蓮可能沒注意,但她的腳步加快了。沒人跟她說他們還得保護沃夫——傑斯可以從她變得更緊繃的肩膀看出來。她跟傑斯一樣不喜歡街道這麼安靜無聲。

——攻擊發生時速度極快,而且來自上方。傑斯幾乎沒注意到。攻擊方刻意讓自己與早晨的刺眼陽光方向一致,傑斯只注意到那麼點洩漏蹤跡的微小閃動,看起來很可能只是鳥,但他打從心底知道一定不是,傑斯大聲喊出「左側注意!」,同時間聽見海茷也大喊「右側注意!」這個瞬間,第一波子彈已朝他們射來。兩人開始往屋頂的陰影開槍,子彈鏗鏘的聲響蓋過了其他人的喊叫。

有人抓住傑斯的制服大衣後方,把他用力一扯,害他踉蹌三步。他的攻擊方向嚴重失準,但這動作救了他一命。從這個新角度看去,傑斯看見一只玻璃瓶正朝他們滾過來,裡頭的綠色液體閃閃發亮。

眾人立刻四散逃竄,玻璃瓶在街道上應聲破裂,葛蓮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沃夫,一邊把他推向門邊一邊向上開槍。傑斯感到自己汗涔涔的後頸掃過一種奇怪的吸氣感。那本來裝在瓶裡、被稱為希臘火藥的黏稠物質已「轟」一聲點燃。高溫朝他撲來。在那瞬間,他恐懼地以為自己已被捲入火舌中,等他回頭,只見眼前出現一座巨大的燃燒火柱往天空竄。

這不是測驗,那東西的威力可沒被減半。一瞬間,百萬個疑問湧入傑斯腦海。但這一切在當下都沒有幫助。桑堤肯定不知情,也沒有答應過這種事。如果沃夫有機會拒絕,他一定也不會答應。

這都不重要了。屋頂上的敵軍除了希臘火藥的嚇人戰術,還有他們自己的武器。看來他們的人全都閃過了那次攻擊,現在傑斯的小隊在門邊窄小的遮蔽物下找掩護,那些子彈——一樣也不是威力減半的火藥——在四周的磚頭上打出洞來。葛蓮打破一大面骯髒的櫥窗,叫掩護沃夫的海茷進去檢查,此時沃夫正縮著身子,讓自己占的面積小一些。他一如往常全神貫注,緊繃戒備,一副做足準備的模樣。

可他沒有武器,而且全身暴露在危險中。

傑斯想要壓下顫抖。雖然他知道自己本來就該害怕,但他身體的顫動卻是來自腎上腺素和那股想跟敵人對戰的衝動。他很憤怒——傑斯意識到這件事,痛恨自己再次被丟進這種超出自己控制範圍的情況;他的生死被置之不顧,他氣的是葛蓮、沃夫和這些他努力不去在意的同伴會再次付出代價。

他見到屋頂出現一個目標,便瞄準、扣下扳機,目睹子彈擊中目標。有人倒下了,在刺眼的光芒中,那只是個不清楚的人影。很好。他再次瞄準、扣下扳機——這次沒打中,但擊中了下一個出現的身影。

他很快地瞄了葛蓮和沃夫一眼,確認他們還很安全。葛蓮的狀態完美,神情冷靜,瞄準目標的雙眼明亮清澈,每發子彈都沒有白費。希臘火藥的綠光映照在她的肌膚,讓她看起來活像是按她模樣打造的電動機械……只有臉上微微一抹滿意笑容不像而已。

看來葛蓮找到了最適合她的位置。

傑斯一開始沒理會塔瑞克在自己的崗位上做什麼,只是想他的同伴大概在找更好的射擊點。但對方竟從他身後開槍——這讓傑斯還是直覺地望向塔瑞克,而過了一會兒他才意識到,塔瑞克並沒有在瞄準上方的攻擊者。傑斯的這位隊友正直直盯著葛蓮和沃夫,尋找掩護的腳步也只是為了不被葛蓮看見,好讓他直接攻擊沃夫未受保護的身軀。

傑斯簡直不敢置信。他雖理解,卻是在過了一秒、塔瑞克舉起武器時才真的相信這個事實。身上沒有盔甲的沃夫沒有任何保護。若是跟上次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沃夫身上,他可不會有傑斯那種好運——而且這也不是電擊武器訓練。減半力量的子彈還是能使目標重傷或致命……前提是塔瑞克真的是用減半力量的武力。不知怎麼,傑斯心裡馬上知道塔瑞克的子彈沒有減半。

塔瑞克接令殺掉沃夫。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8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