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醫醫--告別中醫西化》
作者 李致重
出版社 大展出版社有限公司
ISBN 9789863461609
分類 醫藥衛生 > 中醫學 > 其他
價格 HK$83.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在東西方歷史、文化、科學、哲學的比較中,揭示了中西醫在理論科學層面上。是並存並重、共同繁榮的關系;在臨床技術層面,是相互配合、優勢互補的關系,這是創建特色獨具的、兩種主流醫學並存的中國醫療體制新格局的理論核心,也是中國文化發展戰略的重要科學依據之一。《醫醫-告別中醫西化》的研究表明,中國行將出現一場文化新啟蒙,這就是關於復興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和文化精神的啟蒙。


作者簡介:

李致重(曾用筆名韋黎、丘石、黎志鐘、柳秉理),1944年生,大陸首屆中醫研究生畢業(醫學碩士),主任醫師、教授。

長期從事中醫臨床、研究、教學、編輯、學術管理,熱衷中醫基礎理論與中醫軟科學、科學學研究。擅長中醫內、婦、兒科臨床治療。通達中醫經典及理論與臨床教學。

2000年以來在香港、臺灣三所大學執教中醫10年。講授過傷寒論、金匱要略、溫病學、黃帝內經、中醫內科學、中國醫學史、中西醫學比較、中醫哲學導論八門主要課程。其中,中西醫學比較和中醫哲學導論,是大陸以及港、台中醫教育史上的首開與獨創課程。

經常出席國內外中醫學術交流。為大陸及港、台中醫開辦了多專題、多系列的學術講座。歷任《中國醫藥學報》常務副主編,中華中醫藥學會學術部、期刊編輯部、軟科學研究學組主任。兼任中國科學技術講學團教授,中國傳統醫學研究會副理事長,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期刊編輯學會理事,全國中醫編輯學會副秘書長,中醫古籍名著編譯叢書編輯工作委員會委員,北京崔月犁傳統醫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等。

先後發表學術論文170餘篇。出版《中醫沉思錄》、《中醫復興論》、《中醫形上識》、《問鼎中醫》等學術專著8部。


1840 年的鴉片戰爭以來,隨著西學東漸,中國面臨著史無前例的民族危機,也面臨著艱難的文化整合與重構。而今,一個半世紀過去了,經驗固然很多,但是教訓也確實不少。尤其在文化整合與重構上,就有許多值得我們反思與研究的問題。比如:慌亂中盲目、被動的文化抉擇,近代民族文化自卑症,對傳統文化的自虐、自殘與滅祖衝動,實用主義驅使下的近代文化、科學的西化等。這一切,不僅動搖了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根基,而且加劇了中國近代文化精神的潰敗。而文化精神潰敗,傳統根基不固,文化的整合與重構,便失去了起碼的基礎。直到今天,這些問題仍然橫在我們面前,需要認真思考,努力研究。

中醫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傳統文化根基的動搖與文化精神的潰敗,也使中醫長期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廢除中醫,是近百年來中醫遇到的最大危機。1912 年北洋政府教育部「漏列中醫」事件背後,真正的用意是要「廢去中醫,不用中藥」。1929 年余云岫等人「廢止中醫案」的用意,是要首先廢去以《黃帝內經》為代表的中醫基礎科學體系。之後,改造或西化中醫,則是半個多世紀裏中醫遇到的又一重大危機。20 世紀 50 年代初的改造,是用西醫的基礎醫學與臨床醫學知識,重新教育執業中醫,以取代或淡化其頭腦中原有的中醫理論與臨床基礎知識。

20 世紀 50 年代末開展的中西醫結合運動,是在中西醫結合的名義之下,將中醫逼入西化的陷阱。經過改造或西化之後,中醫基礎科學體系及其指導下的辨證論治的臨床技術體系,逐漸被西醫的觀念和方法肢解、扭曲、取代。中醫便逐漸蛻變為丟掉靈魂、失去生命的軀殼—重新倒退回《黃帝內經》之前經驗療法的窠臼。這就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改造中醫、西化中醫的實質與結果。所以,廢除、改造、西化,其實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所推行的「滅漢興洋」模式在中國當代的重演。

事實已經表明,日本漢方醫學的昨天,就是中國中醫的今天。我們這一代人,直接見證了這一中國式的「滅漢興洋」的全過程。

筆者從 20 世紀 80 年代起,開始思考與研究中醫西化的問題,在此期間的思考與研究,大體可以用「兩次聚焦」來概括。所謂聚焦,就是鎖定思考、研究的方向和目標。

第一次聚焦大體在 1982—1995 年間。著重從中醫與西醫各自的基礎理論科學體系這一層面上,做比較研究。1995 年,以《論中醫學的定義》和《中西醫結合定義的研究》兩篇論文為代表,對於中西醫的研究對象、研究方法、概念(範疇)體系的本質屬性與特點,事實上已經界定清楚了。

第二次聚焦,大體從 1996 年開始。那時思考與研究的重點,主要集中在東西方科學史和哲學史的學習與比較上。以期透過文化整體層次的學習與比較,從歷史、文化的背景上,從方法論、認識論的源頭上,進一步把握中西醫產生的必然性及其本質。

當學習與比較逐漸上溯到東西方哲學的源頭時,令人興奮地發現,長期困擾我們的中西醫相互關係的問題,卻原來是科學和哲學源頭上的一些公理化、常識性的問題—既不需要證明,也不容你懷疑。2009 年發表的《中醫學的科學定位—科學、哲學、人、中醫、名實》一文,應該是第二次聚焦的總結。

從本書第四章所提到的有關中西醫相互關係的十條公理化原則來看,廢除、改造、西化中醫,違背了人類科學、哲學的公理與常識。用西醫的觀念和方法來驗證、解釋、改造中醫的做法,是不可能、行不通、不可取的。過去有人說,不應該執著於「中醫西化不歸路」。

今天我們應該說,過去半個多世紀裏,我們將無法估計的人力、財力和物力,灑在了「不可能被西化的中醫西化不歸路」上。所以在不可能、行不通、不可取的結論面前,中西醫結合名義下的形形色色西化中醫的做法,應當徹底休矣;儘快告別中醫西化,將中醫從根救起,是我們當今唯一正確的選擇。所以,中醫復興的時候,才是成功體現中國「中西醫並重」,「發展現代醫藥和我國傳統醫藥」決策的時候;才是全面啟動我國醫療衛生事業中西醫兩種主流醫學新格局的時候;也才是努力實現兩種主流醫學臨床配合,優勢互補,惠及民眾,譽滿全球的時候。

本書的第一、二兩章,主要從中國近代文化變遷的歷史背景,討論了傳統文化的自虐與中醫的自殘,討論了模仿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滅漢興洋」的思維模式,在中國廢止、改造、西化中醫的過程。

第三至五章,首先討論了文化精神潰敗下中西醫結合運動的混亂、盲目及其教訓;之後討論了告別中醫西化的若干公理化原則;最後討論了以中西醫兩種主流醫學為基礎的,中國特色的醫療衛生體制的新格局。

第六、七兩章,則從兩種主流醫學的新格局出發,討論了中西醫臨床有機配合、優勢互補的含義、原則、構想、實踐體會等。

最後在第八章裏,談了一些當代中醫的自醫,將中醫從根救起的思路與願望。其後的附錄裏,選了幾篇相關的中醫科學學、軟科學研究的論文、資料,以便於讀者前後對照參閱。

謹以此書獻給我的父親李俊文、恩師柴浩然;獻給中華中醫藥學會第一、二、三屆理事會的理事們!在本書行將出版之際,謹向始終不渝地關心、幫助、鼓勵、愛護我的長輩、老師、朋友們,表示誠摯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感謝我的家人,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理解、支持和默默奉獻。感謝北京和香港的青年中醫們,感謝為本書的出版提供幫助的于紅、李宇銘、李凱平、李笑宇、王明浩、劉微英、徐麗麗、林振邦、鄭浩迪、陳海勇、蔡杰天等。

李致重

第一章 傳統文化自虐和自殘中醫的背景
一、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
二、民族文化自卑症
三、五四新文化運動
四、國學名流貶中醫

第二章 從「滅漢興洋」到中醫西化
一、困擾中醫百年的非典型性文化專制
二、漏列、廢止、改造、結合及其實質
三、幾點補充說明

第三章 文化精神潰敗與中西醫結合
一、文化精神與文化精神潰敗
二、沒有起跑線的中西醫結合
三、一個命題十種口號
四、十種口號有悖常理

第四章 依據中醫原理告別中醫西化
一、中西醫比較的核心、目標與要素
二、兩次聚焦與公理化原則
三、中醫學原理的十條公理化原則
四、徹底告別中醫西化

第五章 從中西醫並重到中西醫配合
一、中西醫並重的公理性及其核心
二、中西醫並重的邏輯證明
三、終止結合才能走向中西醫配合

第六章 配合的含義、原則與學術現狀
一、中西醫配合的含義與原則
二、正視三連環的學術現狀

第七章 有機配合的實踐、構想與體會
一、中西醫配合的實踐與體會
二、中西醫配合的初步構想
三、患者等待有機配合

第八章 將中醫從根救起

附錄一 中醫學的科學定位
一、「科學」的來歷與含義及其一般性分類
二、「哲學」的來歷、含義需要釐清
三、醫學面對的「人」和中西醫研究對象
四、在中西醫比較中釐正中醫的科學定位
五、名實顛倒的考據積習對中醫危害甚深

附錄二 中醫要發展必須過三關
一、制約中醫學術復興的三大難關
二、以中醫的科學定位為突破口
三、結束語

附錄三 依據中醫的科學特點立法
一、 在立法的根本出發點上,不應出現自相矛盾的提法
二、 中醫藥學的特色和優勢,是中醫立法的根本科學依據
三、要徹底澄清模餬口號背後的「潛台詞」
四、「中西醫結合」的提法不科學
五、應當突出國家在中藥材道地化生產中的主導作用
六、應當以統一的學術標準,界定「醫師」
七、關於本法的結構及表述問題
八、關於「名詞、術語的解釋」問題
九、最後的意見與建議

附錄四 生於憂患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