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梵華樓藏寶.唐卡》
作者 故宮博物院
出版社 藝術家出版社
ISBN 9789862821640
分類 藝術及音樂 > 佛教藝術 > 佛教畫像
價格 HK$153.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梵華樓為北京紫禁城內一處重要藏傳佛教神殿,至今保持著乾隆時期原貌,建築完好、文物陳設齊整,是清宮佛堂中一種重要模式。現存文物有佛像、唐卡、法器、佛塔等1058件,以六品佛樓的形式把顯宗、密宗四部祭祀的壇場完整地表現出來,是研究清代宮廷藏傳佛教文化形態的標本。梵華樓是至今保存最完好的清宮廷佛堂,現存文物一千零五十八件,包括了佛像、唐卡、法器、佛塔諸多文物,以六品佛樓的形式把顯宗、密宗四部祭祀的壇場完整的表現出來。這種獨特的建築形式,目前看是國內僅存的,是清代內地藏傳佛教的重要文化遺存。從建築到文物構成一個凝固的歷史空間,使得二百多年前的歷史形態得以完整保留,是研究清代宮廷藏傳佛教文化形態的標本。對於清代漢藏佛教文化藝術交流研究、清代的民族與宗教關係研究亦有重要意義。

而我們今天習稱的「唐卡」是藏語的譯音,指各種質地的卷軸畫,主要畫在布面上,用綢緞裝裱,色澤亮麗,流光溢彩,具有鮮明的藏族藝術特色,是西藏佛教繪畫藝術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梵華樓中珍藏眾多藏傳佛教文物中,唐卡是其重要內容。在清代宮廷檔案裡沒有見到「唐卡」的叫法,而是稱之為「畫像佛」。根據唐卡的使用方式又分為「畫像」與「掛像」兩類,「畫像」平時不掛,收供在佛堂的箱櫃中;「掛像」長期掛在佛堂壁上。掛像唐卡按牆壁尺寸訂製,只縫錦緞窄邊,不留天地,不裝畫軸,畫幅覆蓋整個壁面,近似於壁畫。北京、承德等地的清代皇家寺廟殿堂內繪飾的壁畫很少,在需要畫壁畫處懸掛這種壁畫式唐卡,是宮廷唐卡的獨特形式。梵華樓內懸掛的唐卡就是「掛像」。

本套書共分四冊:兩冊佛像、一冊唐卡、一冊供器,完整呈現梵華樓之珍藏,提供研究「藏傳佛教」人士最珍貴的資料圖冊。


序 梵華樓唐卡珍藏 王家鵬

梵華樓為紫禁城內一處重要的藏傳佛教神殿,位於紫禁城甯壽宮內東北隅,是甯壽宮區建築群內的一座佛堂建築。是紫禁城內一處重要的藏傳佛教神殿。至今仍基本保持著清代乾隆時期的原貌,建築完好,文物陳設齊整。乾隆三十七年(1772)始建,乾隆四十一年(1776)建成,清代稱之為「妙吉祥大寶樓」、「六品佛樓」,是清宮廷佛堂中一種重要模式。與此樓相同的佛堂,京內外共有八座:長春園含經堂梵香樓、承德避暑山莊珠源寺眾香樓、承德普陀宗乘寺大紅台西群樓,須彌福壽寺妙高莊嚴西群樓。紫禁城中有四座:梵華樓、寶相樓、慧曜樓、淡遠樓。現在只有梵華樓保存最完好,現存文物一千零五十八件,包括了佛像、唐卡、法器、佛塔諸多文物,以六品佛樓的形式把顯宗、密宗四部祭祀的壇場完整的表現出來。這種獨特的建築形式,目前看是國內僅存的,是清代內地藏傳佛教的重要文化遺存。從建築到文物構成一個凝固的歷史空間,使得二百多年前的歷史形態得以完整保留,是研究清代宮廷藏傳佛教文化形態的標本。對於清代漢藏佛教文化藝術交流研究、清代的民族與宗教關係研究亦有重要意義。

我們今天習稱的「唐卡」是藏語的譯音,指各種質地的卷軸畫,主要畫在布面上,用綢緞裝裱,色澤亮麗,流光溢彩,具有鮮明的藏族藝術特色,是西藏佛教繪畫藝術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梵華樓中珍藏眾多藏傳佛教文物中,唐卡是其重要內容。在清代宮廷檔案裡沒有見到「唐卡」的叫法,而是稱之為「畫像佛」。根據唐卡的使用方式又分為「畫像」與「掛像」兩類,「畫像」平時不掛,收供在佛堂的箱櫃中;「掛像」長期掛在佛堂壁上。掛像唐卡按牆壁尺寸訂製,只縫錦緞窄邊,不留天地,不裝畫軸,畫幅覆蓋整個壁面,近似於壁畫。北京、承德等地的清代皇家寺廟殿堂內繪飾的壁畫很少,在需要畫壁畫處懸掛這種壁畫式唐卡,是宮廷唐卡的獨特形式。梵華樓內懸掛的唐卡就是「掛像」。清代宮廷檔案《活計檔》中記載有:

太監胡世杰交五輩達賴喇嘛掛像一軸,畫像達賴喇嘛一軸。傳旨將畫像喇嘛照掛像喇嘛一樣成做。太監胡世杰交黃素片金邊、紅黃片金牙子畫像釋迦佛一軸,羅漢四軸,隨紫檀木描金軸頭,傳旨照大邊添黃素片金包首,照吉雲樓收供佛像一樣寫四樣字白綾簽,得時歸入吉雲樓佛像箱內。

故宮所藏的唐卡大部分是收藏在箱櫃中的「畫像」,所以至今大多品相完好,色澤如新。如佛日樓佛堂供案前有兩個箱子,是專供存放唐卡的,其中曾收藏著一百多幅「畫像」唐卡。而長期掛在佛堂中的唐卡,有些至今仍保持著原初的狀態,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歷史資訊,對瞭解清代宮廷藏傳佛堂內佛像的組合配置,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

梵華樓內唐卡即按建築格局,依據房間內壁寬窄高矮尺度繪製。梵華樓上下兩層,內七開間,明間以外的六室,代表藏傳佛教修行的六個部分,清代宮廷稱之為「六品佛樓」。六室由西向東依次是:一室般若品、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四室瑜伽根本品、五室德行根本品、六室功行根本品。室內按照藏傳佛教顯宗即般若品;密宗四部中事部即功行根本品;行部即德行根本品;瑜伽部即瑜伽根本品;無上瑜伽部分為兩品,即無上陽體根本品、無上陰體根本品,合計為六品,按此供設佛塔、佛像、畫像、供器、法器。樓上六室供六品銅佛,每室北壁掛畫像唐卡一幅,上彩繪九尊六品佛,共計五十四尊六品佛。樓下六室正中供琺瑯大佛塔,北、西、東三面牆上掛畫像唐卡三幅,每幅畫像繪三位護法神,以北壁正中者為主神,左右八位為伴神,每室九位護法神。樓下六室總計十八幅唐卡,共計五十四尊護法神。

梵華樓樓下明間為釋迦牟尼佛堂,室內正中供旃檀佛銅立像,高210公分,是紫禁城佛堂中最高大的一尊銅佛像。環旃檀佛北、西、東三面牆掛供釋迦牟尼源流本生故事畫像九幅,每面牆掛三幅畫像,聯裱為一大幅。清代宮廷檔案中稱這一組畫像為「釋迦牟尼源流」。畫像內容源於《菩薩本生如意藤》(簡稱《如意藤》)一書,作者是12世紀喀什米爾詩人迦濕彌多(Kesmendra)用優美的詩歌體撰寫。13世紀後由藏族翻譯家譯成藏文流傳,藏文譯者是13世紀的藏族大譯師雄頓.多吉堅贊。《菩薩本生如意藤》全書共一百零八品,又稱《釋迦牟尼佛百行傳》。作者集錄其他經論中的本生故事,內容是釋迦牟尼佛向弟子們講述他前七世曾為國王、婆羅門、商人、動物,行善積德利益眾生的故事。闡明佛教濟世度人的教義,講釋迦牟尼修「六度行」的故事。《菩薩本生如意藤》故事題材在西藏十分流行,許多寺院都有佛本生故事壁畫、唐卡流傳。

梵華樓〈釋迦牟尼源流〉畫幅正中繪釋迦牟尼佛坐像,環繞釋迦佛四周,描述一百零八品佛本生故事。故事內容複雜人物眾多,情節曲折跌宕起伏,有的故事內容簡單,有的則故事冗長,枝蔓繁多,畫家把複雜的文字轉換成圖像,選取最典型的情節,巧妙地分布在各個畫面上。每品故事之間,以山石樹木、建築等景物為分界,分割自然疏密有致。雖人物眾多,場景多變,但能和諧安置在一個畫幅中,經營布置井然有序,線條繁密而層次分明。畫幅採用了中心式與回環式相結合的構圖方法,刻畫出生動的人物姿態,衣紋飄帶轉折自如,與典型的西藏唐卡藝術風格不同之處,在構圖上顯得更為舒朗空闊。在場景的描繪上,大量採用國畫青綠山水技法,飛瀑流泉蜿蜒曲折,花草樹木多姿多彩,山石皴擦堅實有力。人物服飾為漢地與西藏式樣的雜糅。所繪建築是比例準確的清代官式建築,反映了清宮廷中正殿畫佛處畫師漢藏結合的鮮明藝術風格。

梵華樓樓上明間為宗喀巴佛堂,供奉西藏佛教格魯派(黃教)祖師宗喀巴木雕金漆座像。北、西、東三面牆掛三幅宗喀巴傳記畫像,清宮檔案稱之為「宗喀巴源流」。宗喀巴(1357-1419)本名洛桑扎巴,生於青海湟中,藏語稱湟中地區為宗喀,故尊稱為宗喀巴,他幼年時從曲吉頓珠仁欽出家,學習顯密教法九年,十六歲赴藏深造,先後在前後藏投名師求法,對五論、五明、顯密教造詣精深。1409年在拉薩創辦大祈願法會,同年在拉薩東達孜縣建甘丹寺,逐漸形成西藏佛教格魯教派。這三幅宗喀巴源流大畫像,中心位置畫宗喀巴肖像,周圍以散點透視的方法,畫眾多小畫面,三幅宗喀巴源流畫像中心位置畫宗喀巴肖像,周圍以散點透視的方法,畫眾多小畫面,畫面之間用白色卷草紋,綠樹、山石自然分割,每一小畫面或幾幅小畫面,表述一段宗喀巴傳記故事。小畫面的內容多為是大師端坐中央講經說法,弟子圍坐聽經學法,背景是寺院建築與青山綠水,生動描繪了宗喀巴一生弘法的事蹟。由於畫面沒有文字題記,畫面內容目前尚難全部確認,只能辨識部分內容。

繪製這些畫像唐卡的畫師是何人呢,我們在清宮檔案中尋覓到有關記載:

乾隆三十九年,九月三十日,太監胡世杰傳旨:中正殿畫佛處現畫熱河、寶諦寺文殊菩薩源流十三軸,並梵華樓安供六根本佛像三十軸,得時著造辦處托裱,欽此。乾隆三十九年,初八日,太監胡世杰交宗喀巴源流三張,門斗二張,畫像根本佛六張(梵華樓樓上,原注)。畫像十八張,門洞紅積護法一張(梵華樓下)傳旨:著照慧曜樓現供畫像一樣鑲紅洋錦邊,先挑錦呈覽欽此。於四十年四月初四日,員外郎四德、庫掌五德、筆帖式福慶為鑲做新建梵華樓上下六品佛護法並宗喀巴源流等掛像佛三十軸,挑得內庫紅洋錦八匹,持進交太監胡世杰呈覽奉旨:准用,欽此。

中正殿全稱為「中正殿念經處」,成立於康熙三十六年(1697),是清代宮廷內專門管理藏傳佛教事物的機構,負責操辦宮廷內喇嘛念經、祭祀等佛事活動。清宮廷在紫禁城內及皇家園囿內修建了眾多藏傳佛教殿堂,每座佛殿都要供設大量佛像、佛畫、法器、供器,辦造佛像也是中正殿的主要任務。「中正殿畫佛處」就是其屬下負責繪畫佛像的部門。畫佛處中有畫佛喇嘛多名,按照皇帝旨意繪畫佛像。由從文物檔案中偶然出現的名字看是藏族、蒙族喇嘛畫師,如故宮所藏佛像唐卡題記與檔案中記載:

乾隆五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中正殿畫佛達喇嘛紮克巴多爾濟恭進利益畫像吉祥天母。

著首領尹國泰交畫佛喇嘛阿旺嘉穆錯繪畫慧曜樓安供佛像三十軸,太監厄魯里交御容佛像一張,中正殿畫佛喇嘛西拉畫。

由名字可以看出「扎克巴多爾濟」、「阿旺嘉穆錯」、「西拉」是藏、蒙民族的喇嘛畫師,副達喇嘛扎克巴多爾濟地位較高,可能是當時畫佛處的主持人。同時還有其他宮廷畫師和外國的西洋畫師也參與宮廷唐卡的繪製。梵華樓畫像唐卡是中正殿畫佛處喇嘛畫師遵照乾隆皇帝的指示,按照紫禁城內的另一處六品佛樓慧曜樓畫像內容、規格繪製裝裱的唐卡。

梵華樓共計掛供繪畫佛像四十二幅,其中有成堂的佛祖釋迦牟尼源流組畫,教祖宗喀巴源流組畫;繪畫了五十四尊六品佛主尊像,五十四尊六品護法神像,以及四尊單幅的護法神像,在這狹窄的建築空間中,集合了藏傳佛教供奉的顯密教主要神像,體現出其神系龐大,形象豐富多彩的特點。諸佛菩薩的部位都有周密設計,層次分明排列謹嚴。同時在上下十二室門斗上貼有說語,藍色磁青紙泥金字,漢滿蒙藏四種文字說明,記載每品佛門供奉佛像名稱、所依經典,共計二十四張,清宮檔案記載了說語的來歷:

乾隆四十一年,十二月初九日,員外郎四德、庫掌五德來說,太監常甯傳旨:著金會同董五經將甯壽宮梵華樓上、樓下六品佛門十二座照慧曜樓門斗上現貼磁青紙四樣泥金字說語一樣辦寫二十四張,其紙向懋勤殿用,其漢字著翰林寫。其餘三樣字交章嘉胡土克圖辦寫。欽此。……將護法掛軸分位,著按假門筒,上邊貼四樣字佛說。

不僅佛像供設嚴整,還要加上四種文字的說明,我們可以想見,乾隆皇帝如此精心之意,是想以此表達出他對宮廷佛堂法脈正統、法相莊嚴的虔敬追求,對藏傳佛教教理的深刻理解虔誠修法的態度。四種文字的說語,也正好成為我們今天研究梵華樓建築格局、神像配置的關鍵材料。梵華樓的佛像、畫像,將顯宗密宗造像集於一體,塑造出藏傳佛教諸佛菩薩護法的各種形象,紀年準確,系統完整,充分顯示出清代宮廷佛堂不同於民間寺院的鮮明特點,對於藏傳佛教圖像學研究,佛像、唐卡藝術研究,都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

梵華樓供器珍藏 5

一 釋迦牟尼源流畫像 15

二 宗喀巴源流畫像與說帖 49

三 六品佛畫像與說帖 77
一室般若品畫像 78
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畫像 88
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畫像 98
四室瑜伽根本品畫像 110
五室德行根本品畫像 120
六室功行根本品畫像 130

四 六品護法神畫像與說帖 141
一室般若品畫像 142
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畫像 162
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畫像 182
四室瑜伽根本品畫像 202
五室德行根本品畫像 222
六室功行根本品畫像 242

五 護法神畫像 263

六 佛像墨線圖 279
六品佛墨線圖 280
六品護法神墨線圖 316

七 圖版索引 353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