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香港音樂史論--粵語流行曲.嚴肅音樂.粵劇》
作者 劉靖之
出版社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789620756122
分類 藝術及音樂 > 藝術史 > 音樂史
價格 HK$198.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香港從一個小小的漁村蛻變為亞洲國際大都會的一個多世紀裏,香港的音樂文化生態亦經歷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香港音樂史論——粵語流行曲‧嚴肅音樂‧粵劇》一書從粵語流行音樂、嚴肅音樂、粵劇以及其他演藝這三個關鍵性的角度,全面論述了林林總總的音樂活動在香港的發展歷程。為讀者展開從 19 世紀中到 21 世紀初的一百多年裏,有關香港本土音樂活動的一節節生動篇章。

本書作者劉靖之教授既是音樂教育者、研究者、知名古典音樂樂評人,也是一名愛護香港的市民和愛樂人。書中既有作者多年的研究成果,包括史實梳理、音樂分析、愛樂心得;亦凝結了大量本土音樂研究者、音樂創作者、相關政策制定者等對於香港音樂發展的真知灼見。本書更跟30位當代本土音樂創作人進行深入訪談,其中流行音樂人與當代作曲家各半。各位被訪者的人生經歷、從藝歷程及對香港音樂發展的看法,呈現了百年香港音樂傳承、演變、發展過程的獨特縮影。


本書特色:

1. 首位學者以專業音樂評論角度審視香港粵語流行曲的曲式及歌詞。
2. 訪談30位當代本土音樂創作人,其中流行音樂人與當代作曲家各半。
3. 眾多珍貴相片。

香港流行音樂人:
顧嘉煇 / 泰迪羅賓 / 黎小田 / 許冠傑 / 林敏怡 / 倫永亮 / 林慕德 / 梁榮駿 /
趙增熹 / 雷頌德 / 周博賢 / 陳輝陽 / 伍樂城 / 郭偉亮 / 澤日生

香港當代作曲家
陳能濟 / 羅永暉 / 梅廣釗 / 曾葉發 / 陳永華 / 陳偉光 / 陳明志 / 陳錦標 /
許翔威 / 陳慶恩 / 盧厚敏 / 葉樹堅 / 伍卓賢 / 鄧樂妍 / 楊嘉輝


作者簡介:

劉靖之,英國倫敦大學文學士,後獲香港大學哲學碩士和博士。曾獲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及聖三一音樂學院理論作曲文憑。歷任英國廣播公司高級翻譯員、香港嶺南大學翻譯系教授和文學與翻譯研究中心主任。現任香港大學人文社會研究所名譽研究員及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系外聘專任教授。

作者的論著甚豐,涵蓋音樂、文學、翻譯,編著作品包括《中國新音樂史論》(1998、2009,英文版2010)、《論中國新音樂》(2009)、音樂評論集《談樂》(五輯)、《神似與形似——劉靖之談翻譯》(1996)、《元人水滸故事雜劇研究》(1991)、《三國故事雜劇研究》(1981)等40餘部。


《香港音樂史論》“香港的粵語流行曲”卷第一章

緒論

一、引言

《香港音樂史論》是拙著《中國新音樂史論》(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9 增訂版)的續編,但兩者的內容性質卻有所不同,後者集中論述中國音樂的歐化過程,即 20 世紀裏中國新音樂的發展史,前者則討論香港在割給英國之後主流音樂文化的演變,其中既包括了新音樂和粵語流行曲,也包括了從中國大陸流傳過來的粵劇和粵曲,還有居港英國殖民者的英國音樂文化。在時間上,《中國新音樂史論》橫跨三個世紀,從 1885 年至 2006 年,但以 20 世紀的活動為主;《香港音樂史論》雖從鴉片戰爭的 1840 年至 2012 年,但由於資料缺乏,也是以 20 世紀尤其是 20 世紀下半葉的發展為主。事實上,作為殖民地的香港,在音樂藝術的發展上與中國大陸有著本質的不同,雖然香港居民絕大部份是炎黃子孫。

在構思《香港音樂史論》的內容時,本著作者環繞著下面三個方面來考慮:一、香港位處嶺南,與中原文化有所分別;二、香港是殖民地,深受殖民主義的影響,在一個半世紀裏難免產生了與中原文化的隔閡與陌生感,在價值觀、審美觀和生活方式上形成了獨特的香港風格;三、除了 3 年零 8 個月的太平洋戰爭時期(1941 – 1945),香港大體上沒有受到中國大陸的戰亂和政治運動的影響,雖然香港居民對國內親友所遭受到的苦難頗有切膚之痛。這三點考慮令本書作者在撰寫《香港音樂史論》過程中著重地論述了香港音樂藝術的本土性和混雜性:本土性反映在對粵劇、粵曲、粵語流行曲的喜愛上,混雜性則表現在對英國(歐洲)和美國音樂的接受如在粵劇伴奏樂器加入洋樂器、在粵曲和粵語流行曲的歌詞裏運用英語和兩方文化等。混雜性還表現在中小學音樂教材的內容和音樂演出的種類上,概有粵劇、粵語流行曲的演出也有歐洲歌劇、合唱獨唱、樂團等演出,香港的中樂團從樂器的編制、樂曲的風格和曲式等都無不呈現出中西混雜的特點。這種混雜性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潛移默化,在民族眾多的神州大地上出現了“香港”品味。

二、《香港音樂史論》四卷的內容

根據上述考慮,《香港音樂史論》的內容將香港的主流音樂文化分為四卷來討論:一、音樂教育是一個民族的音樂文化之根本,是塑造這個民族對音樂的愛好和審美的基礎。在這一卷裏,本書作者敘述了 19、20 以及 21 世紀初的中小學音樂教育和專業音樂教育,著重介紹了 20 世紀末、21 世紀初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的教育改革和藝術教育。這一卷還介紹了香港在 1970 年代經濟起飛之後,在演藝的硬件和軟件建設所取得的成果,令香港在演出場所和藝團建設上與國際接軌,成為亞洲的音樂文化的現代都市。二、第二卷集中報導傳統粵劇在香港的演變,包括在國內戲曲改革的衝擊下仍然保存傳統價值以及目前所面對的困難和問題。三、第三卷論述香港粵語流行曲的發展歷史,從 19 世紀末、20 世紀初的粵曲、經過上海國語時代曲、台灣時代曲和歐西流行曲的影響到 1970 年代中興起的現代粵語曲,前後凡一個多世紀。這一卷還訪問了 15 位流行音樂人,暢談了他們的成長、工作和理想。四、第四卷是有關香港的當代音樂、聲樂演唱與鋼琴演奏、音樂研究和音樂批評,還與 15 位作曲家訪談,討論他們對當代音樂創作的看法。

本書作者認為上述《香港音樂史論》四卷的內容,大致涵蓋了香港主流香樂藝術的發展。作為華南邊緣的小漁村,村民以捕魚耕種為生,19 世紀至 20 世紀初的香港,音樂文化生活屬於農閒時才有的娛樂。英國佔領之後,有他們英國人的音樂活動,與本地居民無關。香港的現代音樂活動要到 1962 年香港大會堂建成之後才開始。由於缺乏早期文學資料,在撰寫此書時不得不將取遠略近詳的策略,因此較多著墨於 20 世紀下半葉、21 世紀初,也就可以理解了。

三、“香港的粵語流行曲”卷

“香港的粵語流行曲”卷主要內容有兩章,“香港的粵語流行曲”一章回顧了早期的粵曲和歌壇、上海時代曲南下香港、台灣時代曲和英美流行曲的影響以及 1970 年代中粵語流行曲的興起。在這一章裏,作者對粵曲、粵語時代曲、粵語流行曲等名稱進行了客觀的論證,從時代背景、歌詞內容、旋律風格、表達方式來分析其中的異同,並從歐洲音樂藝術的和聲、調性、曲式來評論粵語流行曲的音樂藝術水平。

為了進一步了解目前粵語流行曲的現狀,本書作者訪問了 15 位具有代表性的音樂人,撰寫了本書的第三章“香港流行音樂與音樂人──幾點思考、與 15 位流行音樂人的訪談”。訪談圍繞著三個方面:流行音樂的評論標準、複雜音樂與簡單音樂、流行音樂的商業性。討論的結果是流行音樂的藝術性應該與古典(嚴肅音樂)並無分別,因此應該用同一尺度和標準來評論;複雜音樂與簡單音樂對聽眾同樣重要;流行音樂較嚴肅音樂更商業化,可能由於流行音樂的聽眾人數更多,市場也因此更龐大。事實上,粵語流行曲是香港的“城市民歌”,顯示了香港的精神和風格,與中國大陸農村的鄉土民歌的性質相似。目前中國的城市市民數目已超過農村的農民,因此“城市民歌”在人們的生活中日益重要,是音樂人類學與音樂史學者的重要研究課題。

在一次與香港政府負責文化藝術的官員談話中提到那一種音樂能夠恰當地代表“香港精神”?有人說“粵劇”,但粵劇不是香港土生土長的樂種;有人說應該是“粵語流行曲”,而且是 1970 – 1990 年代的粵語流行曲最能顯示出“香港精神”,之前和之後的粵語流行曲都不能代表“香港精神”,因為之前那時還沒有“香港精神”,之後的作品已失去了“香港精神”。

在“幾點思考”裏,本書作者提出了粵語流行曲是否衰落了這個問題。從唱片市場的角度來看,這個樂種與 1970 – 1990 年代比較;的確是顯明地萎縮了;從聽眾的數量來講,也有今不如昔之感;從聽眾的結構來分析,1970 – 1990 年代的粵語流行曲,老少咸宜到現在的以 14 – 22 歲的青少年為主要對象,說明了近十餘年裏的作品對年紀稍長的市民已不再有吸引力。是不是因為旋律和節奏的音樂藝術水平不夠?或歌詞缺乏“香港精神”?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四、香港的音樂名牌

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香港在經濟建設上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在文化藝術上,似乎只有粵語流行曲是香港的名牌,是香港的音樂藝術的原創製品,帶有鮮明的香港味道和風格──粵語的韻味和混雜的風格、香港特有的拚搏、瀟洒、豁達的香港精神。可惜的是 21 世紀開始之後,這些鮮明的香港味道和香港精神在粵語流行曲裏消失了。1970 – 1990 年代的粵語流行曲的基因到了 21 世紀完全改變了,形、神都不同了,只剩下了“粵語”這本土元素。
2012 年 12 月 2 日


《香港音樂史論》“香港粵語流行曲”卷第四章

展望未來

20 世紀 70 年代中興起的現代粵語流行曲折射了香港從一個漁村發展成為一個現代化城市的過程。在 1970 年代之後蛻變為中國最富有的、最文明的、最有法治的地方。香港的粵語流行曲既紮根於傳統粵劇和曲粵劇衍生出來的粵曲,也吸收了上海國語時代曲、台灣的國語時代曲以及英美流行曲的營養,同時還具有濃厚的香港本土色彩──港式粵語和中西文化的混合元素,伴隨著強勢的經濟傳唱大江南北和海外華人社區。香港的粵語流行曲最大的特點,在於通過短小精幹的三段歌曲體裁和言簡意賅的港式粵語,唱出了香港精神──生命中的無奈、為生存拚搏、保持瀟洒豁達的人生觀。

二、創作技法的先天不足

香港的粵語流行曲與 20 世紀初的“學堂樂歌”一樣,在創作技法上有先天不足的缺點,那就是一些音樂人的作曲技法的“四大件”和聲、對位、曲式和配器的功底薄弱,或根本缺乏專業訓練。在現代社會裏,從業人員的品德素質和專業水平決定這個專業在人們心目中的份量,及其在社會裏的地位。在本卷第二章附錄“香港粵語流行曲的曲式、音域、調性分析”裏的 20 首作品,有不少在曲式上和結構上相當混亂,完全違反統一對比的藝術法則。在訪談裏,有的流行音樂人認為作曲技法對流行音樂人並不重要,覺得幾分鐘長度的歌曲不需要掌握作曲技法;有些音樂人對中國藝術歌曲和新音樂作品不感興趣。這些現象說明了部份流行音樂人忽視專業知識和修養的重要性,還有些流行音樂人不重視音樂人的人文修養。本書作者認為這種錯誤的態度是形成香港粵語流行曲式微的原因之一。事實上,曾經在正規音樂學院和美國柏克萊音樂學院進修過的流行音樂人,在作曲術法上均能保持一定的水準。在這一點上,伍樂城創辦伯樂音樂學院,幫助有志於流行音樂專業的音樂人學習古典音樂與流行音樂創作、製作和演出是值得肯定和支持的。

二、科技發展與商業霸權

導至香港粵語流行曲走下坡的另一個原因,很明顯是科技的發展和商業霸權,黃志淙對此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剖析了科技為流行音樂所帶來的利和弊。電子樂器肯定對粵語流行曲的音響素質有所影響,優點可以節省開支,不需要僱請樂手,缺點在於人們聽到的是幾可亂真的樂隊組合,但無論如何亂真,伴奏的樂器是發自電子樂器,不是實實在在的鋼琴、小提琴等真樂器。對那些追求音樂藝術的真、善、美的愛好者來說,來自電子樂器的音響並不真實。再說,通過擴音器發出來的聲音,始終缺乏“真”的境界,這也就是說明了音響工程師為什麼要努力不懈地改進音樂廳和歌劇院的音響效果。人們對美食的基本要求是原汁原味,不經過擴音器的人聲和樂器聲才能做到這個要求。

至於電台、電視台和唱片公司對粵語流行曲的操縱、控制和剝削,在本卷和黃志淙的《流聲》與博士論文裏有著詳盡的敘述。這種弱肉強食的情況從 1980 年代到 2012 年底,前後 30 年。2012 年 11 月 22 日,香港無線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總經理李寶安宣佈,從 2013 年開始該台不再舉行單獨的“十大勁歌金曲金獎”,他們正在與香港電台的“十大中文金曲獎”、商業電台的“叱(口宅)樂壞流行榜”和新城電台的“新城勁爆歌曲大獎”有關方面協商,看看可不可以四者聯合舉行每年一度的金曲頒獎儀式。報導說,香港無線電視廣播公司此舉是爭取香港公眾支持該公司反對香港特區政府免費發電台牌照。自從 1984 年這家無線電視廣播公司通過與歌星簽約,壟斷粵語流行曲市場,引起歌星的普遍反對,現在該公司已無法繼續這種壟斷手段。既然無法壟斷,倒不如舉行聯合頒獎典禮。(英文《南華早報》2012 年 11 月 23 日A3)照此看來,商業霸權開始有些變化了。

三、詮釋者與創作者0

粵語流行曲界一般都將主音歌手作為最重要的人物,音樂人和歌詞作者並不重要,不僅聽眾如此認為,連有些音樂人也持有同樣的看法。這就是本書作者所說的“明星效應9,一切以明星級的主音歌手為主,星光燦爛,包裝豪華,激光璀眼,音響震撼,形象重於實質,音樂藝術含金量低,這不是一種正常健康的現象。在藝術領域裏,創作者應該是最重要的,詮釋者是次要的,因此在音樂史裏,巴赫、海頓、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永遠比他們的詮釋者的地位重要,這是自然規律。1970 – 1990 年代,我們有顧嘉煇、許冠傑、黃霑等級別的音樂人和詞人,為什麼現在沒有了?原因固然很多,音樂人在業界裏沒有地位恐怕是主要原因之一。有才華的人不會去從事沒有前途的行業。

歸根結底,粵語流行曲在香港興起、發展的全盛時期只有四分之一個世紀,然後走下坡路,聽眾是有責任的。人們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府,香港之能夠成為美食之地是由於香港人的嘴刁。現代的粵語流行曲的擁躉多是 14 – 22 歲的青少年,他們對粵語流行曲的音樂素質毫無要求,只要主音歌手是明星、服裝新穎、激光、音響、舞蹈等包裝色彩繽紛,他們就照單全收。這又關係到我們的學校藝術教育,對“美”的感受和選擇。香港的學校音樂教育一向可有可無,直到 1990 年代才開始重視,在 20 世紀末政府教育統籌委員會公佈了一系列有關藝術教育的綱要和指引,為包括音樂教育在內的藝術教育規劃,改革藍圖。但遠水救不少近火,香港人的音樂知識和修養要等兩三代之後,才有望提高。

在成長的過程中,人們的音樂品味和愛好一般會隨著年齡和人生經驗的增長而有所改變。棈少年時代喜愛流行歌曲是自然之事。1970、1980 年代的粵語流行曲,香港人老少咸宜,那是因為那個時代的粵語流行曲唱出了香港精神,人們以香港為安身立命之所,為香港的成功而驕傲、自蒙。那個時代的香港人每天晚上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劇集、看“歡樂今宵”,因此劇集和“歡樂今宵”的粵語歌曲朗朗上口,成為香港市民的民歌,顧嘉煇、許冠傑、黃霑的歌曲作品多是“金曲”(Megahit),也就是倫永亮所說的 80% 的香港人都會唱。現在社會變了,不再有“金曲”了,青少年喜愛聽的歌曲,成年人不再感興趣了,香港精神也消失了,這真是無可奈何之事。

四、流行音樂與嚴肅音樂合作

看來香港的粵語流行曲要與嚴肅音樂作曲家聯手來改變這種下滑之勢,因為後者都是受過嚴格作曲技法的作曲家,具有豐富的音樂知識、修養和人文底蘊,能夠通過變化無窮的音色和層次的管弦樂團配器手法,令廣受歡迎的旋律更有深度、更美、更感人。事實上已有好幾位作曲家與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演奏由嚴肅作曲家和流行音樂人編曲的粵語流行曲“串燒”作品,如顧嘉煇、趙增熹、雷頌德、陳輝陽、伍樂城等流行音樂人和陳錦標、伍卓賢、楊嘉輝等作曲家。所謂“串燒”,是指編曲者要將眾多粵語流行曲不同的旋律、調性、節奏和歌詞有邏輯地連接在一起,成為一首作品,需要相當高的技法和構思,常常要比創作一首作4品還要用更多的精力、心思和時間。目前,當代嚴肅音樂創作還時興多媒體演出,如梅廣釗、伍卓賢、楊嘉輝等便熱中於這種創作。現在的粵語流行曲的創作和演出,也可以參照嚴肅音樂的多媒體的內容和形式。當然,粵語流行曲還是要以主旋律和歌詞為主。

在過去 40 年裏,香港的社會變了,人們的心態變了,審美觀也變了,但作為亞洲的國際城市,香港仍然需要自己的“市民歌”。雷頌德在訪談裏說粵語流行曲始終受到地域和方言的限制,無論業人士如何努力、奮鬥,也很難衝破這些局限。他還說雖然如此,創作人的水準一直在進步。本書作者認為,創作人的水準的進步是粵語流行曲未來的希望。




從漁村發展成為亞洲的國際都會的一個多世紀裏,香港的音樂生態經歷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在英國佔領香港之後到 1941 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的一百年裏,香港居民的音樂生活大體上與內地農村相似,農忙時勤於耕種,農閒時搭棚上演神功戲,年青人則唱唱木魚歌謠。英國居民則有他們自己的音樂天地,如教堂詩歌班與合唱團,1869 年建成的大會堂令他們的音樂文化生活大為豐富,而香港居民要到 19 世紀末才能在戲院裏觀賞粵劇。由此可見,香港居民的音樂生活在太洋戰爭之前是粵、英分明,互不侵犯。太平洋戰爭之後,尤其是 1970 年代之後,殖民主義式微,香港經濟起飛而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形勢開始變化,音樂人才輩出,現代設施逐漸建立,香港的音樂創出和演出與國際接軌。

在上述背景下,在撰寫《香港音樂史論》時,就需要圍繞著以粵、英兩種不同音樂文化來論述。“粵”是指以粵語為表達語言的粵劇、粵曲和粵語流行曲等樂種;“英”則指從英國來的、以英國、德國、奧地利和意大利等國的音樂為主的樂種,英國的音樂底蘊沒有後三國那麼豐富,但在音樂教育的教材裏仍然選用,或民歌和創作歌曲以及韓德爾、沃漢‧威廉士、班杰明‧畢烈頓等人的作品,在音樂會的曲目裏也是如此。《香港音樂史論》著重地論述了香港的香港的音樂教育和音樂創作,前者用了兩章的篇幅來分別論述太平洋戰爭之前的一個世紀和之後的 60 餘年的歷史,後者用了四章來探討嚴肅音樂的創作和粵語流行曲的發展過程。《香港音樂史論》還介紹了粵劇在香港的承傳以及香港的演藝活動和藝團的建立。

“香港音樂史論”研究計劃是本書作者在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續《中國新音樂史論》中、英文本出版之後的另一有關中國音樂史的學術研究項目,於 2007 年開始。2009 年秋這項研究被納入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所的研究項目之一,本書作者成為該香港人文研究所名譽研究員,繼續研究、撰寫《香港音樂史論》,於 2012 年秋完成此書之“香港粵語流行曲”卷,其他三卷將於 2013、2014 年陸續出版。

在撰寫“香港粵語流行曲”卷的過程中,蒙承下列人士和機構的鼎力支持和協助,不勝感激、謹此致謝:陳慧敏女士、吳雄雄博士、黃志淙博士、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及人力資源部主管陳家欣女士、流行音樂人顧嘉煇先生、泰迪羅賓先生、黎小田先生、許冠傑先生、林敏怡女士、倫永亮先生、林慕德先生、梁榮駿先生、趙增熹先生、雷頌德先生、周博賢先生、陳輝陽先生、伍樂城先生、郭偉亮先生和澤日生先生和他們的助理。

本書作品謹以《香港音樂史論》獻給作為他安身立部之所的香港,感謝它所提供的安定與自由。


2013 年 1 月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0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nocache:7725c1c5603a306e0a880a993f7246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