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揭露權勢階級的大陰謀》 (The Road to Ruin: The Global Elites' Secret Plan for the Next Financial Crisis)
作者 詹姆斯.瑞卡茲
譯者 吳國卿
出版社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570850598
分類 社會科學 > 經濟學 > 貨幣及貨幣政策
價格 HK$14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2008年金融風暴還未善了,下一波金融危機即將到來!
暢銷書《下一波全球貨幣大戰》《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作者瑞卡茲 最新巨作
揭露全球權勢階級的陰謀:開始囤積現金,在危機爆發時凍結全球金融系統。
高踞《紐約時報》、Amazon 商業類暢銷書榜!
特別收入為台灣讀者而寫,全球中文繁體版序!

瑞卡茲大膽預測:
台灣將無法倖免於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的效應。
當權者隱瞞大眾真相,一場金融災難即將到來!
你的財產,做好面對衝擊的準備了嗎?

‧ 2008年金融危機製造陶德─法蘭克法案,將摩根大通等六家超級銀行的角色體制化。美國的儲蓄與投資業者被集中成三類,由政府控管。另外幾家超大型資產聚集業者:大都會人壽、保德信和貝萊德,也在政府的嚴密監視中。

‧ 2008年以來利率和資產負債表未曾正常化。當危機再度來襲,美國央行已無餘力援救金融體系,誰來紓困央行?

‧ 下一場危機中唯一的流動性來源將是國際貨幣基金(IMF),動用它印製的世界貨幣:特別提款權(SDR)。大規模發行SDR可能會引發高通膨。

詹姆斯‧瑞卡茲在《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一書中指出,權勢階級的心中正響起隆隆戰鼓。一場比2008年更大規模的金融危機已隱然成形,這次他們為求自保,有個大膽的計畫:

‧ 掌控銀行體系(2009-2010年)
‧ 重分配黃金到中國(2009-2016年)
‧ 重新以SDR計價(2015-2016年)
‧ 印製和流通SDR(2017-2018年)
‧ 藉通貨膨脹摧毀債務(2018-2025年)

2014年以來,國際金融機構已對一小群菁英發出警告:眾人所說的經濟回春其實是假象!近年來,全球權勢階級正默默囤積現金和硬資產,準備迎戰下一波金融危機。

台灣將無法倖免於這場全球性危機,想了解未來的風險,並知道如何籌謀因應之道,需要瑞卡茲綜合最尖端的行為經濟學、複雜理論、貝氏統計和歷史的洞見,教導讀者如何聰明思考、迅速行動。

暢銷書作者瑞卡茲曾在《下一波全球貨幣大戰》中,對操縱貨幣發出警告。在《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正確預測聯準會將連續數年維持利率不變。在《下一波全球新貨幣:黃金》中,預測負利率的興起。如今,他在《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這本書中揭露:世界各國政府正無恥地共謀對付它們的人民。他寫道:「你的錢可能會像卡地亞(Cartier)玻璃櫥窗裡的珠寶,看得到卻摸不著。」


作者簡介:

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紐約市商人銀行Tangent資本夥伴公司資深管理董事,維吉尼亞州麥克連市科技專業與科學顧問業者Omnis公司市場情報部資深管理董事。霍普金斯大學金融經濟學中心顧問委員會成員,奇點大學研究所金融客座講師,並擔任國家情報總監美國對外投資委員會支援團體顧問。

經驗豐富的顧問、投資銀行家和風險經理人,在資本市場超過三十年經驗,擅長領域包括資產部位管理、風險管理、產品結構、融資、法規和營運。市場經驗專注在全球市場的另類投資和衍生性金融商品。曾擔任數家另類資產管理公司和股票交易所的法務長,同時是基金治理和國際基金結構的專家。

曾直接參與許多重大金融事件,包括1985年伊朗釋放美國人質,以及1998年避險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倒閉時,擔任政府救援計畫主要談判者。參與籌備和成功推出數家避險基金和組合基金。提供諮詢的客戶包括私募投資基金、投資銀行、訴訟律師、高淨值個人和政府單位主管。2001年以來,貢獻金融專長協助美國國安機構和國防部,提供國際經濟和金融威脅的相關建議,也協助籌劃國防部舉辦的第一次金融戰爭演習。

常在律師協會、國際貨幣體系和避險基金業者等舉辦的會議演講,也是國際律師協會的活躍成員。曾接受《華爾街日報》、CNN等媒體訪問,經常撰寫評論投稿《金融時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


譯者簡介:

吳國卿,政大新聞系畢業,資深新聞從業員,從事翻譯工作十多年。
譯作有:《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下一個榮景:當經濟遇上政治》、《碳交易:氣候變遷的市場解決方案》、《誰劫走了全球經濟》、《衰退危機下的 6大價值型投資》、《跛腳的巨人:中國即將爆發的危機》、《下一波全球貨幣大戰》《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下一波全球新貨幣:黃金》等。


2015年5月27日,我在南韓首爾與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談話;兩週後的6月11日,我在紐約與前IMF總裁李普斯基(John Lipsky)談話。兩位央行官員在沒有促銷和協調的情況,用完全相同的詞彙來描述現今的國際金融體系。這個詞彙是「不連貫」(incoherent),意思是貨幣世界沒有基準,沒有參考架構。

2016年6月23日英國脫歐的震撼,是柏南克和李普斯基說法的最好案例。如果英鎊在兩小時內從1.50美元暴跌至1.32美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美元上漲,還是英鎊下跌?如果答案是美元上漲,為什麼美元兌換黃金價格在同一時間下跌4.8%?如果答案是美元隨著基準單位(黃金或英鎊)而上漲和下跌,為什麼一種基準會比另一種好?從這個觀點看,現今的貨幣已迷失在估價的荒野之鏡。這是柏南克和李普斯基說「不連貫」的意思。其中隱而不宣的是需要一套新布列敦森林式的協議:改革國際貨幣體系和建立新遊戲規則。

新體系的安排之一是把黃金搬到中國。根據舊布列敦森林體系,歐洲和日本從1950年到1970年,向美國收購1萬1千噸黃金。當年市場衝擊不是問題,因為黃金價格固定在每盎司35美元。現今為了減緩市場衝擊,黃金必須暗中移動,利用國際清算銀行(BIS)和匯豐(HSBC)等代理人,以持續媒介黃金流從倫敦的金庫,透過瑞士冶鍊廠,最後運到上海深藏地下的金窖。

2015年11月,IMF事先宣布歡迎中國加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的菁英俱樂部。後續動作是IMF在2016年7月15日公布研究報告中,呼籲創立以市場為基礎的SDR(M-SDR)與正式的SDR(O-SDR)共存。好像已排演好般,根據路透社2016年8月1日報導,世界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計畫發行SDR計價的私人債券。其他SDR債券發行,預料不久後,也將由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和中國銀行業巨擘中國工商銀行發行。最後,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終於正式進入SDR一籃子貨幣,權值達10.92%,超過日圓或英鎊的比重。

轉移黃金到中國,把人民幣納入SDR,以及準備一個又深又流動的SDR市場,是創造新布列敦森林的做法,但缺少初始布列敦森林所具備的透明和可信度。新系統是一場大交易,是暗中策畫、祕密進行的,且只有相當少數的全球菁英完全了解。

這場大交易的最後階段是通貨膨脹,除去全球主權債務的實質成本。如果央行用盡方法仍無法刺激通貨膨脹,IMF可以藉大規模發行SDR,並花在全球基礎建設和全球福利上。基礎建設的需求,透過世界銀行的媒介,將以所謂的氣候變遷為目標,是菁英的另項嗜好。

現在危機後的全球菁英計畫已完全曝光:

‧ 掌控銀行體系(2009-2010年)
‧ 重分配黃金到中國(2009-2016年)
‧ 重新以SDR計價(2015-2016年)
‧ 印製和流通SDR(2017-2018年)
‧ 藉通貨膨脹摧毀債務(2018-2025年)

九重冰和震撼主義是這個計畫的侍女,一場新全球金融危機如果在通膨站穩前爆發,將具有高度通縮性且與菁英的目標相反。九重冰將阻止已發生的危機,阻擋資產清算,給通膨計畫更長的運作時間。震撼主義專用來追求渴望的目標,例如氣候變遷,以及在危機中期對現金宣戰。

如果一切順利,上述做法都無須使用,消除債務將一如計畫進行。和以往一樣,贏家將是政府和銀行,輸家將是投資人,但不包括已經參加這個計畫、或可能窺知並事先做好準備的菁英。

複雜理論無視於任何計畫。最可能的路徑是沒有人看到的路徑。系統危機隨時可能發生,貨幣菁英將很快採取九重冰對策。儘管如此,公民社會將反抗。人民將不會接受自動提款機每天只能領300美元,加上「在情勢許可下儘快」重開交易所和解凍帳戶的含糊承諾。他們將暴動,可能放火燒銀行,劫掠超級市場,毀損重要基礎設施,都是為了取得臨時財富。九重冰和貨幣暴動後,出現的是新法西斯主義、戒嚴令、大規模逮捕,和政府控制媒體。這就是結局。


台灣版序

在過去二十年,世界上很少國家在安然度過數次金融危機上,比台灣更成功。

當馬來西亞、印尼和南韓在1997至1998年的亞洲─俄羅斯金融危機中,發生社會動盪時,台灣經濟只受到輕微影響,儘管成長暫時減弱,卻未引發恐慌或技術性衰退。

面對2007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台灣與世界大部分國家一樣陷入嚴重衰退,但不像美國、日本和歐洲,台灣很快強勁回升。2009年衰退結束以後,美國僅創造不到 2%的年成長率,台灣在危機後立即創造出接近 4%的平均成長率,且整個2011年維持強勁成長。此後台灣的成長轉弱,但仍遠超過歐洲和日本。

最重要的是,台灣躲過一場流動性危機和大銀行倒閉。美國的許多大銀行在2008年瀕臨倒閉邊緣,包括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和雷曼兄弟等數家銀行未能逃過劫難。2010至2015年的歐洲金融危機造成賽普勒斯和希臘銀行體系完全停擺,數家義大利銀行真正破產,並讓德意志銀行等全球大銀行承受重大壓力。對照之下,台灣的銀行體系沒有出現堪與比較的壓力。

這有一部分要歸功於政府、央行和金融監管機構健全的金融管理。台灣政府的債務對GDP比率維持在安全的低水準31.2%,相較於美國的105%,和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主要國家如日本和義大利更高的比率。

台灣的外匯存底超過4350億美元,包括近425公噸黃金。兩個數字相對於台灣的經濟規模都很高,更強化了台灣有強健的金融管理且無懼於內部或外部金融壓力的印象。

但不管如何,台灣與全球經濟緊密相連,因為它扮演一個高附加價值製造業產品大出口國和能源進口國的角色。台灣經濟也與中國大陸緊密相連,而大陸正經歷一個將導致台灣經濟減緩的調整期。

因此,儘管擁有優勢,台灣無法自外於未來可能發生的金融傳染和外溢的傷害。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描述即將到來的金融恐慌的動態,而它將遠比過去數世紀以來世界曾發生的恐慌都更嚴重。這場恐慌即將到來是因為,造成1998年和2008年恐慌的金融亂象從未妥善地解決。

主要經濟大國並未容許金融公司倒閉並注銷呆帳,反而只是以公共債務來取代私人債務,寄望經濟成長將消弭過度負債的威脅。但成長並未出現,債務卻已增加,為一場更大的恐慌搭架了舞台。

下一場危機不但會比過去二十年的危機更大,而且政策反應的作用將更難發揮。在1998年的恐慌中,華爾街銀行聯手紓困避險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以化解危機。到2008年,全球央行聯手紓困華爾街。在下一場恐慌,將不會有紓困。

為了執行2008年的紓困,各國央行降低利率並大幅擴大資產負債表。問題是利率和資產負債表從那次恐慌以來的九年間都未曾正常化。央行已沒有餘力在恐慌再度來襲時援救金融體系。在下一場危機,也許是在2018年,誰將來紓困央行?

下一場恐慌中唯一的流動性來源將是國際貨幣基金(IMF),動用它印製的稱為特別提款權(SDR)的世界貨幣。這將削弱世人對其他準備貨幣的信心,例如美元、日圓和歐元。大規模發行SDR也將證明會引發高通貨膨脹。

此外,由IMF利用SDR來救援體系在最理想的情況也要花數個月籌畫。在此同時,監管當局將關閉銀行、交易所和債券市場,以便凍結體系,等待解決方法發揮作用。

沒有實體現金或實體黃金和白銀的一般民眾,將被迫接受自動提款機吐出預設的,每天只有300美元的零用金,以支付汽油和雜貨支出,同時等待全球緊急金融會議達成一套救援計畫。

儘管體質強健,台灣將無法倖免這場危機和這種規模的反應效應。台灣版《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將讓你一窺這場即將發生的恐慌,並指引你現今如何採取保全財富,和保護自己與家人的措施。


前言(節錄)

索馬里(Felix Somary)可能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經濟學家,但他肯定最不為人知。1881年出生於當時稱為奧匈帝國的德語區。索馬里在維也納大學研讀法律和經濟學,與熊彼得(Joseph A. Schumpeter)是同學,與奧地利經濟學之父孟格(Carl Menger)同獲博士學位。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索馬里在被占領的比利時擔任央行官員,但他大部分職涯是為富人和機構擔任私人銀行家。1930年代他遷居蘇黎世,在那裡生活和工作直到1956年去世。索馬里在二次大戰期間大多數時候住在華盛頓特區,擔任瑞士的金融事務特使,向戰爭部提供金融事務建議。

索馬里被公認是世界最傑出的貨幣專家,經常被各國央行徵詢有關貨幣政策的建言。遺憾的是,這些央行大多時候因為政治理由而忽視他睿智的建言。

他因為具有在別人自滿時預見金融災難的特異能力,而被稱為蘇黎世渡鴉(the Raven of Zurich,渡鴉喻為智者)。渡鴉在希臘神話中與預言之神阿波羅有關。在《舊約聖經‧列王紀》,渡鴉奉上帝之命服事先知厄里亞(Elijah)。索馬里稱得上是自古以來最偉大的經濟先知之一,他的回憶錄英文翻譯本書名為《蘇黎世渡鴉》。

索馬里不僅比別人早預見第一次世界大戰、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他還精確地警告這些大禍事會帶來通貨緊縮和通貨膨脹的後果。他活著見證古典金本位制之死、兩次大戰期間的貨幣亂局,以及新的布列敦森林(Bretton Woods)體制。他死於布列敦森林體制結束前的1956年。

索馬里成功預測極端事件的基礎,類似本書所使用的分析方法。他沒有使用和我們現今使用的名詞;在他參與市場時,複雜理論(complexity theory)和行為經濟學是多年以後才出現的。不過,他的方法可從他的著作中看到。

舉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他回憶錄中稱為「桑札克鐵路」(The Sanjak Railway)的一章,描述發生在1908年的一段插曲,牽涉索馬里想籌辦一筆聯合商業貸款。貸款將用來興建一條從波士尼亞到希臘港市塞薩洛尼基(Salonika,現今的Thessaloniki)。鐵路本身是一項不重要的計畫,索馬里受維也納贊助者所託,想試驗該計畫在財務上的可行性。

提議的路線經過奧圖曼帝國一個叫桑札克新市場的省份。這條路線必須由維也納向奧圖曼政府申請許可。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維也納大為震驚。從莫斯科到巴黎的各國外交部長都激烈反對。索馬里寫道:「俄國─法國聯盟對奧匈申請興建一條鐵路特許的反應,是史無前例的激烈抗議─並且反過來採取政治性的反制,提議興建一條從多瑙河到亞得里亞海的鐵路。」

這起鐵路事件恰好在1912至1913年的巴爾幹戰爭之前發生,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早六年。但光從法俄聯盟的反應判斷,索馬里正確地推論世界大戰已無法避免。他的分析是:如果一個無關緊要的事件就能刺激地緣政治緊張達到沸點,那麼無可避免會發生的較大事件勢必導致戰爭爆發。

這個推論是貝氏統計學(Bayesian statistics)的完美例子。事實上,索馬里從一個有關世界大戰可能性的假說出發,在沒有任何資訊的情況下,猜中的機率即為50:50。當發生桑札克鐵路這種事件,它們會被加入貝氏定理數學形式的分子和分母,進而升高戰爭的機率。當代的情報分析師稱這種事件為「跡象和警訊」。到了某個時點,這個假說的強度會使戰爭看似無可避免。貝氏定理可以讓分析師比一般人提早獲得結論。

桑札克鐵路事件類似現今從裏海到歐洲天然氣管的對峙,其中一部分管線可能穿過奧圖曼時代的桑札克。參與的國家─土耳其、俄羅斯和德國─和當年一樣。我們這個時代的索馬里在哪裡?誰是新渡鴉?……

本書使用索馬里的方法─病因學、心理學、複雜性和歷史─重新拾起蘇黎世渡鴉遺落的金融愚行線索。

經濟學是科學嗎?是的,而問題就出在這裡。經濟學是科學,但大多數經濟學家不是科學家。經濟學家的行為像政客、布道家或宣傳家,他們忽視不符合他們樣板的證據;經濟學家喜歡科學的名聲,但不喜歡那麼嚴格。現今疲弱的世界成長可以追溯到這種假科學。……

大多數學界的經濟學家不是科學家;他們是教條主義者。他們抱殘守缺,不肯接受新觀念,並且揚棄與教條抵觸的資料。這種具有破壞性的情況不局限於學界,因為經濟學家占據了央行和財政部等具有很大影響力的職位,他們使用過時的理論不僅影響學術,也摧毀國家的財富。

在下一次金融危機發生前,這個主題值得我們深入探究,因為影響的層面極其廣大。從上次危機到寫作本書時,美國的經濟已持續成長七年,但速度仍然遲緩。從2008年以來的這個間隔,約略與1987年、1994年、1998年和2008年的間隔相當。危機之間差七年並非固定的間隔,短期內發生崩盤的可能性並非絕對,不過,如果發生的話不應該有人感到意外。

在金融體系如此脆弱和政策制訂者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當災難發生時勢必需要極端的政策措施。本書的目的在於喚起當局重估風險的統計特性,開始應用新理論,並且在太遲前懸崖勒馬。……

在本書裡,我以理論家的身分,應用複雜理論、貝氏統計和行為心理學來研究經濟學。這是一個獨特的方法,還沒有形成經濟思想的「學派」。本書也運用「歷史」。當有人問我經濟思想中哪個既有學派最有用時,我回答:歷史;也就是把經濟活動視為從文化衍生的人類活動。

台灣版序

前言

這就是結束
控制一個金融扼制點/九重冰:足以毀滅全球/暫停營業/金融暴動

一種貨幣、一個世界、一套秩序
世界貨幣/世界稅制/新世界秩序/震撼主義

心智的荒城
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資本和複雜性/複雜性/反饋

前震撼:1998年
賺錢機器/專家聚集/貪婪高漲/金融渦流/沒有學到的教訓/後果

前震:2008年
新危機/後果(續篇)

地震:2018年
「沒有臉孔的人」/黃金的力量/美元短缺/地震2018年

菁英的篝火
牛羚和母獅/蘋果與貓/債務帝國/死路

資本主義、法西斯主義和民主
重新評價熊彼得/新禁衛軍/新法西斯主義/貨幣連結

注意一匹黑馬
倒數計時/不連貫:貨幣世界無基準/科隆納宮:懂得持盈保泰的舊富

結論
註解/參考資料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