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利比亞戰地日記》
作者 閭丘露薇
出版社 光明日報出版社
ISBN 9787511215116
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各體文學
價格 HK$58.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本書是鳳凰衛視記者閭丘露薇利比亞採訪見聞,記錄了作者在採訪過程中,在利比亞東部地區,遇到的利比亞人民,他們對於這場衝突的感受、他們的生活因為這場衝突所遭受的影響、以及對未來的希望。

透過這些記敘,作者希望向讀者呈現,在紛繁的國際事務中,不同的國家,特別是西方,如何在利比亞以及中東的變革中,來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也希望讓讀者看到,穩定的社會,對於個人來說,是如何的重要,戰亂、沖突,人民總是最大的受害者。
本書是鳳凰衛視記者閭丘露薇利比亞採訪見聞。在這本書裡面,記錄了在採訪過程中,在利比亞東部地區,遇到的利比亞人民,他們對於這場衝突的感受,他們的生活因為這場衝突所遭受的影響,以及對於未來的希望。

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作者努力用客觀中立的方式進行記述,用一個第三者的姿態,來觀察這個地方發生的變化。本書講述的是記者在當地每一天的所見所聞,用日記的方式呈現,每一天遇到不同的人,事態也在不斷的發展,而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每一天也在不斷的變化。

透過這些記敘,作者希望向讀者呈現,在紛繁的國際事務中,不同的國家,特別是西方,如何在利比亞以及中東的變革中,來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也希望讓讀者看到,穩定的社會,對於個人來說,是如何的重要,戰亂,衝突,人民總是最大的受害者。

作者作為在美國反恐戰爭打響之後,第一個進入阿富汗採訪的華人記者,2003年伊拉克戰爭,第一個進入巴格達採訪的華人女記者,在書中也進行了縱深的比較,希望透過這些觀察和記錄,嘗試讓讀者看到,國際關係在過去十年發生了不少變化,也因為這樣,面對像利比亞這樣的國家所發生的變革,任何政府都需要採取更加靈活的方式,這樣才能夠更好的保護國家利益。


Day 1.出埃及記

Day 2.初到班加西

Day 3.“卷毛大叔”卡紮菲

Day 4.遙望的黎波里的

Day 5.兩個利比亞司機

Day 6.義大利的殖民史

Day 7.辦報紙的年輕人

Day 8.點燃利比亞風暴的人

Day 9.班加西的中國專案

Day 10.卡紮菲和他的綠寶書

Day 11.戰爭中的媒體

Day 12.拉登死訊

Day 13.利比亞版的薩哈夫

Day 14.卡紮菲口中的基地組織大本營

Day 15.從古希臘到阿拉伯

Day 16.耐心等待的利比亞人

Day 17.利比亞的部落社會

Day 18.卡紮菲的雇傭兵

Day 19.利比亞的貧富差距

Day 20.利比亞和埃及的恩恩怨怨

Day 21.來訪的波蘭外長

Day 22.民眾眼中的卡紮菲

Day 23.利比亞民眾眼中的好人——穆巴拉克

Day 24.親歷槍擊事件

Day 25.巴勒斯坦的受難日

Day 26.阿拉伯媒體的力量

Day 27.不要成為自己反對的那種人

Day 28.東邊和西邊的相互想像

Day 29.利比亞的學術自由

Day 30.不受歡迎的美國

Day 31.真假難辨的時刻

Day 32.歐盟的到訪

Day 33.美國人的到訪

Day 34.戰亂中的受害者

Day 35.告別班加西

Day 36.埃及的解放廣場

後記
落筆寫後記的時候,算一下,利比亞的戰火已經燃燒了六個月了。

時間真快,而人們對於利比亞的關注程度,在被其他一個又一個的熱點所轉移之後,這些天又開始重新燃起,因為反對派攻入了的黎波里。

搜索今天最新的消息,卡紮菲不知所蹤,三十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目前被困在Rixos酒店,用記者們自己的話來說,可以把自己形容成人質,因為門口還有卡紮菲的軍人以及支持卡紮菲的志願者把守,他們離不開酒店。

而根據這些記者的報導,從三天前開始,先是卡紮菲的家人,然後是高官和他們的家屬們,最後是陪伴和看守記者的翻譯們,都從酒店裡面消失了。

這兩天接到不少媒體的電話,問我如何看待這個急轉直下的局勢。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突然,因為這一天,總是會到來,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五個月前,當我在班加西的時候,一名反對派的官員就對我說過,他估計需要至少半年,才能夠打到的黎波里,現在回頭來看,他預測的相當準確。

其實的黎波里外國記者們的處境,和03年的巴格達極為相似,城市被包圍了,大家都成為事實上的人肉盾牌。而不同的地方在於,03年的巴格達,薩達姆從來都沒有派士兵把守酒店,記者們一直是可以在城市裡面自由走動的,只不過不能夠自由採訪而已。也因為這樣,當巴格達被美軍保衛的時候,駐守在酒店內的外國記者,可以到市中心,到機場,去查看真實的戰況。而這次,酒店變成了相對最為安全的地方。

就在一個月前,收到一個曾經在的黎波里中資石油公司工作的朋友的來信,他說,“我們公司在的黎波里的經理部被軍隊占了。我們的車都被徵用去打仗了,就連SABAHA那邊的兩個沙漠專案的上百輛車都被徵用了。營房車也拉走打仗去了。”

而就在五月份,他給我的信裡面還說,沙漠項目還有當地雇員看管,一切還算正常。

這從側面證明了反對派之前的指控,卡紮菲的軍隊開始使用民用設施以及民用車輛。而說到中國,不管是反對派還是利比亞政府的代表,都先後訪問了北京。而中國紅十字會的救援物資,也已經在不久前,直飛班加西。

為了勝利,不管是利比亞政府還是反對派,除了戰場上的較量,同樣也一直在進行輿論戰,只不過一方完全開放,一方在用組織管理的方式。不管怎樣,記者們都面對一個同樣的問題,如何確保看到和聽到的這些內容的真實性。

和一個從的黎波里歸來的同行聊天,回想起一場場被組織的現場拍攝,她笑著搖頭:“實在是水準太低,居然那些血滴成了一個個規則的圓形,誰都知道那是佈置出來的現場。”

我說:“其實會不會是人家故意留下的破綻?也許是消極抗命。”

離開班加西,到現在為止,依然有太多的問號。

到底是不是有雇傭軍?雖然其他媒體有拍攝到,我也見過當地人手機裡面的錄影,但是因為無法採訪到個案,我只能夠放棄這樣的報導。到底是不是有大批女性被強姦?因為我採訪過的女醫生之後又說,她已經失去了和所有受害者的聯繫。
很多時候,誇大苦難,也是一種爭取關注和同情的方法,因為這個世界,對於苦難見得太多,同情心的標準,越來越高。

只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時間,才能給出真相。但是不管怎樣,不會改變反對派反抗暴力的合法性。

還有,見到那個重慶女孩了。當和平來臨,女孩終於可以靠自己來握住幸福了吧。


2011年8月22日於香港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0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