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ber's Area My Account
Forgot password
Find our Stores
《宮廷珍寶》 (Treasures of the Imperial Court)
Editor 徐啟憲
Publisher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789620753602
Classification 藝術及音樂 > 工藝美術 > 中國工藝美術
Price HK$420.00
 
Exchange Rate is just for reference
Exchange Rate Reference
Exchange Rate is just for reference
Product details are for reference only. Please call or visit our stores to confirm the stock in advance.
 More information
本卷收錄了二百餘件╱套清宮珍寶文物,按照用途分為禮儀、陳設、服飾首飾、武備、宗教及生活用品等類別,代表了清代宮廷製作和使用珍寶的概貌,具有突出的宮廷文化特色;反映了清朝帝王之家宮廷生活的各個層面。


The present volume contains a variety of treasures kept by the Qing court and used by empresses. These cultural relics are made or inlaid with gold, pearls, diamonds and gems. The clock made of 10,000-tael gold is a rare treasure with inestimable historic value.


導言
清宮珍寶﹕再現帝王生活

徐啟憲

  在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百萬件文物中,珍寶文物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其數量有數萬件之多,是國內博物館收藏最為豐富的。這些珍寶文物,絕大部分是清朝皇宮遺留下來的,主要包括清朝各代皇帝及其后妃們的生活用品、冠服飾品、禮儀用品、陳設品以及宗教祭祀用品等,反映了清王朝帝王之家宮廷生活的各個層面,對於認識和研究清代宮廷典章制度、宮廷生活、宗教文化和工藝美術等方面,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佐證,有著極其重要的價值。

  所謂珍寶,即珠寶玉石之總稱,一般分為兩類。一類為無機珍寶,即礦物質珍寶,其中有金屬類、鑽石類、寶石類、玉石類。金屬類包括金、銀、銅等﹔寶石類包括紅寶石、藍寶石、綠寶石、祖母綠、綠族石寶石、金綠寶石、碧璽、鋯石、尖晶石、橄欖石、石榴子石、石英、長石等﹔玉石類包括玉、翡翠、青金石、綠鬆石綠松石、孔雀石、雞血石等。另一類為有機珍寶,包括珍珠、琥珀、珊瑚、玳瑁、象牙等。玉器作為清宮珍寶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中已有專集出版,本卷不再收入。本卷收入的二百餘件(套)清宮珍寶文物,按照用途分為禮儀、陳設、服飾首飾、武備、宗教及生活用品等類別,代表了清代宮廷製作和使用珍寶的概貌,具有突出的宮廷文化特色。

  人類自有歷史記載以來,珍寶就在人類社會生活中起著重要的作用,成為人類美化生活、陶冶情操的裝飾品,是人類文明、進步和文化藝術發展的象徵。人類對於珍寶的認識和概念,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是不盡相同的。在古代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由於社會生產力水平低下,人們只能從自然界的礦物中尋找五顏六色的珍奇來裝點自己的生活,難以尋覓的金屬、礦石等,就成了珍寶的典型代表,如黃金、白銀、銅、鐵、玉石、瑪瑙、水晶、玻璃、雲母、海貝、珊瑚等都曾經被視為稀有的珍寶。由於這些珍寶多為稀有難得之物,以及具有質地堅硬、色彩奇麗的美化和裝飾作用,因此,往往被賦予眾多的社會功能,如在人們社會交往中,成為不可替代的交換媒介,有著極高的經濟價值﹔在階級社會中,又成為衡量人們社會地位高低和財富多寡的象徵。這些社會功能,從考古發掘出土的大量實物資料中,已得到了印證。隨著社會生產力的不斷發展,科學技術水平不斷進步,人們的認識能力也得以極大提高。特別到近代,人類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稀有難得的東西,今天已成為易買易賣之物﹔以往有著極高經濟價值的昂貴之物,現在已成為普通的物品﹔過去是人們社會交往的必備媒介,現在已失去作為媒介的價值﹔過去是衡量人們社會地位高低和財富多寡的標誌,如今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輝。供求關係和社會功能的變化,使得珍寶的內容和范圍也發生了變化,銅、鐵、玻璃、雲母、海貝等紛紛被排斥在珍寶之外,曾經與黃金有著同等經濟價值的白銀,亦退居到珍寶的末端,唯有黃金、美玉仍保留著它昔日的珍寶霸主地位。近代珍寶的概念和范圍有了新的界定,黃金、鑽石、美玉、翡翠、寶石、珍珠已成為珍寶的主要代表,它不僅是作為裝飾品所體現的文化功能,更多地是成為人們收藏和積累財富的重要目標手段,突出了它作為社會財富的地位。

  中國人認識和使用珍寶有著悠久的歷史,在大量的考古發掘材料中證明了這點。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出現了以各種珍寶裝飾的簡單佩飾,如江蘇南京北陰陽營遺址(公元前4000~前3000年)中,在死者的胸部發現有玉石、石英、瑪瑙等製成的佩飾(1)。山東臨朐朱封龍山文化(公元前2500~前2000年)晚期墓葬中,女墓主戴有綠鬆石綠松石耳墜(2)。 胸部佩玉飾。內蒙古赤峰夏家店夏商時期墓地,出土了數量可觀的松石、白石、玉、瑪瑙等質地的珠寶,說明當時寶石的使用已很廣泛(3)。 漢唐以後,珍寶的應用范圍擴大,和加工技術都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如湖北安陸王子山唐吳王妃楊氏墓中,就出土有數百件金銀、綠松石、玉、料珠、玻璃器等,不僅加工成各種形狀,有的還應用鑲嵌等技術(4)。

  清王朝統治中國達 260多年,封建皇帝是國家的最高統治者,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朕即國家”即是封建皇權的象徵。皇帝利用他的地位和權勢,集天下奇珍異寶於宮中,供其享用和揮霍,過著平民百姓無法想像的奢華生活,是國家擁有和享用珍寶最多的人。清代宮廷在使用和製作珍寶上有著其鮮明的特點。

清宮珍寶突出的使用功能

  故宮博物院現存的清代珍寶中,單體的黃金、鑽石、寶石、翡翠、珍珠等數量並不多,而大量珍寶都存於皇帝和后妃使用的各種器物上,或用珍寶製作,或用珍寶鑲嵌。因此,清宮珍寶最突出的特點之一是使用而不是當作財富收藏。

  清宮禮儀用品中,用黃金製作或用珍寶鑲嵌而成的器物不計其數,其中最為典型的是清代康(熙)乾(隆)兩朝用黃金鑄造編鐘。編鐘,是宮中中和韶樂中的一種樂器,自古以來多用青銅製造,清代編鐘多為銅鎏金。康熙皇帝60歲生日時,為顯示國力強盛和皇帝的文治武功,特旨用黃金一萬多兩製作了16枚一套的金質編鐘,作為萬壽慶典的禮樂重器。乾隆皇帝敬天法祖,將皇祖康熙皇帝的行為作為自己日常行為的準則,乾隆五十五年(1790),乾隆皇帝80歲生日時,也鑄造了16枚一套的金質編鐘,共用黃金 11439兩。康乾兩朝鑄造金編鐘,反映了康乾盛世的國力強盛和禮樂制度的完善,也說明瞭清宮廷對於珍寶的實際利用。民國時期,乾隆皇帝鑄造的這套金編鐘,被遜帝溥儀典押到北京鹽業銀行,以解決其宮廷生活財力的不足。抗日戰爭時期,由鹽業銀行副經理朱虞川的女婿胡仲之設法保存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的1949年後,他親手獻給了國家,又回歸故宮博物院,現在故宮珍寶館展出(圖5)。

  在帝后的儀仗用品中也大量使用了黃金製品。皇帝的儀仗稱鹵簿,皇后的儀仗稱儀駕,妃子的稱彩仗。在帝后龐大的儀仗中有八件金器,稱“金八件”。據《大清會典》記載﹕皇帝的鹵簿金器八件,包括兩耳三足提爐二,橢圓香盒二,洗一,水盂一,赤金質,鈒雲龍、珠火、瑞草,嵌珊瑚、青金、綠松石﹔大瓶小瓶各一。每一件金器大小尺寸、造型、紋飾及其用法都有嚴格的規定。以提爐為例,規定﹕“皇帝鹵簿提爐,範范金為之,形圓,有蓋,通高七寸八分,深四寸六分,口徑三寸二分,腹圍一尺七寸六分,蓋高二寸,徑與口徑同。環鏤芙蕖,下垂雲葉,頂鏤盤龍,提以金索四,三屬於爐,一屬於蓋,並繫系雲葉上。提桿攢竹髹朱,長四寸五分,圍三寸一分四厘,兩端飾金龍首尾,上綴金鉤以懸爐,行則提之,陳設時,承從八角盤。” (5) (圖9)皇太后、皇后儀仗亦有金八件,但紋飾不同,如皇后的輿洗,範金,形圓,十二棱,邊鈒八寶花紋,花紋中立雙鳳,相間鑲嵌珊瑚和松石(6)(圖10)。

  朝珠為清代官員佩戴的飾品,是清代禮儀用品中常見的一種。每盤朝珠由 108顆圓珠組成,由四個結珠(又稱分鑲)等分之﹔三串紀念,每串由10顆小圓珠和兩個墜角組成﹔背雲一個,寶石製,垂於背後。朝珠由各種質地的珠寶組成,有東珠朝珠、翡翠朝珠、寶石朝珠、綠松石朝珠、水晶朝珠、珊瑚朝珠、琥珀朝珠、菩提子朝珠等。不同場合皇帝佩戴不同朝珠,凡宮中大典,皇帝御太和殿,穿朝服要戴東珠朝珠(圖82、83)﹔皇帝赴天壇祭天時,戴青金石朝珠(圖88)﹔祭月戴綠松石朝珠﹔祭日戴珊瑚朝珠。而穿吉服則戴寶石、翡翠和其它其他質地的朝珠(7)(圖84、85、86)。

  帝后冠服上使用各色珠寶也極為普遍,這裡僅以皇后朝冠為例。皇后朝冠分冬、夏兩種,冬朝冠由薰貂製作,上綴朱緯,頂三層,每層貫大東珠一顆,皆承以金質鳳凰,每只鳳凰飾二等大東珠三顆,珍珠17顆,鳳啣大東珠一顆﹔朱緯上,周綴金鳳七隻,上嵌二等東珠63顆,小珍珠 147顆,貓眼石七塊。金翟鳥一隻,上嵌小珍珠16顆,貓眼石一塊。鑲青金石金桃花垂掛一件,嵌二等東珠六顆,二等珍珠五顆,三等珍珠六顆,四等珍珠 302顆﹔鑲青金石金箍一圈,嵌三等東珠13顆﹔嵌松石、青金石垂掛一件,嵌二等東珠16顆,二等珍珠五顆,三等珍珠五顆,四等珍珠 324顆﹔垂掛末綴珊瑚墜角。冠後護領,垂明黃絛二,末墜寶石墜角(8)(圖61)。

  帝后日常用品利用珠寶作裝飾更是比比皆是,特別是帝后的首飾、佩飾、陳設,無不是用珠寶作裝點。首飾類有頭花、鈿子、扁簪、花簪、耳墜、戒指、手鐲等﹔佩飾有佩、帶板、帶扣、香囊、火鐮等﹔陳設品更是多種多樣。后妃的髮型裝飾是最重要的,如像簪子就有扁簪、長簪、花簪,均以各種珠寶製作。清末慈禧太后,更是喜愛各種珠寶首飾,清宮造辦處按照她的旨意製作了大量的首飾,檔案記載﹕“謹將遵照畫樣恭製首飾教繕清單恭呈慈(即慈禧)覽﹕綠玉扁簪四對,鑲嵌金扁簪三對,枷楠香扁簪二對,玳瑁扁簪一對,綠玉長簪一對,鑲嵌金長簪三對,鑲嵌綠玉長簪二對,珊瑚長簪一對,枷楠香長簪三對,鑲嵌金鐲八對,珊瑚鐲六對,綠玉鉗七對,鑲嵌綠玉鉗二對,鑲嵌枷楠香鉗三對,鑲嵌金鉗三對,鑲嵌珊瑚鉗一對,鑲嵌碧璽鉗五對,珊瑚溜六對,綠玉溜六對,綠玉戒指六對,鑲嵌金溜五對,檀香溜一對,枷楠香十八子(手串)一掛,嵌各樣花枷楠香佩二十種”(9)。 “慈禧太后特別喜愛各式頭簪,據清宮內務府檔案的不完全統計,僅三次製作各式珠寶簪就有幾十種,名稱各異,有龍鳳器物,有花鳥魚蟲,還有各種吉祥圖案等,名目繁多,如蝴蝶簪、瓶花簪、蜘蛛簪、長字簪、如意簪、雙蓮簪、金蟬簪、海棠簪、壽字簪、寶蓮簪、菊花簪、螳螂簪、方勝簪、葫蘆簪、盤龍簪、鶴簪、蜻蜓簪、吉慶簪、蝠簪、蟈蟈簪、雙鳳簪、茶花簪、通氣簪、和合簪、福祿簪、梅花簪、蝦簪、行龍簪、金蟾簪、鸚哥簪、元寶簪、螃蟹簪、佛手簪、靈芝簪、荷葉簪、年年吉慶簪、八仙慶壽簪、爐瓶三事簪等等(10)。本卷選取了部分珠寶簪,如金鑲珠石蘭花蟈蟈簪,用一顆大藍寶石和金累絲編嵌成蟈蟈,金累絲點翠為花枝,貓眼石、珍珠、水晶為蘭花,白玉、珊瑚為靈芝﹔蟈蟈伏在蘭花之上,形象生動,工藝精良(圖 130)。銀鍍金嵌珠寶蝴蝶簪,金質蝴蝶式,上嵌紅寶石,蝶翅為金點翠上嵌紅寶石二塊,碧璽二塊,兩蝶曨鬚各嵌圓形珍珠一顆,造型逼真,做工細膩(圖131)。 這些珠寶簪,不僅反映了慈禧太后個人的生活情趣和喜好,也折射出體現了清代后妃宮中生活的狀況,可見看出珍寶在宮廷生活中所佔的地位。

  清宮中有佛堂近五十個,供奉著各種質地的佛龕、佛塔、壇城、佛閣、佛像、七珍八寶等供器和祭器,其中以金製和珠寶鑲嵌而成的,數量相當可觀,反映了清宮中宗教文化的興盛。如金累絲嵌珠寶佛塔,塔身全部用金累絲纏繞而成,塔上鑲嵌著近千塊紅、藍寶石,及貓眼石、綠松石、水晶、碧璽等,工藝精細,材料珍貴,價值連城(圖171)。 佛堂中還有一座件特殊的佛塔,名金髮塔,是乾隆皇帝為其母親盛放頭髮之用的。乾隆四十二年(1777)正月二十六日,乾隆皇帝的生母孝聖憲皇太后駕薨於圓明園,乾隆皇帝為表孝忱,寄託哀思,下詔內務府造辦處,製作了這座金髮塔。塔的下部有匣,專盛皇太后生前留下的御髮。塔身有龕,內供無量壽佛一尊。髮塔供奉在皇太后生前居住過的慈寧宮佛堂內。為造金髮塔,清宮內務府除用了廣儲司所存黃金外,又熔化了宮中和圓明園等處的部分金器,共用黃金三千多兩。塔傘周緣下垂由珍珠、紅藍寶石和綠松石綴成的瓔珞,塔身及龕門也鑲嵌珍珠、寶石及松石。塔身用鑄、澅鍱、鏨、刻等多種工藝手法製作,有著極高的工藝價值(圖175)。

  珍寶文物中,還有皇帝特別的專用品,如金嵌珠寶金甌永固杯即為一件典型製品。杯為金質,呈斗形,直口,兩側各有一夔龍為耳,龍首頂各嵌東珠一顆。三捲鼻首為足,金絲象牙抱象鼻兩邊。杯沿鏨回回紋,杯身鏨刻纏枝蓮和寶相花,用東珠11顆、紅寶石九塊、藍寶石12塊、碧璽四塊嵌作花蕊。杯腹一面正中開光鐫陽文篆書“金甌永固”四字,另一面鐫“乾隆年製”款。這件金杯,是皇帝每年元旦舉行開筆儀式時的專用品,除夕子時,皇帝更衣穿吉服,到養心殿東暖閣明窗,舉行開筆儀式,在明窗間的炕桌上,陳放著文房四寶,一邊置刻有“玉燭長調”四字的玉燭台,一邊置“金甌永固”杯,杯中斟滿屠蘇酒。子時正點,新的一年開始,皇帝提筆書寫吉祥語數字,祈求上蒼保祐國之強盛、民之平安。此杯為清嘉慶二年(1797)內務府造辦處所造,此時乾隆為太上皇帝,宮中仍用乾隆年號,所以杯的年款為“乾隆年製”。此杯現陳列在故宮珍寶館內(圖12)。

宮廷珍寶使用的尊卑等級

  清宮珍寶的又一特點是在使用上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封建社會是一個等級社會,封建皇帝處於這個等級社會的最頂端。在清代宮廷中,這種等級觀念體現得極為突出,如在珍寶的分配和使用上,等級差別無時無處不在,代表權力和地位的璽印,表現得最為明顯。

  清代官印,在印材、印鈕、尺寸等方面均有嚴格的規定,皇帝是最高統治者,他代表國家,寶璽最多,等級也最高。清乾隆時,規定皇帝為25寶,有金、玉、檀香木等,其中玉質的23方,金質一方(圖 1),檀香木一方。另有命寶十方,存放於盛京(今遼寧瀋陽)鳳凰樓,十寶中,七方為玉質,兩方金質,一方檀香木。金質命寶為“奉天之寶”和“天子之寶”,本卷收入的金交龍鈕奉天之寶即為其一。此寶通高9.7厘米,鈕高6.7厘米,印面12厘米見方,重6100克,交龍鈕,是至高無上皇權的代表(圖2)。 后妃璽印的製作也有著嚴格的等級區分,首先是名稱不同,皇后、皇貴妃、貴妃的印均稱寶,妃則稱印。第二,印鈕形狀不同,皇后寶為交龍鈕,皇貴妃、貴妃寶為蹲龍鈕,而妃印則為龜鈕。第三,璽印的尺寸不同,皇后、皇貴妃、貴妃的寶均是方四寸四分,厚一寸二分,而妃的印方三寸六分,厚一寸。第四重量不同,皇后之寶用三等赤金550兩,皇貴妃、貴妃寶用六成金400兩,妃印用五成金300兩11(11)。本卷中收錄的金交龍鈕皇后之寶(圖3)和金龜鈕珍妃之印(圖 4),兩相比較,它們的等級差別一目瞭然。

  清代將松花江流域產的珍珠稱作東珠,松花江流域是清朝滿族貴族的發祥地,因此,清代視東珠最為珍貴,由專人採集,稱為打牲烏拉。所有東珠全部都送入清宮內務府,只有皇帝、后妃和皇族才能使用,其他官員均不能享用。東珠按其大小、圓潤成色分為五等,與此相對應的是不同地位、身分者使用不同等級的東珠,一等東珠只有帝、后使用,二等以下的才能給妃嬪和各王府使用。東珠朝珠,在宮中舉行大典時,只有皇帝和皇后戴用,皇帝戴東珠朝珠一盤,皇太后、皇后御朝珠三盤,其中東珠朝珠一盤,珊瑚朝珠兩盤。雖然皇貴妃以下均戴朝珠三盤,但不得御東珠朝珠(12)。

清宮中有大小茶膳房數十個,皇帝的茶膳房稱御茶房和御膳房,其他的則據其所在宮殿而命名。從皇帝、皇后到妃嬪各有自己的膳房,每個膳房所用的金銀器皿都有嚴格的規定,由內務府分配驗視。皇帝的茶膳房中金銀器皿最多,據文獻記載,皇帝膳房例用﹕“金方二件,金鍋三件,金碗十一件,金大盤、二號盤各十一件,金碟十件,金匙三件,銀方六件,銀鍋十五件,銀大盤一百卅件,二號盤二百十件,三號盤三十件,四號盤六十件,銀碗二十五件,銀碟二百三十件”,御茶房金銀器有“金鍋一件,金茶筒五件,金勺一件,金碗一件,銀茶筒三十二件”(13)。從宮中幾十個茶膳房所分配的金銀器皿,既可看出宮廷生活中嚴格的等級制度,也可窺見帝后宮中生活豪華奢侈之一斑。

八方珍寶匯聚宮中

清宮珍寶的來源主要是宮中造辦處製造和國內外進貢品,僅另有少部分從民間市場上購買。本卷收錄的金器、冠服和生活用品,大部分是清宮造辦處製造的。清宮造辦處承擔著清宮帝后主要用品的製作,分為各作,有如意館、金玉作、鑄鑪鋠作、造鐘處、砲槍處、鞍甲作、弓作、琺瑯作、玻璃廠、匣表作、木作、廣木作、燈裁作、盔頭作等,又有江南三織造(即蘇州織造、江寧織造、杭州織造)專門為宮中織造各種成衣和鋪墊帳幔等。

  涉及到宮廷禮制方面的珍寶文物都由禮部或宮中造辦處製造,如帝后璽印、儀仗、冠服等。製造過程大體如下﹕首先根據清朝典章制度的規定畫出圖樣,經皇帝審定,下發內務府造辦處或有關部局製作蠟模,再經皇帝御批,製造成品,成品如需修改,再回造辦處細做,直到皇帝滿意為止。如金交龍鈕皇后之寶的鑄造,是經由禮部監造,鑄印局會同內務府製作,鑄印“均先撥造蠟模,按台鈕分寸定式進呈後,鑄印局官會同內務府官,於造辦處祭爐監造,用紋銀一百八十兩,十成金葉一兩二錢……金於內務府支取,銀及銅、鉛於戶部支取……鑄造金寶、金銀、鍍金印及撥蠟模,行文都察院轉傳五城,揀選精工匠役送部應用。局設工匠八名,內鑄匠二名,滾剉匠三名,磨鏨二名,鐫字一名。凡鑄造時所需物料皆於戶工二部支取”(14)。從中可知,黃金等物料取自戶、工二部,製造由禮部負責,鑄印局及內務府監造,鑄印地點在宮中造辦處,整個鑄印過程都要經過皇帝御覽和朱批。

  帝后日常用品一般也由清宮內務府製造,所需黃金及各式珠寶由內務府各庫領取,內務府各庫每年都要清點庫存向皇帝呈奏,清宮檔案中有許多這方面的記載。如“道光三年(1823)十二月初一,太監王常清、劉進禮呈奏現有庫存珠寶數目﹕貓眼十七塊,石果A1子墜六個,金剛石六百三十七塊,金剛石花一塊,紅寶石五百六十九塊,藍寶石一百九十七塊,黃寶石十七塊,綠寶石四塊,碧牙王西A2(璽)一千一百十一塊,大號珊瑚珠二把,計六百串,小號珊瑚珠一把,計二百九十串”(15)。檔案中還記載著造辦處製作活計用珠寶的情況,嘉慶四年(1799),造辦處製作銀鍍金點翠鳳冠一頂,共嵌用碎小正珠1404顆,紅寶石24塊,藍寶石19塊,碧璽三塊,芙蓉石一塊,假珠一顆,穿碎小正珠1350顆,紅、藍寶石,紅燒石墜角36個,連銀針珊瑚珠共重21兩三錢(16)。道光八年九月初十日,太監祿兒傳旨,交造辦處做戒指用碧璽一塊,重二兩六錢17(17)。從清嘉慶二十五年(1820)十二月初一起至道光六年(1826)十一月二十九日止,造辦處製造各種用品共用金剛石 100塊,五等寶石一塊,紅寶石30塊,藍寶石十塊,碧璽11塊,珊瑚米珠連絨共三兩(18)。

宮中造辦處不僅製造各種新的帝后用品,而且還改造舊的用品,這方面的文獻記載屢見不鮮。乾隆三十六年(1771)六月二十五日,太監胡世傑傳旨,正珠朝珠換上松石佛頭一對,繫文綬進,換下松石佛頭一對,換在金鑲紅寶石嵌松石朝珠上用,其換下松石佛頭一對於六月二十八日內庫收”(19)。“乾隆三十八年十月初八,日,胡世述傳旨,上將金鑲松石紅寶石朝珠一盤,拆下青金佛頭塔一副,(於十月十日內庫收)另換上松石佛頭塔一副。”(20)                
  ?M??跡??﹑槌??榛簧纖????鶩匪(歡裕??滴溺方????幌濾????鶩匪(歡裕??輝誚鶼??轂κ??端??????檣嫌茫??浠幌濾????鶩芬歡雜諏??露捲??巳漳誑饈鍘薄﹗扒??∪石??四曄??魯醢巳眨??中朗齟??跡??轄??鶼饉????轂κ????橐慌蹋??鶼慮嘟鴟鶩匪(桓保??ㄓ謔??魯跏??漳誑饈眨????簧纖????鶩匪(桓薄﹗?

清宮珍寶的另一個重要來源是貢品,主要由京師和地方官員進獻宮廷,也有部分為外國進獻宮廷和海外貿易所得。清朝京師和地方官員向皇帝和后妃進貢有各種名目,其中有年貢、萬壽貢和各種節日貢等。他們為了討得皇帝的歡心和陞遷機會,千方百計地搜羅各種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進獻給皇帝。如乾隆時期,兩廣總督李侍堯僅進獻給乾隆皇帝的金掛屏和珠寶盆景就不下十幾座。乾隆三十六年五月十八日,雲南巡撫署理雲貴總督彰寶,呈進雲南玉佛手洗一件,乾隆皇帝傳旨﹕交廣木作配座,完成後帶往熱河(21)。至於平日貢獻珍寶者更是司空見慣,如乾隆時,江西巡撫郝碩進白玉扳指九個,微瑞進白玉搬指兩個,三保進白玉詩意搬指九個。咸豐時,輔政八大臣之一的肅順進如意、紅碧璽帶頭一件,蚌珠帽珠一顆﹔明大人進琺瑯珠口表一件,青漢玉桃式玩器一件,銅鍍金嵌紅寶石雲玉帶頭一件等等(22)。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清王朝各民族的酋長和首領經常到北京或承德覲見皇帝並進獻本民族方物,其中不乏珍寶。在這些民族首領中,以西藏的達賴和班禪喇嘛進獻的貢品最多。乾隆四十五年(1780)八月十三日,乾隆皇帝70壽辰,西藏六世班禪貝丹益喜為乾隆皇帝祝壽來到熱河(今河北承德)和北京,乾隆還在承德避暑山莊外仿扎什倫布寺建須彌福壽之廟,供其講經。班禪向乾隆帝進獻了大批貢品,其中有兩件特殊珍寶,一件是銀胎綠琺瑯嵌寶石靶碗,通高23.3厘米,銀胎,外施綠琺瑯,通體嵌紅寶石。靶碗盛一漆皮匣內,匣蓋內裱白綾一方,上有滿、漢、蒙、藏四體楷書籤﹕“ 乾隆四十五年八月初三日班禪額爾德呢呈進銀胎綠琺瑯靶碗一件 ”(圖206)。 另一件為銀胎綠琺瑯嵌寶石海螺,高16.1厘米,通體珠光,口鑲銀胎綠琺瑯嵌寶石套,外配皮匣內貼白綾簽,書滿、漢、蒙、藏四體文﹕“班禪額爾德呢恭進利益琺瑯鑲嵌海螺一件”(圖192)。 兩器在工藝上應用了錘鍱澅、鑲嵌、琺瑯、鍍金等多種手法,用料華貴,做工精湛,體現了西藏手工業的製作水平,特別是西藏六世班禪為祝賀乾隆皇帝70壽辰而進獻,還有著特殊的歷史價值。乾隆皇帝對此二件珍寶十分欣賞,還特命造辦處的藏匠仿銀胎綠琺瑯嵌寶石靶碗製作了一件金胎綠琺瑯嵌寶石靶碗(圖207), 兩器成為一對姊妹之作。

清宮珍寶文物的另一個來源,是從市場上購買,不僅珍寶原料從市場上購買,有些成品也從市場購買或定做,因此,上面還刻有商家的印記。其中以首飾類居多,如金鑲珠翠耳墜,金托內刻“寶源九金”戳記(圖136); 金鑲珠翠軟手鐲,金梁上鐫“志成九金”戳記(圖138); 金鑲翡翠戒指,箍內側有“善記18”字樣〔(圖149(1??)〕);金鑲紅寶石戒指,箍內側有“德華足金”四字(〔圖149??(22)〕); 金鑲碧璽米珠戒指一對,箍內刻有“寶華足金”戳記〔(圖148?? (33)〕)等等。說明當時民間珠寶商家的珍寶裝飾品,也引起了居住在深宮的帝后的注意。

故宮現藏的清宮珍寶中還有一部分具有特殊的經歷,即民國初年被末代皇帝溥儀攜帶出宮,1949年以後,隨著溥儀刑滿釋放,又從公安部轉回故宮。這些珍寶以珠寶首飾居多,有康熙皇帝御用的金鑲貓眼石墜,乾隆皇帝御用的金質表錶盒,慈禧太后用過的白金鑲鑽石戒指〔(圖150??(3))〕、白金鑲藍寶石戒指(〔圖150??(2)〕)、金鑲祖母綠鑽石戒指〔(圖150??(1)〕)、帶珠翠碧璽十八子手串(〔(圖(142)〕、金鑲翠鈿口、金鑲祖母綠領針〔(圖199??(1)〕等。本卷收錄其中部分珍品,可算是這段特殊歷史的見證。

清宮珍寶的歷史藝術價值
  清宮珍寶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和極高的歷史、藝術價值。

  首先,珠寶一般都有著極強的裝飾性,再加之數量稀少,難於尋覓,因此十分珍貴,具有較高的經濟價值。如黃金,作為一種稀有的貴金屬,直到今天還在貿易中充當著貨幣的角色。因此,金器的重量和成色,就成為衡量其價值的重要標准標準之一。金器的成色根據用途分為足金、九成金、八五金、六成金23等,首飾類金器多為足金、九成金或以金累絲製成,便於穿戴﹔重器則多用八五金以下製作,較為堅固。清代已有了認看金器成分的鑑定師,清宮檔案中即有這方面的記載﹕光緒十五年(1889)正月初十日,造辦處錢糧庫署催總依榮,代領訛金匠景全慶認看得,聖母皇太后金如意,係七成金﹔皇上金錢、金寶、金錁,俱係六成金。而民間的金銀首飾店承做的金首飾,除刻有商號外,一般還刻有“足金’、“九金’、“18金”等成色戳記。清宮金器,無論重量還是成色,都是民間無法比擬的。乾隆時鑄造的金髮塔,重達107500克,令人瞠目﹗

  紅、藍寶石的礦物名稱剛玉,硬度為 9,顏色十分豐富,紅寶石有紅、粉紅、紫紅、橙紅、褐紅等色,藍寶石有藍、天藍、藍綠等,好寶石可見星光效應、貓眼效應或變色效應,主要產自斯里蘭卡、泰國、緬甸等,尤以斯里蘭卡所產最佳,寶石內含有豐富的固態或流態包裹體,其組合形態相對規則、美麗。清宮珍寶中,紅、藍寶石常被用作鑲嵌飾件,兩件以紅、藍寶石雕製的佛手(圖57、59),重量可觀,為罕見之物。
  祖母綠是寶石中最珍貴的一種,礦物名綠柱石,因其晶體結構中含有鉻元素而呈現美麗、純正的綠色,硬度為7~8,產於南美洲、非洲等地。祖母綠寶石透明度高,有星光效應,有礦物包體,裂隙發育,其悅目的色調為世人著迷,本卷收錄的祖母綠寶石嵌件(圖55)和金鑲祖母綠領針可為代表。

  鑽石,又稱金剛石,其硬度為10,是自然界硬度最高的礦物,產自非洲。鑽石為無色透明體,表面有金剛光澤,在紫外線下有熒光特性,以明亮展現其魅力,被稱為"寶石之王"。鑽石的切割十分重要,在標準切割下,每個亭部刻面都是全反射鏡,具有熒光性即火彩。多數鑽石由於含有其他成分,而呈淡黃色、褐色或灰色。本卷收錄的兩塊鑽石,色澤雖不十分純正,略帶淡黃色,但已是鑽石中的佳品了(圖53)。

  玉石類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翡翠,其屬輝石類礦物,又稱硬玉,主要為綠色,也有紅色、白色和無色,產自中國雲南、緬甸等地,因此又稱雲玉、綠玉。翡翠原為鳥名,翡為赤羽雀,翠為綠羽雀,其羽毛可做首飾,因翠綠色與鳥羽相近,故以翡翠稱之。翡翠產地分老坑和新坑,出自老坑的翡翠稱籽料、老廠玉,為在漫長地質作用下的原生礦石,透明度高,俗稱“水頭長”,顏色鮮明,質地溫潤﹔新坑表面新鮮,無風化皮殼,呈致密塊狀,透明度差,顏色鮮嫩。翡翠成色的鑑別,主要從顏色、光澤、有無斑綹、體質等諸方面考察,顏色純正、色相沉著、明豔晶瑩、無斑無綹者為上品,反之則為下品。清代雍正時期,翡翠作為貢品已進入宮中,如清宮檔案記載,雍正十一年(1733),雲南巡撫張允隋進貢永昌碧玉一具,青綠石盤四面,雲石珠40盤。乾隆以後,翡翠在各地向清宮的貢品中已佔有很大的比例。清末慈禧太后對翡翠特別珍愛,製作了許多扁方、簪、墜、戒指、手鐲和佩飾等。本卷收錄了大量的翡翠珍寶,說明了翡翠在帝后宮廷生活中的重要位置。

  在有機珍寶中,珍珠圓潤、光澤,晶瑩凝重,素有珍寶中的“皇后”之稱。珍珠與其他珍寶不同,它不需要琢磨就是一件珠光閃爍、美麗照人的裝飾品。珍珠是珠母貝在生長過程中分泌物形成的結晶體,分為內珠核和外珠層兩部分,顏色有白、奶油、粉紅及玫瑰、綠、黑色等,常見的是白色和奶油色,半透明或不透明,硬度在2.5~4。珍珠有天然珠和養殖珠之分,天然珠質地細膩,珠層厚,顆粒小,光澤強,呈半透明狀﹔養殖珠則珠層薄,質地鬆,顆粒大,光澤弱。因天然珍珠生長、採集不易,故而十分珍貴。珍珠根據生長環境分為海珠和淡水珠,海珠在中國南海、台灣等地都有出產,以廣西合浦最為著名,稱合浦珠或南珠。淡水珠在浙江、安徽、湖南、江西、四川等地有產,東北松花江流域所產淡水珠稱東珠,是清代皇家專用品。中國在東周時即以珍珠作裝飾品,宋代開始人工養殖珍珠。本卷所收清宮珍寶中,朝珠、帝后朝冠(圖62)所用都為東珠,其它其他鑲嵌品則多為海珠。

  珊瑚生長在熱帶海洋中,為腸腔動物“珊瑚蟲”分泌的石灰質堆積而成,主要成分是碳酸鈣,其經過多年演化,堅硬密實,外形呈樹枝狀,顏色有白、粉紅、深紅、橙、金黃、黑等多種,硬度為3~4。珊瑚有數千種,可作為珍貴裝飾品的有十幾種。清宮珍寶中,珊瑚製品十分豐富,既有圓雕陳設品,又有各種用品上的嵌件,琺瑯桃式盆珊瑚盆景(圖44)、珊瑚獅子(圖48)等為代表作。

  第二,清宮內務府造辦處,匯聚了當時各行最優秀的工匠,因此,清宮珍寶不僅用料極盡奢華,加工製作更是集各種工藝技巧於一身,代表了清代工藝的最高水平。
  翡翠太平有象磬,高26厘米,寬25厘米,翠料較大,色澤純正。製作加工時,在利用原料原形的基礎上稍事加工,用簡練的線條刻出回首的象形,象牙突出,鼻捲曲,腿短矬,既保持了磬的形狀,又刻畫出生動的象形,給人以諧調而又生動的美感。再配以銅鍍金小磬,紫檀雕如意紋木架,既是價值連城的珍寶,又是一件精美的工藝美術品(圖14)。

  翠竹盆景,是清宮內務府造辦處"玉作"和"累絲作"合作完成﹐。,累絲作製飾冰裂梅花圖案的四瓣銅胎掐絲琺瑯盆,。玉作製景,選白綠相間的上乘翡翠料,經雕琢和磨光,成為修剪過的老竹乾,用累絲與翡翠竹葉相連,插入竹節,形成老竹發新枝的景致。粗壯的竹根,體現了翡翠的質美,盆與景金、碧輝映,是一件鮮明而又脫俗的藝術佳品(圖27)。

  清代金器製作達到很高的水平,一件器物上往往彙集了鑄、錘鍱澅、鏨刻、累絲、鑲嵌等多種工藝手法。金雕花嵌寶石八角盒,高6.9厘米,徑15厘米,盒體為八成金,盒壁為八塊金板聯成,板面為鏤空花卉紋﹔通體嵌紅、藍寶石、翡翠、碧璽318塊。全器採用了鑄、雕、鏨、鑲嵌等多種工藝製造,做工精致,色彩富麗華貴(圖193)。金累絲鏨花嵌松鬆石壇城,仿藏式壇城,通高35厘米,徑17厘米,先鑄出壇身,再在器身鏨刻寶相花紋,間飾桃形金累絲嵌綠鬆石綠松石八寶紋。壇座飾掐絲人、獸、樹、雲、火等造形及累絲八大寒林牆。壇中置方形城,內供奉大威德及眾賢。在直徑不到20厘米的壇城上,塑造出龐大、繁複的場面,是清代乾隆年間金銀器工藝的集大成之作,反映了清代金銀器工藝高度發展的水平(圖181)。
  金胎珊瑚雕雲龍福壽紋桃式盒,分為盒、蓋兩部分,有子母口可扣合。其胎為金質,外包紅珊瑚,滿雕雲龍福壽紋。此盒選用上等珊瑚,色彩純正,無雜色。特別是雕刻,紋飾飽滿、精細,刀工流暢,為雍正時期的作品,代表了清代雕刻工藝的水平(圖24)。

  另外,清宮珍寶文物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首先,清宮珍寶文物包括了帝后生活的各個方面,宮廷禮儀、典章制度、冠服、宗教、飲食、文化等等,可以說是清代宮廷文化的全面概括。第二,清宮珍寶文物的造型、紋飾,是中國古代民俗文化的集中反映,即希望生活的美滿和幸福長壽,因此,充斥著大量的以福、祿、壽為題材的作品。如陳設品中的銅鍍金累絲嵌珠寶盆三星獻瑞盆景(圖29)、孔雀石嵌珠寶蓬萊仙境盆景(圖30)、銀六方盆金鐵樹盆景(圖38)、銀六方盆金桃樹盆景(圖37)等,均是寓意祈求健康長壽之意﹔翠竹盆景、金瓶珍珠梅花盆景(圖28)以及銀鍍金鑲翠碧璽花簪(圖122)等,以古代文人“四君子” 中的竹、梅為題材,寓意高風亮節,耐雪抗寒的品質﹔水晶雙魚花插(圖23)、翡翠魚佩(圖101),象徵著五穀 豐登、年年有餘。一些首飾、佩飾上雕刻著蝙蝠、桃子、鹿、魚等,利用漢字的諧音,表示出福、祿、壽、喜的期望。另外,許多花鳥魚蟲都有著一定的寓意,如靈芝寓意長壽,牡丹象徵富貴,葫蘆和瓜表示子孫滿堂、子孫萬代,盤腸、回回迴紋表示延年益壽和江山萬代等等。更有些珍寶文物上直接就鐫刻著“福”、“壽”、“太平有象”、“金甌永固”等字樣,反映了封建帝王祈求國家強盛、五縠豐登和幸福長壽的理想。這些圖案、紋飾、造型多樣的珍寶,其文化內涵與中國古代多民族的傳統文化、民俗文化以及皇家文化是一脈相承的。

  清宮珍寶文物以其豐富的文化內涵,成為研究中國古代制度史、思想史、文化史、宗教史、宮廷史以及工藝美術史的重要資料,有著極高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註釋﹕
(1.) 南京博物院﹕《北陰陽營》(文物出版社1993年)。
(2. )李曰訓﹕《朱封龍山文化大墓》(宿白﹕《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大考古發現》 文物出版社 1999年)。
(3.)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大甸子──夏家店下層文化遺址與墓地發掘報告》(科學出版社 1996年)。
(4.) 《安陸王子山唐吳王妃楊氏墓》(《文物》1985年)。
(5.) 《欽定大清會典圖》卷捲七十八,輿衛二。
(6.) 同上,卷捲八十七,輿衛十一˙儀駕二。
(7.) 同上,卷捲五十七,冠服一。
(8.) 同上,卷捲五十八,冠服二˙禮服。
(9.) 《清宮內務府檔˙宮中雜件˙珠寶玉器類》第2026號。
(10) 同上。
(11) 《欽定大清會典》卷捲三十四。
(12) 《欽定大清會典圖》卷捲五十九,冠服三。
(13) 《欽定大清會典》卷捲九十八,內務府。
(14) 同上,卷捲三十四。
(15) 《清宮內務府檔˙宮中雜件˙珠寶玉器類》第2015號。
(16) 同上,第2014號。
(17) 同上,第2015號。
(18) 同上。
(19) 同上,第2027號。
(20) 同上,第2026號。
(21) 《養心殿造辦處各作承做活計清檔》3530號。
(22) 《清宮內務府檔˙宮中雜件˙珠寶玉器類》第2026號。
(23) 同上。
《清宮珍寶》

目錄

總序

文物目錄

導言──清宮珍寶﹕再現帝王生活

圖版

典章制度用器

陳設用品

服飾﹑首飾

武備

宗教用品

生活用品


This website best view with 1024x768;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1999-2021 Commercial Press (HK) Cyberbook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Save in Hold 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