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明清家具(上)》 (Furniture of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I))
編者 朱家溍
出版社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789620753565
分類 藝術及音樂 > 工藝美術 > 中國工藝美術
價格 HK$42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明清家具》上卷、《明清家具》下卷,共收入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明代和清代家具450件(套),為迄今最為詳盡的明清家具展示。當中絕大多數是首次公開發表,特別是一些用珍貴木材製作的家具,世間流傳極少,代表了當時家具製作的最高水準,是中國古典家具製作的典範。

本卷共收錄明代及清初製成的明式家具204件,包括床榻寶座13件、椅凳墩50件、桌案几106件、櫥櫃格箱26件、屏聯架9件,詳盡表現每件家具的設計和製作特色,由權威專家詳述明式家具發展的概況和特點,分析家具的結構、木質及風格特色。


The furniture of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preserved in the Palace Museum are of best quality and have a great variety. They are second to none in China. The large pieces of lacquer furniture can be found nowhere else in China. The lacquer furniture and the hard wood furniture will be included in two books. Book I includes the furniture of the former half of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Book II included the furniture of the latter half of the Qing dynasty.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之豐,質量之高,全國首屈一指,在世界博物館中亦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然而,其藏品從未系統地公諸於世。有見及此,故宮博物院與商務印書館攜手合作,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

《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動員了北京故宮博物院內全體研究者,在院內近百萬件珍貴的歷史文物中,百中挑一,將那些最具代表性的宮廷文物集中起來,約有一萬二千餘件,按主題分類,有系統地分成六十卷出版,可說是一項跨世紀的中華民族文化工程。本系列所錄的故宮收藏均極為珍貴,對讀者認識宮廷的生活、宗教文化和工藝美術等方面,都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佐證,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和極高的歷史、藝術價值,既可供文化藝術研究者、歷史學家、美術設計家等專業人仕參考,也適合一般文化愛好者、喜愛文物的人士觀賞珍藏之用。
集中國傳統家具大成的明代家具
朱家溍

藏明代家具最為豐富的,首推故宮博物院,本卷選入其中的精品,堪稱中國古典家具的代表。其中硬木家具佔絕大多數,其次是漆家具,另外,還有少量其它家具,以反映明代家具的全貌。硬木中最多的是黃花梨,這與明代家具追求簡潔、明快的總體風格是一致的,其次是花梨、紫檀,另有少量的鐵梨、烏木、雞翅木等。此外,本卷還兼收小部分清代做工而是明代風格的家具。

中國家具的發展

商周到漢魏時期,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是席地而坐,以席或床為起居中心,所用家具如几、案、屏、床也都相對矮小。東漢時從西域傳入胡床,約在南北朝時逐漸有了高形坐具,如敦煌的北魏壁畫中即有腰鼓形的坐具。發展到唐代已經出現凳、椅:如唐人名畫《紈扇仕女圖》中的圓凳、腰圓凳,唐天寶十五年(756年)高元珪墓壁畫中的椅等。這個時期不僅有高形坐具,而且在敦煌第220及第103窟初、盛唐維摩變壁畫中還出現了高案,但席地而坐的生活習慣仍舊廣泛存在,唐代是兩種起居方式並存的年代。五代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中有椅子、繡墩、高案等家具,說明當時已經垂足高坐。到宋代,則已經完全脫離席地而坐的生活方式了。
“椅子”一詞在宋代已見諸記載。《宋史》、《東京夢華錄》、《東巡記》等書中,有金交椅、銀交椅、白檀木御椅子、檀香木椅子、竹椅子、黃羅珠蹙椅子、朱髹金飾椅子等多種椅子的名稱。椅凳儘管很發達,但當時還不是每間房屋都陳設使用。南宋前期,椅子、杌子在士大夫家可能只在廳堂中陳設,至於婦女所居內室,還是習慣坐床,陸遊《老學庵筆記》載:“徐敦立言:往時士大夫家婦女坐椅子、杌子,則人皆譏笑其無法度。梳洗床、火爐床家家有之,今猶有高鏡台,蓋施床則與人面適平也。”宋人王明清《揮麈三錄》記載:“紹興初,梁仲謨汝嘉尹臨安,五鼓往待漏院,從官皆在焉。有據胡床而假寐者,旁觀笑之。又一人云:近見一交椅樣甚佳,頗便於此。仲謨請之,其說云:用木為荷葉,且以一柄插於靠背之後,可以仰首……今達宦者皆用,蓋始於此。”由此看來,交椅在南宋時已經製作得相當完善了。宋代是家具製作繁榮、品種豐富的時期,從眾多的宋墓出土的實用家具、家具模型以及壁畫看,許多家具的樣式、品種與明代已沒有多大區別。裝飾手法已經使用了束腰、馬蹄、蹼足、雲頭足、蓮花托等,結構部件用了夾頭榫、牙板、牙頭、羅鍋棖、霸王棖、矮老、托泥等。還出現專用家具,如棋桌、琴桌等。元代還出現了抽屜桌。中國家具發展到南宋,形式品種已經完備。宋、元、明是中國家具的成熟期,但明以前的傳世實物極少,只有明清兩代製作的家具有較多實物流傳下來。
明清家具以用材劃分,主要有漆家具、硬木家具、柴木家具和竹家具等。本書收錄其中工料精良、藝術價值較高者,佔篇幅最多的是花梨、紫檀等硬木家具,其次是漆家具。應該說明的是,在明、清兩代全國的家具製作行業中,產量最大、用戶最廣的是柴木家具和竹家具。所謂柴木,就是指硬木、細木以外各種可做家具的木材。這些家具雖然不是珍貴木材,但是舒適,古雅。竹家具還有一些特性是木材不具備的。可見它們也是深有中國傳統家具美感的。至於高級家具,在硬木出現以前,漆家具一直是主流。明代的初期和中期漆家具的生產仍很興旺,可以說仍是漆家具時代。明晚期硬木家具出現以後,漆家具的產量有所減少,但工藝手法和藝術水平有很大提高。同時,基於禮制,最莊重的地方,比如正殿中亦須用漆家具,未有用硬木家具的,明清都如此。本卷收錄了部分漆家具精品,旨在反映明清家具的全貌。至於在本書中佔篇幅最多的花梨、紫檀等硬木家具,因材質十分珍貴,因而在全行業總產量中只佔極小的比例,當然使用者也是極少數。硬木家具繼承了中國傳統家具造型和風格,但它的材質珍貴美觀,其硬度大更有利於表現某些造型和新的工藝技巧,因而造型的藝術性和結構的科學合理性更高,成為中國傳統家具的典範。

經濟發展與精美家具

明初洪武、永樂年間(1368-1424),實行“抑富佑貧”政策,使沒有土地的農民獲得土地,同時,興修水利、大規模地開懇荒地、不升科徵賦等等措施,使農業產量得到提高,百姓生活安定。另一方面國家的服役制度改變,允許若干工匠集資僱傭某人長期固定服役,以代替大家輪流服役。於是出過資的工匠就可以自由勞動,製成手工業產品在市場銷售。農業與工商業互相促進,使城市經濟繁榮起來。嘉靖年間(1522-1566)又規定,全國匠戶一律准許交錢代役,比以前准許集資僱傭代替輪流應役的辦法更進一步解放了生產力,對於百工之屬起著很大的推動作用。
在城鎮經濟方面,據《明書˙食貨志》載:宣德四年(1429)新設“鈔關”三十三個,以北運河沿岸為主,包括南京、揚州、淮安等。當時國家發行“大明寶鈔”犒賞兵丁,規定凡商品經過鈔關時必須以寶鈔納稅,但事先並未儲備兌換的現銀,因此商人就必須先以現銀兌換寶鈔,致使寶鈔的票面價值具備了符合實際的準備金。凡設鈔關的地方必須有很大的貿易額做基礎,商人才樂於使用寶鈔,說明明代早期這些地方都已是經濟繁榮的大城市。隆慶時(1567-1572)開放海禁,又出現了新的繁榮景像。據明人周起元在《東西洋考》序文中說:“我穆廟時,除販夷之律,於是五方之賈,熙熙水國……捆載珍奇,故異物不足述,而所貿金錢,歲無慮數十萬,公私並賴,其殆天子之南庫也。”後來又增設了數十個鈔關,也就意味著又有許多一般鄉鎮上升為工商業城市。據明人謝肇淛《五雜俎》載:“金陵街道寬廣,雖九軌可容。近來生齒日繁,居民日密,稍稍侵官道以為廛肆。”據清人董世寧《烏青鎮志》載浙江的“烏鎮與桐鄉之青鎮,東西相望,昇平既久,戶口日繁,十里以內,居民相接,煙火萬家,地大戶繁,百工之屬,無所不備。”
經濟的發展,使社會購買力不斷增長,供求關係使手工藝者因產品的競爭而不斷提高技術水平,促使各種手工業技藝精益求精,家具製作當然也不例外。高級家具首先由地主富商階層購買,逐漸影響到官員和王公貴冑,再上升為皇宮中的御用品。而官方的製作機構有充裕的貴重原料,又能以高工資待遇吸收最優秀的工匠,因此,可以製作出高水平的家具。這類高質量的家具與民間製作的精品相互影響,總體上提高了工藝製作水平。

漆家具技藝的高峰

明代家具在隆慶以前,海禁未開,硬木家具未流行,製作仍是宋代的繼續。明代早期家具有準確紀年的,如山東魯王朱檀墓出土的朱漆戧金雲龍紋盝頂箱、素木半桌、朱漆石面半桌、高翹頭供案等等。魯王朱檀卒於洪武二十二年(1389),出土的家具是明代早期家具代表器物,繼承了宋元家具的風格和技藝,但工藝水平在以“宋元為通法”的基礎上有很大的提高。至於傳世的明早期家具,故宮博物院藏刻有"大明宣德年製"款的黑漆嵌螺鈿龍戲珠紋香几(圖162)、剔紅孔雀牡丹紋香幾(圖163)等,代表了明早期漆家具的水平。宣德以後,直至正德(1436-1521),在傳世的小件漆器中未見署有年款,更未見有款的漆家具。
明代中後期又湧現一批有年款的家具精品,故宮博物院原存除嘉靖年製剔紅或雕填的各種箱具、萬曆年製黑漆金雙龍戲珠紋藥櫃(圖177)、黑漆灑螺鈿描金雙龍戲珠紋書格(圖186)已發表過外,本卷還首次發表填漆戧金雲龍紋立櫃(圖172)、黑漆灑螺鈿龍戲珠紋長方案(圖108)、黑漆嵌螺鈿描金平脫龍戲珠紋箱(圖192)等,均為帶年款的明代漆家具的代表作。
在紫禁城中的太廟、奉先殿等處原陳設使用的家具中,還有大量朱漆供案、香几、寶座、屏風、大櫃、戳燈等等,其中有不少可以看出是明代做工,但都無製作年款。另外,北京城內外各大寺觀、五嶽以及各大名山的廟宇中原存陳設使用的,都有不少明代家具,甚至有年代更早的,不過迄今尚未進行過準確的考察鑑定。
明代漆器產量之大,製作之精,品種之多,均超過了前代,各種漆工藝亦被廣泛應用到家具製作之中,收入本卷的即有單色漆、雕漆、描金漆、堆灰、填漆戧金、款彩、嵌螺鈿等多種,顯示出家具製作工藝的高度發展。如本卷收入較多的描金漆家具,是在素漆家具上用半透明漆調彩描畫花紋,乾後打金膠,上金粉,漆地與金色相映襯,形成富麗華貴的氣派,如萬曆款黑漆描金龍戲珠紋藥櫃、紅漆描金山水紋格(圖184)等。嵌螺鈿工藝此時也達到很高的水平,能根據紋飾要求,區分殼色,隨類賦彩,有絢麗多彩的效果。做法上分為嵌硬螺鈿和薄螺鈿。嵌硬螺鈿家具有黑漆嵌螺鈿花蝶紋架子床(圖3)、黑漆嵌螺鈿花鳥紋羅漢床(圖4)等;清康熙款的黑漆嵌螺鈿山水花卉紋書架(圖187)是嵌薄螺鈿家具的精品。
從文獻資料也可以看到這一時期家具的種類多,用量大,反映出家具製造業的繁盛。如明人編撰的《天水冰山錄》,載有嘉靖四十四年(1565)首輔嚴嵩之子嚴世藩獲罪被抄家的一本賬目,經統計有大理石及金漆等屏風389件,大理石、螺鈿等各樣床657張,桌椅、櫥櫃、凳杌、几架、腳凳等共7440件。高級家具的製造更是耗資巨大,明人何士晉彙輯的《工部廠庫須知》卷九,載有萬曆十二年(1584)宮中傳造龍床等四十張的工料費用:“萬曆十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御前傳出紅殼面揭帖一本,傳造龍鳳拔步床、一字床、四柱帳架床、梳背坐床各十張,地平、腳踏等俱全。合用物料,除鷹平木一千三百根外,其召買六項,計銀三萬一千九百二十六兩,工匠銀六百七十五兩五錢。此係特旨傳造,難拘常例。然以四十張之床,費至三萬餘金,亦已濫矣。”據此可以看出,宮中家具製作耗費之大。同時,還反映了家具製作上供求兩方面的情況:求的一方提出高的要求,供的一方在工料水平方面要使求方滿意,這是高度發展的必然結果。還有明代木工專用書《魯班經》,原來只有木結構建築做法,不包括家具,到萬曆年間(1573-1620)的增編本《魯班經匠家鏡》,則增加了製作家具的條款五十二則,並附圖式。這也說明隨著家具的需要量大增,學這門手藝的人增多,這部書正是根據社會上的需要而增編的。家具製作技藝,在這個時期已接近高峰,然而選材方面,萬曆以前還沒有花梨、紫檀等硬木家具。

硬木家具出現

明人范濂《雲間據目抄》一書載:“細木傢伙如書桌、禪椅之類,予少年時曾不一見,民間止用銀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韓與顧宋兩家公子,用細木數件,亦從吳門購之。隆萬以來,雖奴隸快甲之家皆用細器。而徽之小木匠,爭列肆於郡治中,即嫁妝雜器俱屬之矣。紈豪奢,又以櫸木不足貴,凡床櫥几桌皆用花梨、癭木、烏木、相思木與黃楊木,極其貴巧,動費萬錢,亦俗之一靡也。尤可怪者,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以木板裝鋪,庭蓄盆魚雜卉,內則細桌拂塵,號稱書房,竟不知皂快所讀何書也。”這條史料說明,嘉靖年間還沒有細木家具,至萬曆年間風尚為之一變,硬木家具開始出現在市場上,富有者爭相購買,發生這種變化的原因,經濟繁榮當然是其中之一,但主要的還是由於隆慶年間(1567-1572)海禁大開,花梨、紫檀等硬木得以流行。
明初,政府施行禁阻私人出洋從事海外貿易的政策。隨著國內工商業的發展,以及與鄰近國家商品交流的擴大,海禁政策已難以維持。隆慶初年,開放海禁,“准販東西三洋”。於是,在中國商品大量出口,海外的貨物亦源源流入,包括後來在家具業中的硬木。
硬木是明清以來對各類優質木材的統稱,常見的有紫檀、花梨、黃花梨、酸枝、鐵梨、烏木、雞翅木等,主要生長於南洋一帶。進入中國以後,這些熱帶木材很快就被蓬勃發展的家具製造業所吸收。硬木的優點,首先是紋理、色彩的自然美,如黃花梨、雞翅木等色澤美麗,紫檀、烏木則沉穩莊重,癭木還可天成山水自然之景;第二是木性穩定,加工性能好,拋光面光潔,耐久性強,可以較小的斷面製作出精密、複雜的榫卯結構。硬木這些材質上的特點,為明式家具風格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物質上的條件。
同時,明代文人追求典雅、精緻的審美趨向,影響到文化藝術及工藝品製作。明人文震亨《長物誌》中列舉了許多家具品種,沈津為《長物誌》作序,提到“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貴其精而便,簡而裁,巧而自然也。”這正是對當時家具製作和文人的室內陳設風格最恰當的評價。這種審美觀成為時尚的追求,於是使用的人多了,就成為社會風尚。
傳世明代硬木家具精品,大多是明晚期的作品。其總的特點是造型簡練、渾圓,比例適度,充分顯示出木材的自然美,顯得既淳樸厚重又空靈秀麗,典雅清新,造型符合人體的曲線。清代雍正、乾隆年間(1723-1795),出現了清代家具自有的風格,但仍有一部分家具是按照明代作風製作的。尤其是清代順治年間(1644-1661),家具的製作者仍舊是明代天啟、崇禎時期(1621-1644)的工匠,他們的作品當然不改舊規模,對於這種家具習慣上稱為“明式家具”。
明式家具是中國家具發展史上的高峰,一直以其簡潔流暢,倍受推崇和讚譽,事實上,明式家具亦有華麗的,只是簡練的佔大多數,它一般沒有或少加雕刻,以線腳裝飾為主,線腳的作用在於美化器身,將鋒利的稜角處理得圓潤、柔和,收到渾然天成的效果。如本卷所收的黃花梨六方扶手椅(圖27)、花梨藤心大方杌(圖44)等,通體很少或沒有雕刻,而是通過構件上的線腳依然起到很好的裝飾效果。
華麗的明式家具大多有精美的雕刻紋,或用小構件攢接成大面積的欞門和圍子等。特點是雕刻雖多,但做工極精;攢接雖繁,但極富規律性,具有整體裝飾效果,給人以富貴氣象,而無繁瑣的毛病。如本卷所收黃花梨月洞式門罩架子床(圖1),三面床圍子及掛簷均用四簇雲紋加十字構件連接,是這種風格的明代家具的代表作。
明代家具產地主要有蘇州、北京、山西等地,其中最著名的是蘇州,稱為“蘇做”。蘇做家具以硬木為主,而尤以黃花梨居多,民間也有以當地產的櫸木製作。其特點是精於選料、配料,造型比例合度,結構科學,榫卯精密,雕刻及線腳處理得當。製作者為節約木料,桌面、櫃門等的板心都較薄,固定板心的穿帶也多用雜木代替,為防止板心、穿帶變形,還將其糊布罩漆使之成為一體。本卷中的黃花梨噴面方桌(圖75),其桌裏披漆灰即為蘇做的典型做法。此外,坐具的座面多為藤編軟屜,一為舒適,二為節省木材。
京做(北京)家具多出自皇家御用監,其工匠多由各地選派,有些就來自蘇州,因此,其風格與蘇做區別不大,惟用材更為講究,所有構件均為同一種木料,絕無替代的(圖180)。除生產硬木器外,還有相當數量的漆家具(圖162)。晉做(山西)主要為大漆螺鈿家具,故宮現存的明代大漆螺鈿家具多從山西得來,黑漆嵌螺鈿花蝶紋架子床、黑漆嵌螺鈿花鳥紋羅漢床等即為其中的代表作。

明式家具分類說明

本卷所選明代和明式家具,大致分五類,第一類為床榻;第二類為椅、凳、墩;第三類為桌、案、几;第四類為櫥、櫃、格、箱;第五類為屏風、圍屏及其他家具。

第一類床、榻,為臥具和起居用具。明代此類家具主要有架子床、羅漢床、榻和床式大椅。
架子床,是可掛帳子的床,有四柱床、六柱床和拔步床三種形式。四柱床,即床面四角立柱,左右及後三面安床圍子,立柱上端四面安倒掛牙子,上有床頂。六柱床,即在正面床邊多加兩根立柱,在邊柱之間各裝一塊門圍子,正中為床門。此種為通行之式。還有在正面安裝欞格月洞門的形式。拔步床,是在前簷接出一層或兩層廊簷,登床時逐級而上,每層都有立柱和門圍,每層廊上均掛帳子。拔步床在長江中下游流行較廣,因這一帶冬季夜間氣溫較低,床下常放炭盆,床前陳設方凳、小桌以放衣物,二層廊則用於存放木炭、馬桶。以上的床都是單純為睡眠用的。
羅漢床,沒有床架,不能掛帳子,只在後面及左右安裝床圍子。這種床雖然也可以用於睡眠,但主要為日間起居用的。
榻,是不安三面床圍而又小些的床,也是為日間起居用的(圖10)。
床式大椅,形式同於羅漢床,明代帝后像中所畫的寶座即床式大椅。

傳世的明代床榻,多為漆或黃花梨製成。黃花梨床的床圍多採用攢欞法,這種做法主要為了充分利用零碎小材料,常見為
床榻寶座

黃花梨月洞式門罩架子床

黃花梨卍字紋圍架子床

黑漆嵌螺鈿花蝶紋架子床

黑漆嵌螺鈿花鳥紋羅漢床

黃花梨羅漢床

黃花梨卷草紋藤心羅漢床

黃花梨朵雲紋羅漢床

填漆戧金龍紋羅漢床
明崇禎
花梨嵌玉石欄杆羅漢床
清早期
黃花梨六足折疊式榻

紫檀荷花紋寶座

剔紅夔龍捧壽紋寶座

天然木流雲槎
明正德

椅凳墩

黃花梨如意雲頭紋交椅

黃花梨螭紋圈椅

黃花梨如意雲頭圈椅

黃花梨麒麟紋圈椅

黃花梨如意卷草紋圈椅

紫檀藤心矮圈椅

花梨花卉紋藤心圈椅

黃花梨捲書式圈椅

花梨夔龍紋肩輿

紫檀卷草紋圈椅
清早期
紫檀壽字八寶紋圈椅
清早期
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黃花梨六方扶手椅

黃花梨凸形亮腳扶手椅

黃花梨螭紋扶手椅

黃花梨方背椅

黃花梨扶手椅

黑漆扶手椅

黃花梨壽字紋扶手椅

紫檀雲紋藤心扶手椅
清早期
花梨藤心扶手椅
清早期
烏木七屏捲書式扶手椅
清早期
黃花梨卷草紋玫瑰椅

黃花梨六螭捧壽紋玫瑰椅

黃花梨雙螭紋玫瑰椅

紫檀夔龍紋玫瑰椅

紫檀鑲楠木心長方杌

花梨方杌

紫檀漆心大方杌

花梨藤心大方杌

紫檀鼓腿彭牙方凳

黃花梨藤心方杌

黃花梨馬扎

紅漆嵌琺瑯面龍戲珠紋圓凳

灑螺鈿嵌琺瑯面龍戲珠紋圓凳

紅漆嵌琺瑯面山水人物圖圓凳

楠木嵌瓷心雲龍紋圓凳
清康熙
青花瓷雲龍紋坐墩
明正德
青花瓷獅球紋坐墩
明正德
黃釉三彩瓷雙龍紋坐墩
明嘉靖
青花瓷花鳥紋坐墩
明萬歷
青花瓷雲龍紋坐墩
明萬歷
青花瓷龍戲珠紋坐墩
明萬歷
法華瓷花鳥紋坐

青花瓷仕女圖墩

紫檀五開光坐墩
清早期
黃花梨嵌癭木心坐墩
清早期
雞翅木六開坐墩
清早期
紫檀腰圓形腳踏
清早期

桌案几

黃花梨方桌

黃花梨花鳥紋展腿方桌

黃花梨卷草紋方桌

花梨方桌

黃花梨方桌

黃花梨方桌

黃花梨螭紋方桌

黃花梨束腰方桌

黃花梨方桌

花梨方桌

黃花梨梅花紋方桌

黃花梨噴面式方

紫檀噴面式方桌

黃花梨雲頭紋桌

黃花梨團螭方桌

黃花梨方桌

黃花梨回紋方桌

黃花梨螭紋方桌

紫檀夔紋屜方桌
清早期
花梨長方桌

黃花梨螭紋長桌
清早期
黃花梨雲頭紋銅包角長桌
明末清初
紫檀團螭紋兩屜長桌

黃花梨長桌

紫檀桌

紫長桌

梨條桌

填漆花鳥圖長方桌

紫檀條桌

黃花梨長桌

花梨嵌石面長桌

黃花梨螭小長桌

紫漆長方桌
清早期
黃花梨長桌
清早期
黑漆嵌螺鈿荷塘圖長方桌
清早期
填漆戧金五龍捧壽紋方桌
清早期
填漆戧金山莊圖長方桌
清早期
紫檀小長桌
清早期
黃花梨畫桌

紅漆描金龍戲珠紋宴桌
明末清初
填漆戧金龍戲珠紋宴桌
清早期
黑光漆三聯棋桌
明萬歷
填漆戧金雲龍紋琴桌

黑漆描金番蓮紋小琴桌
清早期
黑漆灑螺鈿龍戲珠紋長方案

黃花梨雲頭紋條案

紫檀長方案

紫檀長方案

紫檀長案

黃花梨長方案

花梨嵌鐵梨面長案

花梨長方案

黃花梨長方案

紫檀小案

黑漆長方案

紫檀小條案
清早期
鐵梨螭紋翹頭案

鐵梨翹頭案

花梨翹頭案

烏木邊花梨心小條案

花梨如意雲頭紋平頭案

黃花梨靈芝紋翹頭案

櫸木翹頭案

花梨雙螭紋翹頭案

鐵梨雲螭紋翹頭案

黃花梨翹頭案

花梨夔鳳紋翹頭案

紫檀平頭案

櫸木平頭案

黑漆嵌螺鈿花蝶紋翹頭案

紅漆描金長方案

黃花梨雙螭紋翹頭案

紫檀靈芝紋幾形畫案

花梨雲龍紋平頭案

黃花梨卷草紋翹頭案

花梨夔鳳紋平頭案

黃花梨夔龍紋翹頭案

雞翅木夔龍紋平頭案
清早期
黑漆嵌螺鈿花蝶紋平頭案
清康熙
填漆戧金雲龍紋平頭案
清早期
紫檀小長案
清早期
黃花梨夔龍紋捲書案
清早期
鐵梨纏枝牡丹紋捲書案
清早期
紫檀小炕桌

黃花梨炕幾

黃花梨銅包角炕桌

黃花梨炕桌

黃花梨夔龍紋炕桌

黃花梨小炕案

紅漆填繪卍字雲蝠紋炕桌
清早期
填漆戧金龍戲珠紋金包角宴桌
清早期
紅漆描金雙層面炕桌
清康熙
紫檀捲雲紋炕桌
清早期
紫檀炕几
清早期
紫檀小炕几
清早期
花梨小炕案
清早期
填漆戧金花卉紋炕案
清康熙
黑漆嵌螺鈿龍戲珠紋香几
明宣德
剔紅孔雀牡丹紋香几
明宣德
黃花梨荷葉式六足香几

紅漆嵌琺瑯面梅花式香几

紅漆嵌琺瑯面六足香几

黃花梨方香几

紫漆描金山水紋海棠式香几
清早期
黑漆描金圓香几
清早期

櫥櫃格箱

鐵梨四屜櫥

黃花梨聯三櫃櫥

填漆雲龍紋立櫃
明萬歷
黑漆百寶嵌嬰戲圖立櫃明

黃花梨百寶嵌蕃人進寶圖頂豎櫃
明末清初
黑漆描金山水圖頂箱立櫃

填漆戧金雙龍獻寶紋立櫃

黑漆描金龍戲珠紋藥櫃
明萬歷
黑漆地堆灰龍戲珠紋頂櫃
清早期
花梨櫃格

黃花梨雙層櫃格

黑櫃格
明末清初
黃花梨櫃格
清早期
紫檀櫃格
清早期
漆描金山水紋格

紫檀櫺格架格

黑漆灑螺鈿描金龍戲珠紋書格
明萬歷
黑漆嵌螺鈿山水花卉紋書架
清康熙
黑漆嵌螺鈿花蝶紋格
清康熙
洪武實錄金櫃
明早期
黑漆描金龍戲珠紋箱

紫檀龍戲珠紋箱

黑漆嵌螺鈿描金平脫龍戲珠紋箱
明萬歷
黃花梨官皮箱

紅漆描金雲龍紋箱
清康熙
填漆戧金龍戲珠紋十屜櫃
清早期

屏聯架

紅漆麟龍鳳紋插屏

黑漆百寶嵌小插屏

黃花梨仕女觀寶圖插屏

黑漆款彩百鳥朝鳳圖八扇圍屏
清早期
黑漆嵌螺鈿竹梅紋雙面插
清早期
黑漆灑螺鈿百寶嵌石榴紋插屏
清早期
黃花梨龍鳳紋五屏風式鏡

黃花梨龍首衣架

黃花梨鏤雕捕魚圖樹圍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1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