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此為公價貨品,不設額外折扣優惠。

《新莎士比亞全集(精)(特價)》
作者 莎士比亞
編者 汪若蘭
譯者 方平,屠岸,屠笛
出版社 貓頭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574691524
分類 文學 > 世界文學 > 世界文學作品
價格 HK$1663.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1. 為什麼我們還需要一套新的莎士比亞全集?
我們已經有了兩套莎士比亞全集的散文譯本(1930年代朱生豪、梁實秋的譯本),為什麼還要呼喚新的全集誕生呢?因為莎劇既然是詩劇,理想的莎劇全集譯本應該是詩體譯本,而非只是利於普及、但降格以求的散文譯本。歷來中譯的全集雖多能妥善處理散文與韻文部份,唯獨把莎劇語言中最精華的無韻體詩翻譯成了散文,盡失原作的詩韻。本全集翻譯召集人方平先生因此特別採用“音組”的觀念,把劇中無韻體詩行翻譯成有節奏的詩體中文,至於其他部份也力求在口吻、情緒、意象等多方面達到歸宿語和始發語的對應,在語際轉換中將“失真”減到最低程度。

2. 重新認識莎士比亞:
本全集除試圖以更接近原作體裁、風格的譯文,重現原詩作的意境與情態之外,更結合現代莎學研究成果的新闡釋,從「書齋本」邁向「舞台本」。由於當代莎學研究發展傾向強調莎劇和舞台演出之間的密切關係,莎翁戲劇大師的形象已取代他詩人兼哲人的形象。本全集特別審慎加入了充實的舞台指示與場景說明,幫助讀者更容易進入戲境,重新認識莎士比亞。

3. 新世紀的最新譯本:
此一新全集不同於朱生豪或梁實秋先生所根據上一世紀編訂的牛津版(1892),而是參照歐美當代備受重視的Bevington全集本(1992年)與Riverside全集本(1974年),每一莎劇前都有一篇幫助讀者欣賞與理解的前言,後面附有關於該劇的背景資料,包括版本、寫作年份、取材來源等考證,以資參考。台灣版本更加編了行碼,不僅合乎現代學術規範,即使一般讀者使用起來也非常方便。

迎接《新莎士比亞全集》

彭鏡禧 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

英國詩人兼劇作家莎士比亞(1564-1516)的作品引人入勝﹐在世之時就已聲名大噪﹐擁有大批讀者與觀眾。四百多年來﹐他的影響更隨著英國以及英語勢力的不斷擴張而深入世界各地的文壇和劇場。他的作品傳入中國其實頗晚。第一本以戲劇形式譯成中文的完整莎劇﹐應是田漢1921年發表在《少年中國》雜誌的《哈孟雷特》;但是稍早﹐在1903年﹐已有無名氏的《澥外奇談》﹐以文言文選譯了英國藍姆姐弟改寫的二十篇莎劇故事(Charles and Mary Lamb, Tales from Shakespeare, 1807)當中的十篇。此後近百年間﹐莎士比亞作品一直受到中國學術界、出版界、戲劇界的重視與歡迎。漢譯莎士比亞作品的譯者﹐至少已有五十位﹐至於改編為各種戲劇形式或改寫成其他文類等等﹐就更不計其數了。
在台灣﹐流行的莎士比亞譯本約可歸類為兩大系統﹐分別是梁實秋翻譯的全集和以朱生豪譯本為主的全集。梁氏翻譯莎士比亞﹐始於1930年代﹐至1966 年大功告成﹐譯完全集﹐由台北遠東圖書公司於1967年出版。朱氏於1935開始﹐到1944英年早逝﹐完成了喜劇、悲劇、傳奇劇、以及部份歷史劇﹐共三十一部又半。前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虞師爾昌賡續他的遺志﹐補譯了歷史劇十種(朱氏的歷史劇未出版﹐故有重複)﹐以及《十四行詩》﹐兩者合為莎士比亞全集﹐由台北世界書局於1966年出版。
梁實秋和朱生豪-虞爾昌這兩種「全集」版本一直是台灣讀者親炙莎士比亞最便捷的途徑﹐數十年來再版了多次。前者並曾出版若干英漢對照本﹐後者也在1996年﹐以英漢對照形式重新排版發行;然而兩者在譯文方面都看不出任何修訂。三、四十年來﹐偶有個別莎劇的其他新譯出現﹐但為數畢竟不多﹐影響力更無法相比。夏翼天譯有《朱利奧凱撒》和《卡里歐黎納士》﹐合為一集 (1955?);楊世彭翻譯過《馴悍記》(1982)﹐黃美序編譯過《李爾王》(1987)。後二者是為演出而翻譯﹐發表於《中外文學》月刊﹐但是沒有出版單行本。1980年﹐河洛書局自大陸引進了以朱生豪譯本為主的《莎士比亞全集》。這個由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全集﹐除了校訂了朱譯三十一個劇本之外﹐朱氏未譯的﹐都另行翻譯補齊。這套全集後由國家出版社於1981年重印。
到了1999年﹐莎翁譯本突然再度成為台北出版界的焦點。一年之內依序出現了呂健忠翻譯的《馬克白》、卞之琳翻譯的《莎士比亞四大悲劇》、楊牧編譯的《暴風雨》、孫大雨翻譯的《莎士比亞四大悲劇》、李魁賢翻譯的《暴風雨》。其中卞、孫兩位的基本上是大陸的舊作新刊。這些譯本共同的優點是以詩譯詩;譯者企圖把莎士比亞著名的抑揚格五音步無韻體詩(blank verse﹐或稱素詩體)轉換成有類似節奏的白話中文﹐而且都有相當好的成績。李魁賢以(台灣)閩南語翻譯更是創新的實驗。
從以上的簡短回顧﹐可見長年以來台灣讀者接觸莎士比亞絕大多數是靠著梁實秋、朱生豪、虞爾昌三位成於近半世紀或更早之前的翻譯。
中國大陸的情況也差不多﹐難以擺脫朱生豪的巨大身影。前述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8年出版以朱譯為主的十一卷全集﹐在1994年又以六卷形式重刊。1998年五月﹐南京的譯林出版社發行了《莎士比亞全集增訂本》﹐仍然以朱譯為主﹐歷史劇和詩歌部份則採用新譯。

上述各種全集裡的莎劇翻譯都有一項嚴重的缺憾。莎翁的戲劇號稱詩劇﹐其中有散文也有韻文;更多的是前面提到過的無韻體詩行﹐在他中、晚期成熟的劇本中所佔比例尤大﹐向來評價極高。由於這種詩行既精練濃縮如詩﹐又靈活親切如日常口語﹐有清晰可辨的悅耳節奏﹐非常適合舞台演出;只要是經驗老到的演員朗誦﹐都能達到聲情合一的理想境界。然而歷來中譯的全集對散文和韻文雖然多能妥善處理﹐唯獨把莎劇語言中最稱精華的無韻體詩翻譯成了散文。這當然和早期白話詩的節奏亟待確立有密切關連﹐但造成中文讀者無可彌補的損失﹐則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據以做為演出的腳本﹐更盡失原作的詩韻。試問﹐散文的莎劇和一般的話劇﹐又有什麼不同?
一九九六年﹐世界莎士比亞大會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筆者參加翻譯研究組的討論會﹐得識來自大陸的詩人兼翻譯家方平先生。承告知他主編的《新莎士比亞全集》採用“音組”的觀念﹐把劇中無韻體詩行翻譯成有節奏的語體中文﹐整個工作並已接近完竣﹐聽了十分興奮。“音組”的觀念始於孫大雨;孫氏本人、卞之琳、呂健忠幾位曾在他們個別的莎劇譯本中使用﹐也都相當成功;但全集都面對無韻體詩的嚴厲挑戰而不逃避﹐這還是第一次。方先生治學謹嚴而態度謙遜﹐堅持理想、追求完美而又恬澹風趣﹐風範令人折服。自洛杉磯別後﹐我一直在等待他的好消息。二○○○年一月﹐這套《新莎士比亞全集》譯本終於面世﹐而台北的貓頭鷹出版社也立即取得了台灣的版權。
這是個完全獨立於梁實秋、朱生豪-虞爾昌的譯本之外的全集。從此中文讀者有了另一個全新的選擇。促成全集的靈魂人物是方平先生。他不僅統籌整個翻譯計畫﹐自己也翻譯了其中的絕大多數。譯作之中固然有些完成的年代較早﹐但都經過重新修訂。除了以詩譯詩這一大新猷﹐新全集在版本的校勘、注釋、作品介紹等方面﹐也大量使用了近代學術的研究成果。台灣版更加編了行碼﹐不僅符合現代學術規範﹐即使一般讀者使用起來也方便許多。在這新舊世紀交替之際﹐《新莎士比亞全集》的出版實在具有承先啟後的重大意義。
近十年來台海兩岸的莎學研究﹐若以“方興未艾、一日千里”來形容﹐亦不為過。相較之下﹐莎氏作品翻譯方面的成績就顯得薄弱許多。筆者曾經另文指出﹐“現代的讀者有理由要求新的翻譯。新的譯者應能藉助學術研究,使用這個時代的語彙,結合詩文與戲劇,完成一套堪與莎士比亞匹敵的中文全譯本:也就是說,必須是既可吟詠賞析,更可搬演於舞台的詩劇。”《新莎士比亞全集》已經朝向這個難以企及的理想邁出了極為重要的一大步。
第一卷:早期喜劇
迎接《新莎士比亞全集》
莎士比亞精神和地球村
莎士比亞的生平一個輪廓 
莎士比亞時代的舞台和觀眾 
錯盡錯絕 
維羅納二紳士 
馴悍記 
愛的徒勞 

第二卷:喜劇
仲夏夜之夢 
威尼斯商人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第三卷:喜劇
捕風捉影 
皆大歡喜 
第十二夜 
暴風雨

第四卷:悲劇
羅密歐與朱麗葉 
哈姆萊特 
奧瑟羅

第五卷:悲劇
李爾王 
麥克貝斯 
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

第六卷:羅馬悲劇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居里厄斯‧凱撒 
科利奧蘭納 

第七卷:歷史劇
理查二世 
亨利四世上篇 
亨利四世下篇 
亨利五世 

第八卷:歷史劇
亨利六世上篇 
亨利六世中篇 
亨利六世下篇

第九卷:歷史劇
理查三世 
約翰王 
亨利八世 

第十卷:社會問題劇
結局好萬事好 
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 
自作自受 
雅典人泰門 

第十一卷:傳奇劇
佩里克利斯 
辛白林 
冬天的故事 
兩貴親

第十二卷:歌劇
維納斯與阿董尼 
魯克麗絲失貞記 
十四行詩集 
戀女的怨訴 
熱情的朝聖者 
鳳凰和斑鳩 

附錄
莎士比亞戲劇創作年表
關於《托馬斯‧莫爾爵士》 
談素詩體的移植 
關於體例說明和討論 
後記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20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