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密碼 會員登記
進階搜尋
 
《生活可以如此美好(平)》
作者 林文月
出版社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ISBN 9789629937218
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各體文學
價格 HK$80.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代序 散文的經營/林文月
導言 生活其實可以如此美好/劉紹銘

I、午後書房
II、手的故事
III、香港八日草
IV、遙遠
V、生活其實可以如此美好

跋語
跋語/林文月

曾經在一本書的序言裏寫過,“寫文章,其實是在跟自己交談。”“與自己的交談一旦完成而定型於文字以後,則無論纏綿微弱,或震耳欲聾的聲音,都暫時歸於沉寂,直到另一個人在另一個時空看到那些文字,才會又經由一一句還原為充滿各種情緒思想的聲音。於是,先時作者跟自己的交談,便極自然地轉變為與另一個陌生人的交談了。”最近為了編輯這一本選集,重讀多年前寫過的文章。有些文章距今已隔二十餘年,讀起來內容相當陌生,又似曾相識,甚至形制佈局也有別於今,明明是自己寫的,卻又彷彿成了陌生讀者。對於當時那些經驗以及經驗的感思心態,竟然是相當遙遠朦朧了,遂慶幸自己曾經執筆一字一句記下。人的記憶畢竟籠統有限,文字卻保留了許多細節。這大概是寫文章的好處之一罷。

要把二十年的文章輯於一集,並不容易。其一,是前後的寫作風貌不一。近年來,我喜歡把寫作主旨相同或相近的輯為一冊,例如《擬古》(1993.9)便是專取有所摹擬古人之作為一。所以當年出此書時遂有不同於擬古之另一本《作品》(1993.7)刊行。本集中所收〈給兒子的信〉、〈給女兒的信〉、〈傷逝〉、〈香港八日草〉、〈江灣路憶往〉,及〈飲酒及與飲酒相關的記憶〉等六篇,即從《擬古》中選出。原書於六篇之後各附有所摹擬的對象,但此集則略去,因此顯現不出原先寫作的旨趣了。其二,則是因為從不同的集中選文,體制亦頗有別,即以文章長短而言,有近萬字的長構,也有千餘字的短篇,甚至題目字數,也十分參差,〈樹〉僅一字而已。而〈飲酒及與飲酒相關的記憶〉則長達九字,至於〈A〉、〈G〉、〈L〉、〈J〉等四篇,本是《人物速寫》系列之作,尚未輯成單行本,此先選入,或亦與其他篇章有不甚協調之嫌。

編排目次之際,我大略以內容分為五輯:第一輯收與讀書寫作相關者,第二輯收與人物相關者,第三輯收與景物相關者,第四輯收以上三類之外,或飄忽之情緒、或一時之感悟等較龐雜的題材,第五輯則除末篇而外皆出自《飲膳札記》。〈生活其實可以如此美好〉原是一篇評介英文飲膳書《杜鎮艷陽下》(Under The Tuscan Sun)的文字,附錄於《飲膳札記》書後,選入本集,想不到刪簡二字,竟易客為主,成為這本選集的書名。其實,這個想法出於香港嶺南大學劉紹銘教授。劉教授也是邀約和催促本書的人,在此一併致謝。

我讀台大中文系時,曾修過靡文開先生的“印度文學選讀”課。靡先生引領我們認識泰戈爾的詩篇,我最喜歡他所譯的〈漂鳥集〉第二九零首詩:

當日子完了,我站在你面前,你將看到我的疤痕,明白我曾經受傷,也曾經治癒了。

這本選集裏所收的文字,其實有許多篇章是寫死亡和悲痛,而去歲我遭遇家變,疤痕猶新,但泰戈爾的詩給我一種安慰,一種力量。文學的功用,蓋亦在此。然則,以《生活可以如此美好》命名此書,似乎並無不妥。

二00二日年二月五日


   常見問題  |   購物須知  |   門市位置  |   聯絡我們  |   關於CP1897  |   關於商務
©1999-2014 Commercial Press (HK) Cyberbook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1999-2014 商務印書館 (香港) 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如想獲得最佳的視覺效果,請以 IE 7.0 或以上的瀏覽器及屏幕解像度 1024 x 768 瀏覽。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