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唔該,埋單!》
作者 呂大樂
出版社 閒人行有限公司
ISBN 9789628341061
分類 流行讀物 > 小說散文
價格 HK$65.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在九七倒數的日子裏,我們聽到很多不同版本的香港故事:聽不順耳、看不順眼的不少。面對這樣的局面,我們覺得回應的方法只有一套──就是參與編寫不同的香港故事。只有這樣做,才可以凸顯香港故事並非只有一套說法。究竟哪一套最為受落?這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人人講故,人人駁故。

呂大樂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香港人和一個社會學家,他亦願意加入戰圈:從香港人的角度出發,嘗試探討「香港故事」是如何建構出來的。這本集子的文章,都是從作者主觀出發:因為我們必須承認,個人經歷與對歷史發展的理解是緊密關連的。已經有太多假裝客觀、但言論一式一樣的所謂正統說法在後過渡期出現:但卻太少聲音能真正反映出香港人對香港的感覺。也許是基於這份情懷,呂大樂嘗試重塑個人版本的香港故事「唔該,埋單!」。不理政治上是否正確,繼續講出我們對香港的感覺。

完全政治不正確

這本書討論兩個問題。一是關於香港人對香港的感覺(或說感情)。像我這類在六、七十年代長大,土生土長的「公共屋□小子」,對香港的感覺既非愛,亦非恨。我認為自己是一個相當關心香港的香港人,同時亦相當喜歡在香港生活,但在過去三十多年,從未說過「我愛香港」,甚至聽到別人說他愛香港,感覺也是怪怪的,會有點不自在(不過這是別人的感受,我不應亦沒有必要評論)。我對香港的感覺,不能用「愛」去形容。但那種感覺也不是恨,我不會恨香港或者港英殖民地統治的香港,因為我是真心覺得在這裏生活是快樂的。這不是因為我沒有看見殖民地制度的黑暗面,也不是因為我已經忘記了貧困戶的痛苦,而是因為在香港社會發展的過程之中,它發展出一種自成一體的新性格,這種性格不可以簡單地化約為殖民地主義或其他強調本質的概念。它並不是一些概念──如殖民地主義、資本主義,能夠表達出來的質素。在生活層面經驗上,撇除它種種淺薄的方面,這種性格有一定的包容性、少一點怨氣、少一點悲情,有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天真。在這樣的環境裏長大,機會是有的;至於最後得到甚麼,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我對香港的感覺不能說是在愛恨之間。事實上,要更準確的捕捉那種感覺,我們必須擺脫愛、恨之類的定型,從另一個層面重新瞭解那種感覺──普羅大眾所擁有的感覺。

這本書要處理的第一個課題,就是要說明「香港意識」出現的歷史和社會基礎。今時今日,這樣處理「香港意識」的態度與方法可能會遭人批評為「政治不正確」,為殖民地時代的香港說好話。我的回應是以殖民地主義之類的概念來瞭解當代香港社會,它的解釋能力相當有限;要瞭解香港,我們必須忠於在香港生活的體驗,從歷史發展、市民生活的角度入手,才可以逐步認識其中微妙之處,呈現香港人的觀點。

這本書要處理的另一課題,是「香港意識」的局限。我相信沒有一個香港人會認為香港是完美的。但很多時候,香港人就是這樣隨便說句「沒有人認為這裏是完美」,便輕易地迴避了各種存在於這個社會的問題。各種有關香港社會的論述中所建構的「神話」,背後都存在另一面的「現實」──「香港夢」(這是一處人人都有機會的地方)背後有不平等、機會的差異,「本地意識」背後有一種排他取向。在九七臨近的今天,各種社會問題都給暫時按住,沒有列入一般歷史回顧、九七展望之類的討論之內。

現在很多人所講的九七後香港繼續安定繁榮,基本上是指如何可以令香港在未來五十年,繼續成為一處有生意利潤的地方;愈來愈少讀到香港人如何分享安定繁榮的成果。新的流行用語,是九七年後在香港做香港人,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競爭條件;繁榮的香港,是指這處投資場地。而部分香港人──尤其是經濟能力偏低者的利益,卻逐漸被排諸考慮之外。這本書裏的文章,沒有一篇是真真正正以訪貧問苦為主題的;要報導當代香港的狀況,恐怕是另一個寫作計劃的任務了。但我在內文多處卻會反覆提到我們要注意「現實」的另一面,我認為這是一種必須有的態度──問題是在現時一片「唱好」的大環境裏,提出這種關懷的考慮,也可能被視為「政治不正確」。

所以,如果要簡單一兩句話來總結這本書的主旨,那就是:不理政治上是否正確,繼續講出我們對香港的感覺。

這本書的出版其實是一次意外。本來答應為「閒人行」寫的書,應該是一本完完整整、引用大量二手資料寫成的一份戰後香港社會報告。但基於各種原因,到五月初截稿限期的時候,我才剛寫完第二章;要如期出版,基本上已是不可能的了。因為準時交稿無望,便與編輯先生商量將出版計劃擱置。可是,編輯陸志文不但肯將最後限期再推至六月初,並願意接受修改原來計劃的想法。結果,整個計劃便由一份完整的報告變成這本文集。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原來的出版計劃有變,但這本文集所處理的課題,與先前所想的出入不大──基本上我是想探討「當代香港社會」(作為一個實體與一個概念)是如何建構出來的。如果這兩個寫作計劃有所分別的話,那主要是在於論述的模式。收集在這本文集的短文,有些是閱讀筆記,有些是草稿,亦有是隨想;它們的共通點是討論都從主觀出發,完全自覺個人經歷與對歷史發展的理解是緊密關連的。就這一點,讀者必須留意到筆者的偏見,閱讀時要保持距離。

既然是一份在短時間內整理好的筆記、草稿、隨想,根本沒有機會找朋友幫忙審稿並提出意見。所以,理論上我沒有必要寫「鳴謝」的部分;但實際上,在過去一段時間裏,一些朋友對我在有關香港社會的寫作上,幫忙很大。梁款是相識廿多年的老朋友,我倆從沒有正式合作寫文章或做研究;但在很多方面,他那種低調的支持,一直是一種鼓勵。認識趙來發是在金禧事件的一次行動的場合,後來合作編學生報《學苑》,受益良多;特別是一起搞過兩期香港專輯,箇中經驗受用無窮。黃偉邦與趙永佳均是我在學術研究上的好拍檔,私底下的好朋友,與他倆合作絕對是愉快的經驗;他們對於知識,從不吝惜。在無數次的午間咖啡小敘,我們無所不談,沒有知識、資料是不可以互相分享的。

我必須感謝「閒人行」的葉向榮和陸志文兩位。他們的耐性和支持,令這本書有見天日的機會。

陳潔芬如常的在背後支持、打氣,在緊急關頭,她一定在身邊幫忙一把。

但我最想感謝的,是爸爸和媽媽。我敢肯定,如果可以影響我的決定的話,他們一定情願我在大學時念的是工商管理而不是歷史和社會學。但他們在這個問題上,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完全放手讓我自己選擇。他們大概不知道,其實真正令我對香港歷史、社會、普及文化和城市生活產生興趣,正是他們兩位──是他們帶我去北角「麗池」游泳時,跟我談選美會的歷史、「小上海」的起落;是他們一年一次帶我去皇都戲院看「出水芙蓉」,然後回程上暢談戰前、戰後的變化……他們一早便給我上香港社會、歷史的課,只是我後知後覺,到現在才想通他們的說話。

這本書的出版,絕對是為了在一九九七年七月湊熱鬧。原因簡單不過,既然是要討論香港社會的構成及批評一些時下的論點,那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加入戰圈,希望可以引起一些讀者討論的興趣。

呂大樂

一九九七年六月一日
1.前言
2.導言
I.故事
3.講故,更要駁故
4.香港故事不易講
5.《香港滄桑》的大歷史觀
6.非歷史的殖民地成功故事
II.家
7.屋□生活的啟示
8.家在香港
9.在屋□長大
III.生活
10.趕上戰後嬰兒潮的尾班車
11.自成一體的香港社會
IV.時間
12.從「借來的時間」到回歸倒數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7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