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家永三郎自傳——一個歷史學家的足跡》
作者 家永三郎〔日〕
譯者 石曉軍,劉燕,田原
出版社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ISBN 9789620753039
分類 傳記 > 歷史人物傳記
價格 HK$76.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歷史學家家永三郎在50年代編著的教科書多次被判定不合格,有一次通過了,卻被要求作出300處修改。家永認為文部省的理由難以接受,而且審定教科書屬於違法行為,於是展開長達32年的訴訟,最後於1997年8月的終審判決取得“部分勝利”。

這次勝利實在得來不易,事實上,日本會否對戰時罪行真誠懺悔,中國人尤其沒有把握,但家永三郎的高風亮節,卻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同。

這部自傳所以值得一讀,首先在於家永的故事和心路歷程非常動人。聽他淡淡地道出生命中的艱苦和反思,您不能不對他肅然起敬——那怕您是中國人,而他是日本人。

家永三郎的父親是一位軍人,但家永不好戰、不粗野,反而成為一位喜歡以詩明志的學者、史家。剛直不阿、並不盲目崇拜天皇的父親,還有幾位可敬的師長,乃至貧病交迫的童年,一同薰染、鍛煉出今日的家永三郎。

此書另一難得之處,是家永的眼光超出民族主義。在漫長的抗爭中,他為人類追求的自由和正義而戰,恐怕多於為了鞭撻或扶助任何一個民族而戰。

 
戰敗後-二十年,日本曾萌發茁壯的民主及和平力量,這種傳統隨著一批知識份子去世日漸消逝。至今這種人、這種傳統已是碩果僅存。本書的出版為日本留下正義及進步的呼聲留下紀錄。

家永三郎-一位對日本文化、歷史、哲學、藝術、教育都有淵博研究的著名學者-所建立的一套家永史學系統,對日本學術及思想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誰想到得他是個畢生都要拖著羸弱病軀的書生,還不斷進出法庭挑戰本國文化和價值呢!

長於軍人家庭和接受傳統日本模式教育的家永三郎,對他的國家越是了解,越是愛恨交織-個人不能制止一場世紀不義之戰而深表疚悔之餘,決意以校園和法院為陣地,狠批日本過去的歷史、現在的教育和司法制度,重整日本民族的價值觀。由此引發長達32年的教科書訴訟案,期間勝負起落,牽動日本一場空前規模的思想運動。

本書不但是家永三郎的個人自傳,也是他的思想史,更是一部日本近代史的縮影。本書中文版是專誠為中國人翻譯的,是作者在近90高齡之年的深切願望-讓中國的讀者,尤其年輕的一代,透過認識他的一生和他所處的世代,對為中日兩國的過去有更多的了解,有助開拓未來的新世界。

在過去長達2000年的歲月中,日本一直不斷地攝取、學習直接從中國本土或經由朝鮮半島傳來的中國文化。直到19世紀左右為止,中國始終比日本先進,走在日本的前面。從19世紀中葉開始,日本為輸入和吸收西洋文明而不遺餘力,中國則開始向日本派出留學生。

雖然日本始終熱心模仿、學習外國文化,但是經日本孕育、產出來的文化,無論是與中國還是與西洋都明顯不同——具有濃厚的日本色彩。關於其具體內容可參閱1992年由北京商務印書館翻譯出版的拙著《日本文化史》一書。

我出生於20世紀初葉,成長於“大日本帝國”對外侵佔臺灣、朝鮮、樺太等地區,對內嚴厲限制本國人民權利的時代。儘管如此,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的幼年時代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我得以在比較自由開放的環境中接受了初等教育。然而不幸的是,作為一名研究者,我的學術研究生涯卻不得不始於1931年爆發的侵華戰爭時期。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和平得以恢復,其後社會仍繼續處於動蕩不安的狀況之中。戰爭末期及戰後初期,人們飢寒交迫精神頹廢。今天,僅從外觀上看,人們大幅度地獲得了精神自由。衣食住行方面,也享受著戰前根本無法相比的高水準生活。但是,若從“教科書審定”一事來看,我們難道從不覺察到自由並沒有得到完全的保障嗎?我每每懊悔,以個人的微薄之力,未能阻止這場不義莽撞的戰爭,也未能促使戰爭盡早結束,可以說,我對這場戰爭也負有一定的責任。為了不使自己再度懊悔,我遂以法庭為基本陣地,通過廣地泛地評論社會問題,來闡述和宣傳自己的信念。

鑑於日本年輕一代不了解近80年來日本動蕩險峻的社會現實,我遂於數年前撰寫了此書,沒有想到竟會有機會被譯為中文。我生來是蒲柳之質,諸病纏身,為宿疾所苦;加之險惡的社會環境,我的一生充滿了荊棘坎坷,毫無值得炫耀之處。我想,中國的年輕一代大約與日本的年輕人同樣,對我的生涯及其時代知之甚少吧。若蒙讀者不棄,賜讀拙著,則不勝榮幸。最後,謹對翻譯本書的石曉軍先生、劉燕小姐及田原先生表示衷心感謝。

家永三郎
1993年3月
1967年初版後記
1977年增補版前言
中文版序言——致中國讀者

第一章 我的家庭和幼年時代
第二章 我與大正“民主主義”時期的教育
第三章 對於歷史的憧憬——中學時代的回憶
第四章 思想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第五章 學生運動被鎮壓後的大學生活
第六章 始於“黑暗谷底時代”的研究生涯
第七章 戰爭結束時的心境
第八章 反動逆流的出現與我的社會認識的成長
第九章 “教科書訴訟”的背景
第十章 “教科書訴訟”與在東京教育大學的鬥爭
一九六七年初版後記

這本小書是應與我有多年合作關係的三省堂之約而寫的。三省堂準備推出一套有特色的叢書,約我無論如何也要寫其中一本。起初,我堅決地推辭掉了,但後來經不住出版社編輯的再三勸說,最終還是應承了下來,寫成了這部小冊子。

我的本職工作是從事研究和教學,在完成本職工作之外,又提出了有關教科書審定的訴訟,這件訴訟案自然佔去了我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對我來說,再要擠出時間執筆寫一本新書,幾乎沒有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有人提議,可否以“教科書訴訟”發生以前我所走過的道路為題目,圍繞這個話題隨便談,然後再將我的談話記錄整理成書,這或許是個可行的辦法。我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於是便分數次口述了我這50年來的心路歷程,並請人將我的口述速記了下來。

可是速記記錄整理出來後,我發現其中很多地方都不像文章的體裁,必須全面改寫或增刪,結果所花的時間幾乎與重寫一遍一樣。

現在,當我重讀這本書的校樣時,的確感到很躊躇。像我這樣的人的自傳值得出版麼?事到如今,似乎已沒有打退堂鼓的餘地了。加之又一想,我的經歷和體驗儘管很膚淺,畢竟也還是一種個人經歷的歷史事實,這對於想了解半個世紀以來的歷史的人來說,或許有一些參考價值。尤其到了今天,開始活躍於社會各個領域的人,大都對戰前日本毫不知情,因而戰前一代人的經歷記錄,在形象具體地再現戰前日本的氣氛方面,也許對年輕人不無助益。考慮到這一點,雖然有些不自量,我還是決定冒昧地把這本書公之於世。

考慮到保護第三者個人隱私的問題,加之篇幅限制,不少事情我本來覺得應該寫出來,卻又不得不忍痛割愛,尤其是一些對我來說十分重要的事,如與許多優秀前輩、學友之間的關係等,在本書中幾乎都未能涉及到,這的確令人遺憾。儘管如此,能有機會就自己走過的路進行回憶,並以現在這樣的形式粗線條地勾畫出來,以對自己的前半生加以清算,這完全是三省堂出版部諸位先生努力的結果,是他們給了我這一機會。以上就是本書寫作的緣起和大概經過,謹以此代跋。

1967年盛夏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7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