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
會員登記忘記密碼
尋找門市
《不朽》
作者 米蘭.昆德拉
譯者 王振孫,鄭克魯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ISBN 9787532730506
分類 文學 > 世界文學 > 世界文學作品
價格 HK$38.00
 
匯率只供參考
貨幣兌換參考
匯率只供參考
本網站未能顯示存貨,書籍資料僅供參考。
如欲查詢店存或選購,請致電或親臨門市了解更多。
 更多資料
這是米蘭‧昆德拉移居法國後1990年所著重要小說代表作之一。這也是他的第六部小說。像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托爾斯泰的安娜 .卡列尼娜,昆德拉本書主人公阿涅絲,因為受到往事回憶的長久糾纏,陷於人生存在的無可奈何狀態當中。故事通過一個在游泳池畔向游泳教練做手勢打招呼的一個場景開始,精煉地體現了昆德拉的高妙小說藝術創造力。昆德拉在書中說:“不朽,是死亡的影子或是兄妹,看到他也就看到她。”這本書利用小說的方式來談不朽,而不是像談哲學那樣。他對不朽下的定義也很簡單:對不朽來說,人是不平等的。必須區別小的不朽和大的不朽。

《不朽》與不朽之女性

  米蘭.昆德拉一向善用意識形態的遊戲來獲得西方乃至東方讀者的喝彩,而這些喝彩由於染上了意識形態的色調,便往往在另一些讀者眼中減弱了文學價值。不過,昆德拉的《不朽》,則似乎少了些意識形態的內容,可依舊頗具閱讀價值。
  
  《不朽》是寫女性的,既有現代的女性如阿涅絲和蘿拉,又有歷史上的女性如歌德的情人貝蒂娜。現代女性的生活是枯燥而乏味的。她們除了在健身房和幽會地點消磨時光外,簡直無事可做,因此她們也與不朽的名聲無緣。過去的女子則不同。貝蒂娜原也是個普通女子,可是她通過執著地去追求和結交名人,保持通信,最後以名人傳記的形式將自己的形象牢牢地粘貼在歌德的名聲上,並以此獲得了不朽。然而,不朽的名聲有何用處?歌德在天堂裡對海明威說:“不朽即永遠的審判。”因為名聲除了留給後人可資探討的無數疑問外,似乎已失去意義。可是,當 1920 年貝蒂娜與歌德之間的原始信件公諸於世後,人們才發現,那些一向被當作真實事件的傳記記載原來都是經過加工的,不真實的。在當今追求精確的科學時代裡,歷史的偽裝正在被層層剝去,不朽還存在嗎?

  阿涅絲死了。她的妹妹蘿拉同她的丈夫保羅結了婚,生活得幸福快樂。阿涅絲似乎沒有在生活中留下什麼痕跡,連死亡引起的悲傷都很短暫。那麼,作者在以《慶祝》為題的最後一章中指出,“女人是男人的未來”,又是什麼意思?也許這只是對女性崇拜的感情流露而已。值得注意的倒是另一句話:“不朽人物的恐怖專製終於該結束了。”看來阿涅絲之死的無意義旨在說明一個時代的終結。這個已經逝去的、由不朽人物統治的時代,用作者的另一句話說,亦即意識形態的統治時代。那麼,當今的時代呢──作者稱其為“比現實更強的”意象形態時代。

  讀者不能不佩服昆德拉的機智。他的思想之活躍,完全可以同他的想像之自由相媲美。他不僅巧妙地將阿涅絲和貝蒂娜的故事安排在一起,而且讓“被審”的歌德出面分析其身後的名譽。《不朽》是配得上“後小說”之稱的。因為它正像典型的後現代作品那樣,在小說中評論小說本身。昆德拉首先將他本人置入作品的前景中。他像小說人物一樣在書中會友、聊天、構思《不朽》的人物與情節,甚至還對他的其他作品發表評論。他忽而調侃自己過去“弄錯了題目”,現在寫的這部書才應稱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忽而又一本正經地告訴讀者,保羅這個人物與《生活在別處》中的雅羅米爾十分相似。昆德拉通過將他寫小說的過程寫進書中的方式,將他本人的創作行為也虛構化了──正如他在《不朽》中反覆強調貝蒂娜寫的傳記只是“她的說法”(或“她自己的描述”),讀者也只能將昆德拉的創作看作他的說法。而既然貝蒂娜的話可能“從頭到尾是她捏造的”,昆德拉的虛構之作便更可能句句是假。遺憾的是,這種自我解構的遊戲已經有些過時了,昆德拉為什麼不多“玩一玩深沉”?

  深沉也是有的,只是大都藏在調侃的字裡行間。關於意象,關於人權,書中均有獨到的見地,頗具啟迪作用。不過,更吸引人的是,作者在阿涅絲這個人物身上注入了縷縷詩意,令人動情。書中引用了歌德的幾行著名詩句,使人心弦為之震顫。僅此一點,昆德拉就夠得上一位好作家──如果算不得一流作家的話。

(轉載自《中華讀書報》第 498 期,作者:申慧輝)

第一部 臉

第二部 不朽

第三部 鬥爭

第四部 感情的人

第五部 偶然

第六部 鐘面

第七部 慶祝

阿涅絲的必死  
  


本網站建議瀏覽環境: Chro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9.0+; 屏幕解像度1024x768或以上
©1999-2019 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放入暫存架